從社會尋源 治罪惡之本

學系設犯罪學實驗室,供學生按照案例佈置場地、拍成短片,令在課堂上闡述更清楚。
學系設犯罪學實驗室,供學生按照案例佈置場地、拍成短片,令在課堂上闡述更清楚。

【明報專訊】專修犯罪學的四年級生龍沛烽說,課上的確有機會學習問話技巧,例如看紀錄片留意疑犯的小動作,「很多人說謊會搔鼻,其實有原因,人緊張會影響血液流動,鼻頭充血便覺痕癢」。學系亦設模擬問話室,方便學生更理解審問程序。然而,犯罪學更多是讓學生學習理論,找出犯罪模式、原因,減少同類案件發生。

研究案例、社會議題
基礎犯罪學裏,龍沛烽特別記得外國有多宗案例顯示,殺害性工作者的兇手多有虐殺貓狗的前科,「他們視殺貓為小試牛刀,發現沒什麼大不了,便大膽殺人。以前從沒想過兩者有關係」。課堂亦討論香港「一代賊王」葉繼歡,1980年代起多次持械闖入鬧市金舖打劫,部分原因是看中當時香港警方武裝不足,故有機可乘,其兇悍可謂時代產物,「現在流行高科技,很少埋身持械行劫,智慧型犯案則很多。很多人打趣說我們(犯罪學學生)很會犯罪,我們當然會了解罪案怎樣發生,但看得最多的(資料)是社會環境如何影響人犯案」。

學生兼修犯罪學與社會學,三年級才選專修範疇。城大犯罪學系副教授陳慶泉說,兩科知識有時互通:社會學集中觀察社會現象、空間設施、大眾行為與價值觀,而犯罪學通過理解犯案者身處的社會環境,分析社會導致人們犯罪的原因,繼而治罪案的本,如街燈設置會左右犯罪意欲,「在一條充滿街燈的街上,前方有老翁,你(指犯罪)會即時跑上前搶劫,還是待他走到陰暗的地方才下手?」

社會學 拿手做研究
「為什麼港大學生一定是『ABC』(指曾經留洋、英語流利但不擅中文的華人)?中大女生就是『村姑』?不一定的。」相比罪案,姜巧盈更有興趣從生活小事思考社會既定的想法,故三年級起專修社會學,自言比常人想得更多,「人為什麼一定要排隊?觀眾看Marvel電影,多數留意刺激情節,但我會想,為什麼這麼多白人演員?」她特別喜歡「中國近代社會議題」的課,探討內地婚姻與生育政策、香港樓市現象等。

身為社會學學生,除了於入門課認識不同學術主義,還會修讀「社會科學研究方法」,他們不時獲派研究功課,包括設計問卷、訪問人物與分析數據,「就像問卷1至4分,沒有平時1至5分、代表中立或無意見的3分,結果所有人都被迫表態,我們又如何看待這些結果呢?」歸功於日常課業的訓練,不少學生畢業後可於市場或社會研究機構謀得職位。

話你知

˙有志入讀城大的學生欲專修犯罪學及社會學,有兩個方法:

(1) 報讀犯罪學及社會學(JS1111),二年級直接主修犯罪學及社會學,至三年級再二選一,決定專修犯罪學或社會學

(2) 報讀社會及行為科學系(JS1110),二年級決定主修科(三選一):犯罪學及社會學、心理學或社會工作

˙ JS1111、JS1110首年課程內容相同,學生皆會涉獵犯罪學及社會學、心理學與社會工作學科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69期] (2019年11月12日)

酒店及可持續旅遊管理 去旅行 搞保育

【明報專訊】若問年輕人有何喜好,大概不少人都會回答「旅遊」。伍寶懿(Veronica)亦不例外,她從小愛旅遊,喜歡欣賞各地的風景和接觸當地人,因而有興趣投身旅遊業。她長大後開始思考平常的旅遊方式或會破壞原居民的居住地,腦海中萌生了疑問:「如何在發展旅遊業的同時,減少對當地造成破壞?」她選讀香港公開大學的酒店及可持續旅遊管理(JS9291),希望進一步了解可持續旅遊的發展。

黃可欣說,酒店及可持續旅遊管理低年級及高年級學生的學習內容方向不同。

一至二年級:主要修讀商學院的綜合課程,如市場學、企業學、會計學、統計學等。教學內容會因應現今社會發展情况作調整,主要培訓學生的分析思維

三至四年級:修讀不同的必修科,如:
˙文化遺產管理:
除日常課堂,學生將與不同文化保育機構如長衫會、長洲太平清醮等合作,為機構設計旅遊行程和保育方案,以作專題研習

˙責任旅遊與社區發展:
學習生態旅遊中「責任旅遊」的概念,以及社區與景區發展的互動關係

˙旅遊及款待業之訪客體驗管理:
學習開發城市旅遊地區的發展過程,研究建構智慧城市如何方便遊客及建立城市品牌等項目。學生需就香港現况及配套,重新構思本地城市旅遊業的方向,並制訂計劃書

˙生態旅遊的原理和實踐:
從地理、經濟、環境研究等方面,討論如何保育發展生態旅遊事業的地區,如大澳文物酒店

實習工作為學系的必修部分,學生可選擇到酒店、主題樂園、不同景點的辦事處實習。(受訪者提供)
實習工作為學系的必修部分,學生可選擇到酒店、主題樂園、不同景點的辦事處實習。(受訪者提供)

四年級生其中一個必修科目為工作為本專題研習(Work-based Learning Project),第一個學期導師會先讓學生了解實習機構的工作種類及環境,令學生於第二個學期正式實習時更得心應手。黃可欣表示,學院全力支援學生實習工作,與香港迪士尼樂園簽署協定,學生可在旗下3間酒店實習;亦可選擇到西九文化區、非牟利團體Tourism Cares實習。

Veronica說,課程其中一個重點是「可持續性」,意思是希望旅客藉旅遊得到深刻的體驗之餘,同時保護生態環境,平衡旅遊發展與環境保育,故課程內容圍繞不同可持續旅遊的形式,如生態保育、責任旅遊、文化遺產管理等。她表示,課程多以活動教學形式授課,不時設考察活動,導師會分享個人旅遊經歷,課堂有時會輔以不同的遊戲應用程式,鼓勵學生以問答遊戲及虛擬實境(VR)技術等方式學習。

