藥房?仔變老闆:投入興趣 事業自然來

【明報專訊】大部分人說起中學歲月,少不免雙眼發亮,因為青蔥熱血的事多數於那時發生,長大後工作則相對平淡無味。「Wecare 唯家」老闆魏戎鈞則相反,說起讀書年代,顯得有神沒氣;但說到藥房工作,精神就回來了。

「日本要學一門(料理)手藝,洗碗都要洗3年。」魏戎鈞形容藥房業亦看重浸淫,所以工作首兩年,他每天都在搬貨、理貨、執倉。(黃志東攝)
「日本要學一門(料理)手藝,洗碗都要洗3年。」魏戎鈞形容藥房業亦看重浸淫,所以工作首兩年,他每天都在搬貨、理貨、執倉。(黃志東攝)

17歲入行 每日搬貨10小時
招牌白底紅字,傳統藥房名字常存一份美德,如「信」、「誠」、「智」等,各類日用品重重包圍店舖,卷裝廁紙橫疊如積木,鐵架放滿洗頭水、洗潔精或漂白水。進入店內,空間驟然收窄,牆壁橫架放滿成藥、保健品,很多包裝設計如停留在舊日時光,中成藥走晚清民初風,異國營養補充品鐵罐上的棒球男孩永遠青春。狹窄空間仍可劃出一個小房間,名為「配藥房」,裏頭放滿處方藥物。

17歲時的魏戎鈞,未完成公開試便開始找工作,「早知不是讀書材料,又怕成為家庭負累」。好友已投身藥房行業,在對方介紹下,魏戎鈞獲得工作機會。「每日返13小時,6000元人工,一個月4天假。做不做?」他點頭。

藥房鄰近醫院,很多人手持藥單來配藥,但幫忙機會不屬於魏戎鈞的,原因是藥房行師徒制,剛入行的稱為「?仔」,負責搬貨、理貨、執拾倉庫,稍資深的稱為「大?」,直至升為「尾櫃」、「幫櫃」、「頭櫃」,才可以繞到玻璃櫃後,為客人提供銷售與配藥服務。整個晉升過程,數以年計。

「做專業的事」 忍痠痛捱責
「每日最少10小時,都在搬貨。」魏戎鈞說。就像做搬運工人?「慘過搬運。做搬運跟車,晚上8點下班。我收10點半。那時計過,人工比麥當勞還少。」為何堅持?「做這行,我覺得自己在做專業的事。」所以,他忍得到肌肉痠痛、師傅責罵、工作重複,同時伸手買了一本藥典。

自學藥典 勤抄寫再「補習」
「做廚房,你會想學煮食。維修車,你會希望學懂維修整架車。做藥房,我都希望學懂整間店的藥。」按行規,魏戎鈞要到幾年後才可學習配藥,但他不想呆等,於是每晚收工前15分鐘走到配藥房,就像考試衝線的考生,舉目見到英文藥名,就拚命地抄寫,「師傅無批准,亦無過問。總之他一罵人,走出房間就是」。2003年網絡未算普及,無YouTube自學短片、連登「你問我答」、「facebook大神」等指點迷津,魏戎鈞每周兩三天,帶着筆記與藥典到任職藥劑師的叔叔家中「補習」,叔叔會講解藥理、作用、英文串法,「如腸胃藥分好多種,有化胃氣、抑制胃酸、胃抽筋等。逐項去聽,會較易明白」。

快樂就是「讀懂藥單、識講解」
即使很多年後,問魏戎鈞從事藥房行業的快樂,他都是回答:「拿起一張英文藥單,全部內容讀得懂,可以向街坊講解藥的功用、副作用、服用次數、藥廠名稱。街坊有時經過店舖,會特意走來道謝。」然而,後來的10年,他與快樂漸行漸遠。

SARS疫情後,內地居民赴港「自由行」(港澳個人遊)政策出台,內地居民獲發簽證來港旅遊消費,當時被視為本土經濟的止痛特效藥。藥店自始不再逗留社區一角,隨鐵路上蓋商場、遊客區等而拓展。盛極一時,邊境地區更出現「藥房一條街」,專做水貨客生意。2005年魏戎鈞轉職遊客區藥房,「海鮮價」應百客,每天因應不同遊客,貨品開出不同價錢,「最初3個月至半年都適應不了」。雖然他認為「做錯了」,但亦覺得:「『海鮮價』(問題)是藥房特別嚴重嗎?不是啊,西貢(海鮮)都是這樣,每天價錢不同,有什麼問題?每個行業都有其特質。不過行業現在需要知情權、透明度高。金價為何不叫『海鮮價』?股價為何不叫『海鮮價』?因為有個機制,大家都認可。」

討厭「山寨」管理 拆伙離場
兩年後,魏戎鈞為朋友管理旺角的藥房,繼而轉為投資者,「一開二,二變四,四變八。最高峰時有25間分店,聲浪好像很大,但仍然很像傳統藥房」,制度就是缺乏的一環,無規可依,只能行「山寨式」人治,「店員會(在店內)抽煙、遲到,無HR(人力資源)部門、無打卡制度,喜歡何時上班下班都行」。

2015年,社會不滿內地水貨客瘋購藥房日用品問題猖獗,行李篋佔據道路,阻礙本地市民進出,亦致區內物價上升,多區出現反水貨客的「光復」行動。內地政府後來將「一簽多行」改為「一周一行」,水貨客與遊客人數下降。魏戎鈞說,「(旗下藥房)因為好『山寨』(無制度、無規劃、無願景),所以承受不了任何衝擊」,部分分店結業。他與伙伴討論前景,「自由行人數減少,不代表生意變少。為什麼不把握這10年,變成有信譽的公司?」伙伴不以為然,認為「賺到錢就行」。17歲時母親的話轉化為魏戎鈞心中的疑問,「我會否在這間公司做到60歲?」他最後不認同伙伴的意見而退出。

街上見到「藥房」與「藥行」,兩者差別在於藥房招牌有「Rx」標誌,有藥劑師駐場,可配處方藥物;藥行只能出售成藥。
街上見到「藥房」與「藥行」,兩者差別在於藥房招牌有「Rx」標誌,有藥劑師駐場,可配處方藥物;藥行只能出售成藥。

另起爐灶 明碼實價做生意
魏戎鈞以「搵快錢」與「揼石仔」來形容遊客區與社區藥房。於遊客區工作可以「搵快錢」,「稱不上開心。錢呢,賺到少少嘅」,社區藥房則「要慢慢捱」。他過去做到的、沒做到的,決定於自己創辦的藥妝店「Wecare 唯家」逐一實現。現時品牌有6間分店,持藥行牌照,為免顧客嫌老套,故店名改為藥妝店。店舖集中做街坊生意,每項產品貼有價錢牌,明碼實價。魏戎鈞訓練員工時,希望他們親切有禮,不像傳統藥房職員般寡言、無表情。現場所見,長者拖着街市「買餸車」,漫無目的於店內游走,跟店員說「我要買奶粉」,與其說是想購物,倒更像開場白。女店員果真有耐性,邊工作邊與長者閒話家常。

過去兩月,但凡出售口罩之處都出現人龍。魏戎鈞記得街上仍然無人戴口罩時,「店內一周已出售幾千盒口罩」。圖為1月底教協旺角總部外逾百人排隊等候開門買口罩的情况。
過去兩月,但凡出售口罩之處都出現人龍。魏戎鈞記得街上仍然無人戴口罩時,「店內一周已出售幾千盒口罩」。圖為1月底教協旺角總部外逾百人排隊等候開門買口罩的情况。