酒店及可持續旅遊管理的學生不一定要「坐定定」聽書,不少科目以活動教學形式上課,如圖中學生正用VR眼鏡學習。(受訪者提供)
酒店及可持續旅遊管理的學生不一定要「坐定定」聽書,不少科目以活動教學形式上課,如圖中學生正用VR眼鏡學習。(受訪者提供)

Veronica現正修讀科目「文化遺產管理」,她舉例,有次課題為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的蛋撻,學院製作了不同的應用程式,學生用電話下載程式後,將電話套入VR眼鏡,戴上後即恍如置身模擬廚房中,眼前「放滿」製作蛋撻所需的食材,並可透過控制按鈕「製作」蛋撻,如搓麵團、倒蛋漿等,以理解蛋撻的製作過程,同時學習如何推廣傅統手藝。

過去曾修讀兩年工商業副學士(酒店管理)課程的Veronica,銜接修讀酒店及可持續旅遊管理榮譽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後,認為現時修讀的學系更適合自己。她說,現時課程涵蓋「酒店」和「可持續旅遊」兩方面,內容較廣泛,而且可持續旅遊是發展中的行業,出路較廣。她希望2020年可到西九文化區、主題樂園尤其是海洋公園當實習生,「海洋公園內有不少海洋生物,想知道園方平時如何做保育工作」,並了解機構的營運方式。

談到人生規劃,Veronica希望將來投身旅遊業,但畢業後可能先考取導遊執照,或修讀與學系相關的課程如品酒課程等,好好增值自己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6期] (2020年1月14日)

巴士迷中途上車 學整車再揸巴士

【明報專訊】有人夢想當消防員,有人想當飛機師、太空人,范子輝(Dennis)則希望當巴士司機,接載不同人安全地前往目的地。要實現夢想絕不容易,Dennis這些年來是如何將自己送往理想之地?

模型收藏當中最珍貴的,要數到Dennis特別訂製、約長80厘米的遙控巴士(右圖),「它不但有轉路線功能,還可以亮起車頭燈和內裏的燈,全是人手製造」。而249M(左圖)是他駕駛此型號巴士的首條路線。(劉焌陶攝)
模型收藏當中最珍貴的,要數到Dennis特別訂製、約長80厘米的遙控巴士(右圖),「它不但有轉路線功能,還可以亮起車頭燈和內裏的燈,全是人手製造」。而249M(左圖)是他駕駛此型號巴士的首條路線。(劉焌陶攝)

儲齊巴士模型 跑街「影寫真」
Dennis自小隨家人乘巴士到處遊玩,巴士最先吸引他的不是外形,而是引擎聲,「還記得四五歲時常常坐『勝利二型』(巴士款式),引擎聲很好聽,很難形容,但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」。他眼中的巴士,有別於其他公共交通工具,路線變化較大,不像港鐵只局限於軌道上行走,「而且巴士通常有空位,(乘客)可以坐下,沿途安靜地欣賞窗外的風景……坐小巴都可以(有同樣體驗),不過體積太小」。

當其他小孩嚷着要買機械人或遙控車,小時候的Dennis則着母親送他玩具巴士。初中時他用省來的飯錢買下首架巴士模型,自此收藏巴士模型便成了其興趣和習慣,「第一架巴士模型是機場快線巴士,因為顏色較其他款式豐富,好靚」。他特地租用迷你倉放置數百件「收藏品」,至今幾乎儲齊所有新舊巴士型號的模型。中學時代他還會每月跑到不同巴士站或街道為巴士「影寫真」,尤其喜歡追拍最新型號的巴士。起初他用菲林相機,惟拍攝後要等數天冲曬,後來以利市錢和零用錢買了數碼相機,他笑說:「當時不敢跟家人說(買相機)是為了影巴士,於是騙媽媽說是為了做功課。」他為巴士花了不少精神、時間及金錢,家人沒有微言,但引來同學奇怪的目光,「他們覺得影巴士很『怪胎』,但我沒有理會,亦不需要解釋太多」。他認為當「巴士迷」不是十惡不赦,只要不影響別人便可。

職場打滾5年 棄升主管轉行維修學徒
中學畢業後,Dennis曾向九龍巴士有限公司申請當維修學徒,但申請石沉大海;之後5年,他在不同行業打滾,做過零售、文員、物業管理,終日在庸碌中度過。縱使當時已晉升為保安主管,前景不俗,但他始終對巴士念念不忘,於是再申請做維修學徒,終成功獲取錄。然而,曾經一窺其他行業風光的他,即使如願投身理想職位,也難免要考慮種種現實因素,「得悉自己獲取錄後心情頗為複雜,這當然是我的理想職業,但薪金很低,只有上一份工作的一半」。

收入減半 工作辛苦考驗信念
工作環境更是天淵之別。巴士維修學徒經常要在逾30℃高溫的環境工作,不少與Dennis同期入職的學徒未學滿師便放棄。他說學徒工作很辛苦,「之前任職文員和保安,可以舒服地坐在冷氣房,做維修則長時間在廠房、車底工作,又熱又焗促,弄得全身又黑又髒」。翻天覆地的工作待遇與環境,曾動搖他對前景的信心,但難得做到理想工作,不想輕易言敗,「之前工作只為『搵食』,沒什麼滿足感。現在雖然辛苦,卻是自己喜歡做的事,實現了一直以來的夢想,激起我的熱誠」。

車長訓練巴士模型亦是Dennis的收藏之一。前為九巴的車長訓練巴士,後為城巴款式。
車長訓練巴士模型亦是Dennis的收藏之一。前為九巴的車長訓練巴士,後為城巴款式。

兼職車長10年 駛過逾220條路線
Dennis當維修學徒4年後滿師,正式成為維修技工,薪金提高了,現時廠房亦加設抽風系統及風扇,總算捱過最艱難的日子。工作穩定後,Dennis遂申請擔任兼職車長,公餘時駕駛巴士是其假期「娛樂節目」,「一直以來都想做巴士車長,不過當時車長的入職要求是最少有3年駕駛經驗,我只有兩年。另外我也想了解巴士的結構,便先做維修學徒」。兼職車長一做10年,他發現做兼職比全職車長好,「雖然我喜歡揸巴士多過整(修理)巴士,但做兼職車長壓力較少,又可駕駛不同路線,變化大樂趣多」。他至今駕駛過逾220條路線,可謂走遍全港九新界。

為乘客指路變交友
雖然乘客不得於行車時與車長交談,以免影響車長駕駛,但Dennis與乘客亦有不少貼心的互動交流,「昔日(部分)巴士不設冷氣,夏天車廂會很熱,曾有個婆婆上車時給我送上一支水,跟我說『辛苦晒』,好感動」。除了本地乘客,他也接觸到各地遊客,「我很喜歡日本,也懂得說一點日語,曾為一班日本乘客指路,幾天後又再在車上巧遇他們,他們很熱情地跟我打招呼,又拍照留念」。又有一次,Dennis一天內接載了同一名日本女士兩次,他親切地用日語跟對方打招呼並指路,「她來香港公幹,我們交換了聯絡方法,後來在雜誌上見到她的訪問,才發現她是某大公司的高層,她亦有為我的新書寫上朋友感想」。

自資出書 分享巴士趣聞
Dennis早前自資出版《輝煌巴士物語》(圖),記錄多年來的工作趣事,並分享昔日巴士行業的景况、轉變與「秘聞」,「這本書的(讀者)對象是自己,一直都想擁有屬於自己的書,而且有很多巴士迷為自己拍下照片,多年來儲起不少故事和冷知識,因此想將所有東西結集成書」。回想這10年經歷,Dennis慶幸自己勇敢走出安舒區,選擇轉行,才能做到想做的事,又有一技傍身。學徒工作很苦,但艱難日子總會過去,堅持下去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,「追尋夢想要有毅力,不要只顧眼前利益而忽略長遠的成果,要咬緊牙關向前走」。

Dennis推介:巴士路線之最

˙最抵搭:

E41車費13.9元行走56公里,是全港每公里收費最廉宜的路線。該線由機場博覽館出發,途經機場後勤區、東涌、青馬大橋、城門隧道及吐露港公路,到達大埔新市鎮

˙風景最靚:64K橫跨新界東西兩個人口聚區地,途經新界鄉郊地區。乘搭此線可看到香港石屎森林以外的一面和郊外旅遊點,如林村許願樹等

˙最東到最西:290A線連接香港東西兩個新市鎮──將軍澳和荃灣,沿途可欣賞九龍半島的風景以及體會新市鎮的多年發展。建議在總站上車,選擇有利座位欣賞沿途風景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7期] (2020年2月11日)

科大經濟及金融 學分析人類行為

【明報專訊】提起經濟與金融相關的學士學位課程,不少人認為是學習如何解讀股票數據、學「炒股」等,但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課程副主任、經濟學系商學教育助理教授蕭錦榮解釋,經濟及金融學(JS5331)其實是教導學生透過量化工具及數據,以經濟學角度分析人類行為,是一門具挑戰的學科。經濟及金融學三年級生邱梓浩(William)亦認同,他自言中學時選修經濟科,喜歡思考及理解事件因由、凡事要尋根究柢的個性與課程要求非常脗合,很喜歡課程所學。

蕭錦榮指出,但凡商學院的學生都須先修讀基礎的商業課程,而經濟及金融學的學生需要修讀的基礎課程包括微觀經濟學、宏觀經濟學、計量經濟學、投資學等,其中宏觀經濟學主要探討社會經濟問題,例如研究通脹率和失業率之間的變動關係、經濟周期於不同時期的波動與起落等;投資學則教導學生認識各種投資工具的本質、功能,以及如何為股票定價、管理投資組合等。

課程對學生的數學能力有很高要求,故學生亦須修讀Mathematics for Economists,學習經濟與數學之間的應用。以需求和供應的課題為例,高中經濟科主要以繪圖形式找出均衡價格和均衡量,大學課程則教導學生透過微積分方程式及研究數學模型得出答案。在眾多商學院課程中,William認為經濟及金融所學內容相對困難,但他愛思考,對定量分析工具的分析過程亦感興趣,加上有感自己有能力應付學業,因此選讀經濟及金融學。

William表示,到香港駐新加坡經濟貿易辦事處實習時,除了接待考察團外,閱讀東南亞地區的經濟及政治新聞後撰寫有關地區的發展報告,是他日常工作之一。(受訪者提供)
William表示,到香港駐新加坡經濟貿易辦事處實習時,除了接待考察團外,閱讀東南亞地區的經濟及政治新聞後撰寫有關地區的發展報告,是他日常工作之一。(受訪者提供)

出國實習 認識鄰國政經情况與優點
不少院校設實習,蕭錦榮說,實習非經濟及金融學課程內的必修部分,但院校有提供就業輔導服務,學生可自由選擇參與實習。例如,William於2018年到香港駐新加坡經濟貿易辦事處行政組實習了6至7星期,曾接待香港院校及區議會的考察團,又曾為特首林鄭月娥安排到泰國新成立辦事處的公幹行程等。他從實習崗位理解到泰國、緬甸等東盟國家的政治及經濟情况,再從中了解香港附近發展中國家的競爭力和市場發展。他說,實習中最能感受到新加坡的科技應用和發展遠比香港迅速,如當地機場使用全自動化登記系統,亦善用無人機檢查隧道路軌及無人駕駛的鐵路系統,認為香港科技應用方面可向新加坡學習。