新冠肺炎疫情自農曆新年起困擾兩岸四地,現時病毒更進一步擴散至歐美等國家,魏戎鈞年初二已在為店舖撲口罩,「要不要貨,只有5分鐘決定」。他有很長一段時間,每天只睡4至5小時,其餘時間像球場自由人,見位就補,「工作量多了三倍。過年好多工廠停工,要幫手採購穩定貨源。貨流量快了很多,運輸來不及,我們親自搬貨。若有員工不適請假,我會頂更,還要去幫倉務職員執貨。我不是坐在寫字樓,望着電腦就行」。75分鐘對答之間,他同時吃完一份早餐、接了四通公事電話。

不過,魏戎鈞對此甘之如飴。「以前讀書時,有好多時間向老師問問題,但我沒有主動去做,因為不覺得有事想學。」直至踏入藥房工作,他才知道想做什麼,「我不是學搬貨,我還要學買賣、藥物知識」。17年後,他想告訴17歲的應屆文憑試考生:「早些投入社會,愈早知道興趣。玩都得,打機都得,旅行亦行,總之要很喜歡的,喜歡到不停燃燒時間、都想完成的事。若找得到,錢就會來,或是事業就會出現。10年前,誰想過打機可以變成運動?去旅行拍片,現在可以是KOL。」雖然部分行業前景成謎,「但最重要的是,所有當事人都享受過程,好喜歡自己的事」。因此,即使說到每日工作13小時、比同齡人少玩樂,臉上的苦亦很淡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84期] (2020年3月31日)

創業不怕輸「探險要趁早」

【明報專訊】氫氣球牽引視線,抬頭望向貼於氣球的祝福,亦間接看見背後的天空。Party Boz店主楊祖宜最初主打「派對盒」,有齊蠟燭、紙杯碟、彩帽等,客人一盒在手,便可開派對。2016年11月店舖開業,剛好迎來大學畢業禮熱潮,氣球繼花束、公仔後,躋身成為「畢業三寶」,氣球製作的生意因而最快冒起。

曾有公司一口氣向楊祖宜買400個氣球,塞滿工廈的升降機。
曾有公司一口氣向楊祖宜買400個氣球,塞滿工廈的升降機。

創業初期 「瘋狂道歉」
楊祖宜知道市場有不少同類型的店舖,亦有客人傳來淘寶網的價錢截圖,暗示她應該調低收費,但她有不輸他人的信心,「對手是多,但有質素的不多」。她使用來自美、韓的氣球,美國製的氣球優點是較持久、無異味,不怕影響孩子健康,缺點是顏色老套,韓國製氣球就彌補顏色的不足,如綠色已有4款深淺選擇。有廣告公司看中這點,所以前來下訂。楊祖宜亦會為氣球束襯色、注意字體設計,加上個人偏好柔和色系,與坊間部分售賣閃亮、強烈色彩的氣球不同,「我見到熒光粉紅羽毛,會接受不了」。

創業前,楊祖宜任職管理顧問,職責是以外人身分到訪一間公司,觀察內部的管理問題,再提出改善建議,後來曾加入親人創辦的公司,擔任管理層,「當時差不多打點全間公司,於是便想:既然自己有能力,不如也創業」。由於她經常舉辦派對,發現很多人都想辦派對,但懶得籌備物資,故萌生賣「派對盒」的念頭,「adventure(探險)要早些做。當年紀漸大、事業達到某個高位,就未必想離開『安舒區』」。仍然年輕的她願意接受很多意料之外,像創業初期送貨途中,氣球無故爆破,而只要其中一張單出事,隨後的送貨行程亦會延誤。楊祖宜試過送貨遲了兩小時,事後遭客人狂鬧,她形容那是「瘋狂道歉」的日子,皆因經驗不足。

楊祖宜大學主修物流工程及供應鏈管理,學習管理倉庫,她現在工作亦可實踐所學,大家收拾房間亦可偷師:視線直望範圍:放最常用的物件/低處:放不常用的重物/高處:放不常用,但輕的東西
楊祖宜大學主修物流工程及供應鏈管理,學習管理倉庫,她現在工作亦可實踐所學,大家收拾房間亦可偷師:視線直望範圍:放最常用的物件/低處:放不常用的重物/高處:放不常用,但輕的東西。