參加個案比賽 熱血通宵趕計劃書
除了實習,不少商學院學生亦會參加校外多個由企業舉辦的個案比賽(Case Competition),賽事要求學生在指定時間內,分析企業遇到的商業問題並提供解決方案。William二年級時參加由嘉士伯啤酒舉辦的比賽,每組學生須在24小時內制定一份關於如何以數碼化發展已飽和西歐市場的計劃書。他晚上和組員接到題目,立即了解產品資料及蒐集市場數據,一直在圖書館內工作至凌晨約2時,才驚覺同校有其他參賽隊伍也正為計劃書埋頭苦幹,「成件事都幾熱血!」William和組員由當日晚上7時一直兼顧上課和整理計劃書,至翌日下午6時才完成。雖然為比賽忙碌了一整天,但他們最終在逾300支隊伍中獲首20名成績,令他覺得一切付出也是值得。

入學貼士:毋須商科理科背景
蕭錦榮說,根據他接觸過的學生,發現普遍喜歡邏輯分析、思考,而且對事物現象的發展過程充滿好奇心。他說學系不要求申請人必須要有商科和理科的學習背景,但需要對經濟學、金融學感興趣。他續稱,報讀課程的聯招申請人不一定獲邀參與面試,例如William便是無參與面試但仍獲派課程學位;但若申請人獲邀,面試將以小組討論形式(約4至5名學生)進行,題目圍繞國際新聞及社會經濟時事,以觀察申請人的分析能力、對課程的興趣。蕭錦榮提醒,前來面試的申請人毋須穿西裝,穿著整齊、表現莊重便可,要向面試官展示有信心的一面。

 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5期] (2020年1月7日)

創業不怕輸「探險要趁早」

【明報專訊】氫氣球牽引視線,抬頭望向貼於氣球的祝福,亦間接看見背後的天空。Party Boz店主楊祖宜最初主打「派對盒」,有齊蠟燭、紙杯碟、彩帽等,客人一盒在手,便可開派對。2016年11月店舖開業,剛好迎來大學畢業禮熱潮,氣球繼花束、公仔後,躋身成為「畢業三寶」,氣球製作的生意因而最快冒起。

曾有公司一口氣向楊祖宜買400個氣球,塞滿工廈的升降機。
曾有公司一口氣向楊祖宜買400個氣球,塞滿工廈的升降機。

創業初期 「瘋狂道歉」
楊祖宜知道市場有不少同類型的店舖,亦有客人傳來淘寶網的價錢截圖,暗示她應該調低收費,但她有不輸他人的信心,「對手是多,但有質素的不多」。她使用來自美、韓的氣球,美國製的氣球優點是較持久、無異味,不怕影響孩子健康,缺點是顏色老套,韓國製氣球就彌補顏色的不足,如綠色已有4款深淺選擇。有廣告公司看中這點,所以前來下訂。楊祖宜亦會為氣球束襯色、注意字體設計,加上個人偏好柔和色系,與坊間部分售賣閃亮、強烈色彩的氣球不同,「我見到熒光粉紅羽毛,會接受不了」。

創業前,楊祖宜任職管理顧問,職責是以外人身分到訪一間公司,觀察內部的管理問題,再提出改善建議,後來曾加入親人創辦的公司,擔任管理層,「當時差不多打點全間公司,於是便想:既然自己有能力,不如也創業」。由於她經常舉辦派對,發現很多人都想辦派對,但懶得籌備物資,故萌生賣「派對盒」的念頭,「adventure(探險)要早些做。當年紀漸大、事業達到某個高位,就未必想離開『安舒區』」。仍然年輕的她願意接受很多意料之外,像創業初期送貨途中,氣球無故爆破,而只要其中一張單出事,隨後的送貨行程亦會延誤。楊祖宜試過送貨遲了兩小時,事後遭客人狂鬧,她形容那是「瘋狂道歉」的日子,皆因經驗不足。

楊祖宜大學主修物流工程及供應鏈管理,學習管理倉庫,她現在工作亦可實踐所學,大家收拾房間亦可偷師:視線直望範圍:放最常用的物件/低處:放不常用的重物/高處:放不常用,但輕的東西
楊祖宜大學主修物流工程及供應鏈管理,學習管理倉庫,她現在工作亦可實踐所學,大家收拾房間亦可偷師:視線直望範圍:放最常用的物件/低處:放不常用的重物/高處:放不常用,但輕的東西。

為學生省錢「好心做壞事」
「但創業的好處就在於可以任試。」例如楊祖宜試到何謂「好心做壞事」。有次她接到3張中大學生的訂單,學生都是來自同一學系。送往中大運費百多元,她安排同一時間送貨,一心以為學生可均分運費、減輕負擔。然而,當天只有一名學生準時到達,送貨師傅放下氣球即離開,由於她沒有跟車,最終學生要在原地呆等,直至另外兩名不相識的學生接收氣球,「客人事後說,這是很差的安排,儘管省了錢」,楊祖宜一邊用𠝹刀準備貼在氣球的文字貼紙,一邊回憶。當然,氣球生意亦為她帶來好事,令她可以旁觀周遭很多的快樂事情,如嬰孩百日宴、生日、求婚,以及客人為父母慶祝40周年結婚紀念等,部分人更變成熟客,到訪店舖時會送上零食。

「不知是否我看來太瘦,大家都想餵胖我?」楊祖宜偏瘦,但揑她的手臂,卻是長有結實的肌肉。她幾個月前搬店,兩店位處的大廈相隔數分鐘步程。為了省錢,她在晚上獨自推着回收衣物常用的鐵籠車,裏頭塞滿工具、存貨、工作桌等,來回走了10轉,半途還有貨架跌在地上。獨立工作是楊祖宜的生活日常,平日她一人看店,工作桌放置製作氣球的工具材料,還有一部手提電腦,定期回覆客人查詢、更新網上專頁等。下班後,腦袋仍然圍繞生意而轉。開業首兩年,業績增長百分之一百,直至2019年,情况生變。