為學生省錢「好心做壞事」
「但創業的好處就在於可以任試。」例如楊祖宜試到何謂「好心做壞事」。有次她接到3張中大學生的訂單,學生都是來自同一學系。送往中大運費百多元,她安排同一時間送貨,一心以為學生可均分運費、減輕負擔。然而,當天只有一名學生準時到達,送貨師傅放下氣球即離開,由於她沒有跟車,最終學生要在原地呆等,直至另外兩名不相識的學生接收氣球,「客人事後說,這是很差的安排,儘管省了錢」,楊祖宜一邊用?刀準備貼在氣球的文字貼紙,一邊回憶。當然,氣球生意亦為她帶來好事,令她可以旁觀周遭很多的快樂事情,如嬰孩百日宴、生日、求婚,以及客人為父母慶祝40周年結婚紀念等,部分人更變成熟客,到訪店舖時會送上零食。

「不知是否我看來太瘦,大家都想餵胖我?」楊祖宜偏瘦,但揑她的手臂,卻是長有結實的肌肉。她幾個月前搬店,兩店位處的大廈相隔數分鐘步程。為了省錢,她在晚上獨自推着回收衣物常用的鐵籠車,裏頭塞滿工具、存貨、工作桌等,來回走了10轉,半途還有貨架跌在地上。獨立工作是楊祖宜的生活日常,平日她一人看店,工作桌放置製作氣球的工具材料,還有一部手提電腦,定期回覆客人查詢、更新網上專頁等。下班後,腦袋仍然圍繞生意而轉。開業首兩年,業績增長百分之一百,直至2019年,情况生變。

無條件退款 白做但心安
「兩年前很多客人來取貨,都會驚呼(氣球)漂亮,事後還會用手機拍照傳給我」,但楊祖宜說現在客人可能對氣球見慣見熟,反應不再像之前熱烈。她說,最初完成氣球作品,會停下來欣賞製成品,但隨着不斷重複吹氣球、紮繩、剪貼祝福字句等步驟,「連自己都覺得無甚變化,更何况其他人?」她覺得父輩能夠待在同一間公司、重複同一工作40年,是匪夷所思,「現在很多人正職以外,還會『炒散』(兼職),原因是可以嘗試不同事情,但收入都不差」。她不喜歡停留同一階段,故原本計劃於去年年尾旺季盡做生意,賺來的錢足以支付年頭兩個月的租金,到今年1月便能暫時不接訂單,專心構思新發展。然而,社會運動及氣氛吹散大眾慶祝佳節的心情。部分人擔心交通不順,未能前來取氣球,她無條件為客人的訂單改期,甚至退款,「開店的宗旨是在別人的人生大事或開心時刻,送上一點祝福。但若果當時我勉強逼對方要、照舊收錢,我又做不到」。從賺錢角度而言,她是白忙一趟,但至少心安。

楊祖宜早前亦有響應網上呼籲參與罷工,事前她先與當日取貨的客人商量,若對方想如期取氣球,她仍會待在店舖、備妥氣球,「如果不是特別日子,客人也不會找你啦。你不可能因為個人決定而影響對方。答應了的,就要做到。現在社會很多問題,不也是因為無誠信嗎?」她能夠做到的,就是當天不接單、不回覆客人查詢。

世事難料,但楊祖宜相信「There is always a way」(路一直都在),亦即是印在氣球的句子,「路好像沒法前行,但一定要行,別呆站半路,或是覺得無路可走便決定不前行。父親告訴我,本身你打算賣派對盒,沒想過手製氣球是成功的。你不向前走,又怎會知道呢?」

楊祖宜近日涉獵婚禮佈置,勝在工時有彈性,而且新人一早會預約日子,令收入有了保障。
楊祖宜近日涉獵婚禮佈置,勝在工時有彈性,而且新人一早會預約日子,令收入有了保障。

當老闆的好:忠於自己
返回決定創業的最初,楊祖宜丟棄家中的行政套裝,母親問:「不用面試嗎?」她設計網站、詢問朋友意見時,對方說了幾句建議後,又問:「何時找工作?」承受「不被看好」的壓力時,她問了自己兩個問題:

1. 我輸得起嗎?
2. 若輸了,我爬得起來嗎?
氣球可以毫無預兆下爆破,亦能於天空下持續發亮、飄揚。楊祖宜製作氣球賣祝福,未能預計可多走幾公里路,但最少當下能一直享受做老闆的好處:無關金錢,而是所有決定都可以忠於自己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75期] (2020年1月7日)

考試及格 方可開店

【明報專訊】「因為你這間店,我胖了不少。」常來光顧的街坊對歇腳亭柴灣道店主Eva說。首次創業的Eva回應:「我則瘦了。」55歲的她2018年加盟歇腳亭,店舖已租、裝修完成,當時卻未能準時開業、白交一個月租,「因為我考試不及格」。

每店4人上課4周

來自台灣的歇腳亭總店要求所有加盟店開業前,派出最少4人上課4周,朝10晚6,學習煮珍珠、煲茶、收銀機運作,還有製作布丁、仙草、芝士奶蓋等配料。課程結束後需要接受考試,就像遊戲過三關,要於限時內冲調特定數量的飲料,由10分鐘冲10杯,延長至20分鐘冲20杯、30分鐘冲30杯,總店會派員試味,所有人通過才能開店。Eva自言年紀大、手腳慢,成為全店最後一個「留班生」,不斷重考至晚上10時,最後總店負責人見她如此努力,勉強予她及格,8月得以開張,「若能早些開店就好了,可以把握到世界盃熱潮」,6月至8月一般是台式飲料店生意的高峰期,踏入冬季市道便轉淡。店內,她謹慎地於水吧、廚房貼了茶譜,方便隨時查看,發現實習生搖晃飲料的次數不對,即時出言告知。

退休之齡創業 從頭學起「好爽」

開店前,Eva絕少買台式飲料,最多喝「凍檸茶少冰」。年近退休之齡,她不想將時間花在上茶樓、逛街、聊八卦的瑣事上,有次與朋友經過商場洗衣店,忽發奇想,「人們等待取衣服時,或許想飲杯東西?」店舖最終落戶巴士站旁,與最初的想像相距甚遠。選擇加入歇腳亭,原因是它的英文名,「『share』(感覺)好開心,而且(字體)是紅色,遠遠都看得見……我的思維是有些跳躍」。她形容簽約是「洗濕咗個頭」,之後才告訴丈夫與一對正在讀大學的兒女,「我開店,他們可以不支持,我自己負責;若未做已問他們,他們必定說『你一定不行』,我就會賴他們『都是因為你,所以才開不成店』,我不想這樣」。

多體力勞動更健康

曾於貿易公司與銀行任職,Eva過去多數處理文書工作,但開店涉及不少體力勞動,如日煮12次珍珠,不時要用力攪拌,亦要清潔店舖、送外賣、派單張等,「以前(文職)會腰痛,現在反而不會」,可能是手腳多了活動,愈忙愈帶勁,「我沒有特定的工時,他們(店員)做到喊救命,我就會過來」,語帶興奮。她覺得自己從前像「齒輪」,只是做部分的工作,但現在要負責店舖所有事,工作的驚喜會更多,「遇到不懂的事,就上網查囉。之前收錢,只可以用右手,現在左右手也行,50多歲還學到新東西,覺得好開心、好爽!」

擅長打交道 人事卻惱人

Eva守在收銀機前,常與客人閒談。見到學生熟客,會說:「你轉了新髮型啊?看起來有些壞。」尚未發育、比收銀桌矮的小六男生努力踮起腳尖,將飲管插入高杯,她看不過眼,「唉呀,我幫你!」她縱使看起來擅於與人打交道,但開店以來,難倒她的亦是「人」,「店內有不少兼職學生,他們有特定日子不能上班,要盡量考慮對方的要求」。6月她身赴外地參加女兒的大學畢業禮,守店的4名員工突然同時辭職不幹,「感覺像被耍」。風塵僕僕回來,等待她的是長期加班,亦要面對鄰店的生意競爭,「不過我沒理由嫌苦,好像生孩子,生了出來,難道不要他嗎?」