無條件退款 白做但心安
「兩年前很多客人來取貨,都會驚呼(氣球)漂亮,事後還會用手機拍照傳給我」,但楊祖宜說現在客人可能對氣球見慣見熟,反應不再像之前熱烈。她說,最初完成氣球作品,會停下來欣賞製成品,但隨着不斷重複吹氣球、紮繩、剪貼祝福字句等步驟,「連自己都覺得無甚變化,更何况其他人?」她覺得父輩能夠待在同一間公司、重複同一工作40年,是匪夷所思,「現在很多人正職以外,還會『炒散』(兼職),原因是可以嘗試不同事情,但收入都不差」。她不喜歡停留同一階段,故原本計劃於去年年尾旺季盡做生意,賺來的錢足以支付年頭兩個月的租金,到今年1月便能暫時不接訂單,專心構思新發展。然而,社會運動及氣氛吹散大眾慶祝佳節的心情。部分人擔心交通不順,未能前來取氣球,她無條件為客人的訂單改期,甚至退款,「開店的宗旨是在別人的人生大事或開心時刻,送上一點祝福。但若果當時我勉強逼對方要、照舊收錢,我又做不到」。從賺錢角度而言,她是白忙一趟,但至少心安。

楊祖宜早前亦有響應網上呼籲參與罷工,事前她先與當日取貨的客人商量,若對方想如期取氣球,她仍會待在店舖、備妥氣球,「如果不是特別日子,客人也不會找你啦。你不可能因為個人決定而影響對方。答應了的,就要做到。現在社會很多問題,不也是因為無誠信嗎?」她能夠做到的,就是當天不接單、不回覆客人查詢。

世事難料,但楊祖宜相信「There is always a way」(路一直都在),亦即是印在氣球的句子,「路好像沒法前行,但一定要行,別呆站半路,或是覺得無路可走便決定不前行。父親告訴我,本身你打算賣派對盒,沒想過手製氣球是成功的。你不向前走,又怎會知道呢?」

楊祖宜近日涉獵婚禮佈置,勝在工時有彈性,而且新人一早會預約日子,令收入有了保障。
楊祖宜近日涉獵婚禮佈置,勝在工時有彈性,而且新人一早會預約日子,令收入有了保障。

當老闆的好:忠於自己
返回決定創業的最初,楊祖宜丟棄家中的行政套裝,母親問:「不用面試嗎?」她設計網站、詢問朋友意見時,對方說了幾句建議後,又問:「何時找工作?」承受「不被看好」的壓力時,她問了自己兩個問題:

1. 我輸得起嗎?
2. 若輸了,我爬得起來嗎?
氣球可以毫無預兆下爆破,亦能於天空下持續發亮、飄揚。楊祖宜製作氣球賣祝福,未能預計可多走幾公里路,但最少當下能一直享受做老闆的好處:無關金錢,而是所有決定都可以忠於自己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5期] (2020年1月7日)

內地122間院校 憑DSE成績收港生

【明報專訊】國家教育部早前公布2020年「內地高校招收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學生計劃」(前稱內地部分高校免試招收香港學生計劃)安排,新一年參與計劃的內地高等院校增加至122間,分佈於北京市、天津市、遼寧省等內地21個省/直轄市及一個自治區,並接受2020年文憑試考生報名。計劃免卻香港學生額外應考內地聯招試,院校將以學生的文憑試成績擇優錄取。學生可於2020年3月1日至20日期間在網上預先報名,並於3月10日至28日親身到中國教育留學交流(香港)中心確認報名和繳交報名費。各院校會根據考生報考資料安排面試。此外,計劃設校長推薦計劃,每間中學有8個名額,參與計劃的內地院校最低錄取要求維持不變,考生文憑試4核心科目分數總和須達10分或以上,每科分數不得低於2分。

教育局、中國教育留學交流(香港)中心和學友社聯合編製《內地高校招收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學生計劃指南》,將透過各中學向全港中六生派發,稍後亦可於教育局網頁下載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4期] (2019年12月17日)

中大幼兒教育 重視實踐 畢業生具3專業資格

修讀幼兒教育課程的學生與導師關係融洽,課堂前後經常共晉午餐,學生朱倚昆笑言:「全部人都好friend。」
修讀幼兒教育課程的學生與導師關係融洽,課堂前後經常共晉午餐,學生朱倚昆笑言:「全部人都好friend。」

【明報專訊】教育局自2017/18學年起推行「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」,將幼稚園師生比例由1:15提高至1:11,幼稚園教師需求大增。中文大學按過往開辦幼兒教育的職前及在職教育文憑課程經驗,於去屆聯招開辦幼兒教育(JS4372)學士學位課程。畢業生可獲幼稚園教師、幼兒中心主管和幼兒工作員3個專業認可資格。

中大幼兒教育教育學士課程課程主任梁潔瀅表示,課程設計有五大特色:

˙結合理論與實踐,學生須修畢111主修課程學分及完成「教學實踐」,又提供選修科「實踐體驗」,提高實習的學習時數及體驗闊度

˙加入兩科以研究為主的必修科「教育研究方法導論」、「研究報告」,學生日後可投身教育研究

˙提供全面的幼兒教育理論及訓練,使畢業生能促進幼兒全人發展

˙強調促進家、校及社區合作
˙裝備學生照顧幼兒的不同學習差異和需要
不同機構實習 探索兒童服務
一年級生須修讀教學設計原則、幼兒心理發展等基礎必修科;至二、三年級,學生可按興趣選修由其他學系、學院開設的心理學、音樂、體育等科目,亦安排一、二年級生參觀幼兒機構。梁潔瀅說,幼兒教育制度不止有幼稚園,還包括育嬰院、特殊幼兒中心、日間及留宿幼兒中心等,「各種模式的機構有不同的運作方式,所以(學生)要去探索」。學生畢業前須進行兩次「教學實踐」,分別於四及五年級到幼稚園實習7周,並需試教最少56小時;課程另提供選修科「實踐體驗」,安排高年級學生於非牟利機構進行約40小時關於兒童服務的非教學實習。

一直想成為幼稚園教師的朱倚昆,本學期修讀了3個幼教科目,如「教育基礎」以教授理論為主,導師會跟學生討論「何謂好老師」、「教師的意義」等;另一科「幼兒教育教學設計的原則」學習將教育學家的理論應用到日常教學,學生需以小組形式即堂設計活動及匯報,導師再給予改善建議。課程又邀請現任幼稚園校長擔任學長,讓學生了解行業情况。

朱倚昆認為,五年制課程讓他有時間副修其他科目、交流及實習,他按興趣選修了心理學基礎課程,並打算副修心理學。「在心理學學到的知識,如人類如何學習,可以運用在幼教上,(令我)畢業後成為更好的幼稚園教師。」他非常期待實習,希望可實踐從課程習得的理論,接觸不同幼稚園,更「貼地」認識現時香港幼教難題和障礙,也希望到芬蘭交流,「芬蘭的幼兒教育在世界首屈一指,和香港的教育體制截然不同」。

面試看個性 宜多做教育相關義工
課程收生時設以粵語及英語進行的小組面試,梁潔瀅說他們希望了解申請人的個性、品格,以及是否具備當幼稚園教師的特質,如有愛心、團隊精神、心智成熟、有道德和專業等,「最重要是喜愛小孩和服務別人,幼教是『委身』的行業,學生(入學前)必定要足夠的心理準備」。她建議有意報讀的同學多參與教育相關的義工活動,透過與小孩互動,了解自己是否適合當教師,報讀前亦應參考課程去年的收生成績。

一年級生朱倚昆說當年準備面試時,蒐集了很多幼教資料和新聞,「(申請人)應對幼兒教育有基本知識」,另一個「貼士」就是積極表現自己,讓面試官感受到你的熱誠和準備。

◆2020/21學年中大幼兒教育(JS4372)收生資料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1期] (2019年11月26日)

眼鏡設計師:重遇自己作品很滿足

【明報專訊】「第21屆香港眼鏡設計比賽」設學生組與公開組,香港知專設計學院(下稱知專)學生李婉瑩與眼鏡設計師陳罡毅分別成為組別冠軍。「一試無妨」可以形容兩人與眼鏡設計的緣分,李婉瑩試的是比賽,陳罡毅試的是事業。

◆讀設計落工場 挑戰燒焊3D軟件

圓臉的李婉瑩,袋子藏起一副長方框眼鏡,縱使近年小圓框眼鏡大行其道,但考慮自身臉型,她亦只能與潮流擦身而過。這正好印證知專導師的話:「一副漂亮的眼鏡,人戴上去未必好看。」因此每次設計眼鏡前,她都要於網上打印一幅模特兒的照片,眼鏡草圖畫在半透明的牛油紙,鋪在模特兒硬照上,預測佩戴效果。

李婉瑩住近深水埗,中學常逛西九龍中心內的蘋果商場格子舖,最愛看精品,「所有人都喜歡靚嘢㗎啦」。她中六畢業後,修讀知專「珠寶及產品形象設計」高級文憑課程(現已停辦),學習珠寶、鐘表與眼鏡設計。是次獲獎的眼鏡作品名為「禮儀之邦」,亦為上學年的畢業功課。2019年她對漢服產生興趣,決定以此為眼鏡素材,花了兩個月蒐集資料,閱讀漢服歷史、服飾細節以外,還做問卷調查,收回約50人的回覆,「眼鏡是為19至24歲的年輕人設計,要了解他們的想法」。眼鏡的名字亦由調查受訪者決定,比較「錦繡中華」、「衣冠上國」等,「禮儀之邦」獲逾半支持。

買指甲油 急救製成品

細看鏡框有兩層,李婉瑩稱這是漢服的「中衣」與「外衣」,「漢服通常有3層,『內衣』就是鏡片,因為沒有花飾。『中衣』是紅色,開始有花紋。『外衣』是黑色,通常最華麗」。為了達到效果,她深嘆一聲說:「跟眼鏡公司溝通,好有難度。」她最初與對方接洽,提出的要求是「用金屬架、紅黑二色」,對方一概說沒問題,然而收錢後落手製作,對方才說金屬架不行,要改用樹脂,她形容製成品像文具店幾十元買到的眼鏡,「看起來很膠、很假、很廉價,見到真的好傷心」。她自購黑色指甲油,後期為眼鏡加工添色,「因為對方說,鏡框兩種顏色辦不到」。她見不少同學皆有參加香港眼鏡設計比賽,自己亦決定試試看,設計圖入圍後,獲大會安排其他眼鏡製作公司,大部分的製作問題才得以解決。

這種超出想像的挑戰,本身已時常於課堂出現。李婉瑩喜歡畫畫,但沒想過要動手做工,「我第一次往校內工場是呆了,原來要燒焊、用銼刀等,但我中學未修過木工」。電腦3D設計軟件亦考起她,「導師會教授基本操作,還好就算跟不上,回家可以看YouTube(自學)」。她記得課程第一年上學期完結,班上24人變成17人,她猜部分人退學的原因是「(課程)想像與現實有太大差別」,所以她建議有意修讀設計課程的中學生,報讀前盡量了解清楚課程細節,她就是反面教材,「我不知道課程要學化妝、影相與形象設計。找模特兒拍攝產品相,原來都要為對方設計符合主題的妝容」,幸好她不抗拒學習相關技能,2019年順利完成兩年高級文憑課程,本學年將修畢才晉高等教育學院(SHAPE)與英國謝菲爾德哈蘭大學(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)合辦、於知專上課的「珠寶與金屬設計」銜接學位課程。她部分同學已提早投身社會,如有人於高級文憑一年級的暑假,獲實習公司賞識,便直接退學,投身全職工作;亦有同學從事與設計無關的工作,待遇稱不上理想。她自覺前途有些迷茫,「實習完結後,老闆叫我畢業後就去公司上班……但未決定好」。

◆畫海報變畫眼鏡 審美不變

成為眼鏡設計師10多年的陳罡毅,過去曾從事廣告海報創作、櫥窗佈置、產品包裝設計等,有次往眼鏡公司應徵平面設計師一職時,老闆要求他畫幾幅眼鏡草圖,看畢便說:「既然你都畫到,不如試試設計眼鏡吧?」

陳罡毅開始邊做邊學,設計的產品由完全天馬行空,調整至符合品牌風格,例如合作的高級時裝品牌走復古路線,選用的鏡框多數是圓形,而不選感覺先鋒、有稜角的鏡框;眼鏡相對厚重,不像標榜結合科技的眼鏡輕身,「顧客拿起眼鏡,就知道它不是便宜貨」。他亦要考慮眼鏡是否舒適,重點在於平衡,「如果鏡框很粗,眼鏡臂很幼,力度都壓在耳骨,戴不了半小時便覺疼痛」,這些有關人體工學的知識,亦是慢慢摸索而來。他喜歡轉職的改變:廣告海報貼了一季會消失,但他仍能於街頭路人的鼻樑上,重遇自己設計的眼鏡,如此滿足感過往未嘗過。

3D打印精細、具彈性的網裝圖紋,是傳統技術未必做到的效果。
3D打印精細、具彈性的網裝圖紋,是傳統技術未必做到的效果。

珍惜出差 與客交流

大專設計生李婉瑩提到與眼鏡製作公司溝通有難度,陳罡毅時至今日,工作時仍需與各方同事討論,包括後期的廣告設計、網站宣傳、產品包裝等,畫完設計草圖不代表功成身退,修訂設計亦為常事。今次得獎作品「標‧視」應用3D打印技術,構思是用家打開眼鏡臂的扣子,便可拉扯連接鏡框與眼鏡臂之間的網裝紋理、調整長短。然而初時未達理想效果,他便要執整設計圖,重新打印模型。

設計與藝術不同,藝術只講個人愛好,但設計需要顧及市場。陳罡毅負責的品牌多數來自英國、法國、德國等,故他不時出差,赴當地與品牌代表見面,以及參加商展。他十分珍惜這些聆聽意見的機會,「價錢、物料、技術等,都影響設計會否獲選。歐洲客人通常都很直接告訴你,設計有什麼好與不好」,他因而獲得改進的方向。

■入行面試貼士

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,繼中國、意大利後,香港是全球第三大眼鏡、鏡框的出口地。在公司有份負責招聘的陳罡毅肯定地說,現在的眼鏡設計市場尚未飽和,他的公司仍不斷找尋新血。

面試時,他不太看重對方來自哪間院校,反而會留意:

筆試表現:要求面試者即時手繪眼鏡草圖,測試對方有否紮實的手繪技巧、審美眼光

英語能力:完成草圖後,面試者要用英語簡介設計,看是否具備與外國客人交流意見的能力

性格:開朗健談為佳,這樣較易與客人打破隔膜

◆話你知

各國流行的眼鏡都有其特色,由陳罡毅簡介一二:

韓國:當地人膚色較白晳,故適合佩戴用色大膽的眼鏡;亦因韓國人普遍眼睛較小,他們會選擇較大的鏡框,放大眼睛於五官的比例

日本:普遍看重傳統工藝,流行「手工眼鏡」,設計較配合亞洲人的臉型

北歐:眼鏡色調以海洋藍、海洋綠為主,配合長年降雪的環境,顯得融和不突兀

.眼鏡設計師晉升階梯(圖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2期] (2019年12月3日)

內地院校招DSE生 再多11間總數122 增北京電影學院體育大學等

【明報專訊】國家教育部公布明年(2020年)內地高校招收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學生計劃(前稱內地部分高校免試招收香港學生計劃)安排,新一年增加11間院校參加計劃,包括北京電影學院、北京體育大學及電子科技大學等(見表),其中北京電影學院校友有趙薇、陳坤等知名藝人。

往年12月辦展覽 今年未公布
教育局與國家教育部過往會在12月合辦「內地高等教育展」,去年在會議展覽中心舉行,設攤位和院校簡介會,介紹院校及學科資訊、收生要求、名額及學習費用等,但今年未見公布相關活動資料,教育局回覆查詢稱詳情稍後公布。

新一年參與上述計劃的內地高等院校增加至122間,分佈於北京市、天津市及遼寧省等內地21個省/直轄市及一個自治區,並接受2020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(DSE)考生報名。計劃免卻香港學生額外應考內地聯招試,院校將以學生文憑試成績擇優錄取。學生可於明年3月1日至20日期間在網上預先報名,並於3月10日至28日親身到中國教育留學交流(香港)中心確認報名和繳交報名費。各院校會根據考生報考資料安排面試。

每間中學設8個校長推薦名額
與往年一樣,計劃下設有校長推薦計劃,每間中學有8個名額。參與校長推薦計劃的內地院校在最低錄取要求維持不變,考生於文憑試4個核心科目,即中國語文科、英國語文科、數學科及通識教育科的分數總和須為10分或以上,每科分數不得低於2分。

18/19學年608人獲免審資助
入讀內地院校的合資格港生,可申請「內地大學升學資助計劃」下的經入息審查資助,或免入息審查資助。教育局表示,2018/19學年經入息審查資助申請共2726人,獲批共2539人;免入息審查資助申請共677人,獲批共608人。至於2019/20學年,經入息審查資助申請共2714人,免入息審查資助申請共746人,兩個計劃申請人數比2018/19學年共增加57人,仍在審批申請。

另外,教育局、中國教育留學交流(香港)中心和學友社聯合編製《內地高校招收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學生計劃指南》,提供有關計劃及內地升學的全面資訊。指南將透過各中學向全港中六學生派發,稍後亦可於教育局網頁下載。

文章日期:2019年11月28日 (四)

接觸歷奇 C走向A

回想昔日被欺凌的經歷,姚俊傑說:「我以為逃避、『唔應機』,其他人就會不再欺負我,但原來勇敢面對,才能解決問題。」(蘇智鑫攝)
回想昔日被欺凌的經歷,姚俊傑說:「我以為逃避、『唔應機』,其他人就會不再欺負我,但原來勇敢面對,才能解決問題。」(蘇智鑫攝)

【明報專訊】黑板寫上ABC,姚俊傑可能會讀成ACB,或者直接跳過A,「同學半小時看完的文章,我花幾小時都未必看得懂」,較為善忘。他受訪期間,說話有時突然停頓,抓起身旁的文件板,翻看手寫的說話重點,「我怕說話累贅,愈扯愈遠」。換作早幾年,他會乾脆保持沉默,怕講多錯多。

C級成績表

剛入讀小一,姚俊傑每天小息站在樓梯旁,等候同校的兩個姊姊。除此之外,他不跟任何同學說話。校內社工懷疑他患自閉症,經評估後始知他有讀寫障礙,眼中的文字會黏在一起,所以每次考試,他需前往特別室,使用放大鏡閱讀試卷,考試時間延長,但成績仍然遠遠落後其他同學,「同學都獲得80、90分,我則只有10多20分」。同學形容他為「怪物」,因為不解他既獲「禮遇」,成績卻又不堪入目,「一句說完,他們覺得我們不同level(層次)」。此後,姚俊傑開始遭受欺凌,他上廁所回來,發現課本被丟到垃圾桶,揭開書本會有缺頁;飯袋被剪破,飯盒被整爛。他低下頭,曲背,沉默。當時稱得上快樂的玩意,就只有離開學校,參加社區中心舉辦的歷奇活動,互不相識的孩子隨着遊戲而自然合作跑跳,但這樣的日子太少。

B級片欺凌

欺凌延續至中學,姚俊傑回想,也不是沒有同學搭理他,「但我不知應該說什麼,怕講多錯多」,既不直視對方,亦不回應別人,難免被誤會是冷淡無禮。2016年文憑試只考獲4分,升學選擇有限,最後勉強升讀職業訓練局青年學院的職專文憑(屋宇裝備工程),每天補課才得以報讀高級文憑,惟學習環境一轉,師資亦改變,教師告訴學生:「你們別找我補課,吸收幾多得幾多。」開學3個月後,有天小息班主任喚他,「不如別在這裏浪費時間?」他轉身退學,踏出社會,「那就找只需勞力的工作吧」。

姚俊傑一年內轉過3次行:倉務、侍應、工程,每份工最長做3個月。同事不理解他的難處,經常標籤他「懶惰」、「無心上進」,「我不擅寫字,每次客人下單,我都喚同事幫忙,同事就不高興,覺得大家薪水一樣,為什麼我要幫你?」父親看不過眼,要求他隨友人學師,學習一門工程手藝,接駁電線。他一向要比常人花更長時間學習,今天學到的手藝,明天就會忘記。師傅斥責:「為什麼你這麼蠢?我教過你的事,可否放上心?」他嘗試解釋,但師傅不耐煩地打斷,「我不管,人人都是這樣學啦!」父親一直同場工作,目睹兒子跟不上進度,兩人關係陷入前所未見的僵局。

「我根本就沒興趣!」姚俊傑音量突然提高,尾音拖長。離開工程公司後,他不敢長期待業,怕與家人爆發衝突,經朋友介紹下,2018年參加勞工處「展翅青見計劃」,在救世軍教育及發展中心擔任見習程序助理,協助歷奇訓練導師舉辦活動,如與導師討論活動流程、準備物資、留意參加者安全等。

Ace轉捩點

歷奇活動分為3類:低結構、高結構與緣繩下降。低結構活動特點是適合團體參加,訓練協調合作,毋須太多裝備;高結構活動、緣繩下降則需要較多裝備器材輔助,較適合個人參加。中心主要舉辦低結構活動,歷奇訓練導師會按不同的對象,預先設計活動。負責帶領姚俊傑工作、救世軍教育及就業服務高級主任羅偉業舉例,「剛升中的學生只愛跟同性(朋友)玩耍,你要他們大伙兒摟在一起?沒可能,他們一定抗拒。但對於感情很好的高中生,情况又不同」。即使預先向教師了解學生性情,亦不代表掌握全局,「教師看到的是學生在課室毫無生氣的呆樣,但到達中心,平日很乖的學生可以玩得很瘋狂,擅長讀書的學生未必擅長解難」,帶領活動常需隨機應變。

「橫渡懸崖」項目裹,眾人腳踩木條,「過崖者」得以用力一跨,到達另一邊。
「橫渡懸崖」項目裹,眾人腳踩木條,「過崖者」得以用力一跨,到達另一邊。

歷奇活動多模仿野外受困場景,要求參加者合作解難。記者站在體育課常見的平衡木,試玩「橫渡懸崖」,羅偉業在旁講解,「你與10多名伙伴遇上山火(爆發),逃走至懸崖旁,手上有一根長木塊,靠它渡過對面的山」,「山」代表另一端的平衡木,記者轉換數個方法,亦未能解困。羅偉業一邊提醒安全,一邊說:「只剩一分鐘,嘩,你應該被『燒死』了。」姚俊傑在旁引導思考,被追問貼士時卻搖頭不答。羅偉業說:「你別以為歷奇導師一定要幫你完成工作。不完成都可以解說。」參加者討論、身體力行的途中,歷奇訓練導師會專注觀察各人言行,事後以此為論據,點出各人平日隱藏的個性,如自私、被動、不聽他人意見等,參加者得以認識自我,改善群體相處。姚俊傑喜歡看到人的轉變,「每個群體總有較好動或內向的人,好的導師是可以推動所有人投入。大家橫豎都來到中心,為什麼不開心地玩?」

按自己步伐前進

經歷轉變的不止是參與歷奇活動的學生,協助帶領活動的姚俊傑也改變了不少。見習期間,他應中心要求,報讀並通過歷奇導師與山藝證書課程,累積技能。為了改善健忘,他模仿導師用文字列點或圖像方式,記錄重要事項。有時為了妥善完成工作,他會默默加班。過往遇事習慣逃避的他,不怕讀寫障礙影響工作,「可能(帶領)頭一兩次活動會失敗,但可以儲經驗」。羅偉業說,歷奇最重要的是過程,手機一代習慣即時要得到結果,忽略了過程與等待。姚俊傑最初對未來一無所知,現在遇上喜歡的事,能否結合事業,就是他下個段落的人生。他正在修讀急救課程,按自己的速度靠近目標,「我喜歡跑步,但不會參加馬拉松。我不喜歡與別人競爭,贏到自己就行」。本身強調「男人需要一門手藝」的姚父,最初亦反對兒子於中心工作,後來見對方放工回家,前所未見地帶着愉快神情,對待工作亦不再只得「3分鐘熱度」,故態度漸趨溫和,父子關係破冰。

◆知多點:歷奇訓練導師(見表)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68期] (2019年11月5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