有次往工廈送完外賣,外頭突然下起滂沱大雨,沒有雨具的Eva笑着帶記者往近升降機外的空地,「這是我發現有冷氣的地方,夠涼快。只是過雲雨」。一個月後、實習生踏入店舖的那天,她說:「暑期請到的學生都很乖、有交帶。」就像工廈的那場雨,15分鐘後,天果然放晴。

文、圖:蔡康琪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65期] (2019年10月15日)

大人ing:棄讀大學賣文具 「不輕鬆但收穫大」

Jerry參考日本店舖設計,特意訂造方形大櫃擺放貨品。

【明報專訊】沿着銅鑼灣高士威道走,會見到皇仁書院、香港中央圖書館,繼而「Journalize文簿具社」映入眼簾,小店夾在賣熱燙魚蛋的小食檔與白色中醫舖之間。黑色木門隔絕街外車聲,店內播放輕快的西洋純音樂,橘黃燈光映照多國的文具,近至鄰國日本,遠至北歐瑞典。

現實的香港 賣文具的情趣

前店主Jerry像「紙片人」,極度瘦削,熟客每次見他,都說他比從前瘦。他說話輕聲細語,補貨近乎無聲。他最初選址於此,因為估計學生與愛書人會成為穩定客源,但在現實的香港販賣文具的情趣,比他想像中困難。

Jerry開店的念頭萌生自中四。父母學歷不高,經營小生意,他理解到的不是「唯有讀書高」,而是謀生的路有很多,「我心中有兩條路,一條是人工高、平穩的路,18歲已猜到四五十歲的模樣。另一條路結合興趣與事業,人工甚至更高、可以請人,我就有更多時間陪阿媽」。他形容母親生性樂觀,加上自己花了3年時間游說,「所以才會出現18歲開店這『不正常』的事」。

為什麼不等大學畢業才開店?Jerry說怕失去開店的熱血,所以才想出兼顧學業與工作的方法,「我太樂觀、天真,或許是自視過高」。他考入香港大學中醫全科,當時港鐵香港大學站尚未通車,他由文具店到港大上課車程需時一小時,平時開店一會後拉閘趕往大學,或下課後開店,精神吃不消,但最初生意慘淡,沒法如計劃般聘請人手分擔,故一年級上學期後申請休學,校方拒絕,勸他以學業為重。

Jerry最後選擇退學。他當時的想法極度堅定:母親打本,自己必須負責,不能一走了之。假如退出生意,他亦會後悔一輩子,三不五時沉溺於那夭折的小店夢。雖然他理性上知道多聽意見是好事,但這關乎個人的未來,「其他人很難為你下決定」。

千省萬省,唯獨燈泡錢省不得,Jerry解釋:「LED燈泡可以很便宜,但燈光泛白,店就不溫暖了」。

單打獨鬥 首年只放4天假

開業首年,Jerry除了新年放過4天假,其餘時間都在守店,每天10小時單打獨鬥。收銀桌後,他忙於聯絡心儀的外國文具商,希望對方答應供貨,但小生意難吸引對方,電郵常常石沉大海。稅季逼近,他從圖書館借了一堆會計書籍,吞嚥陌生的記帳格式,還要分神應付各種客人。「你的貨這麼醜,我不要了」,若對方是朋友,他可以反擊:「你怎可說這種話?」但他只能按捺情緒,跟客人說:「或許你可以看看其他的貨品?」橘色燈泡壞了,他爬梯換上推銷商聲稱價廉省電的國產燈泡,亮起的卻是慘白燈光。店舖音樂再悠揚,亦驅散不了日積月累的繃緊與疲憊。

有次經傳媒報道,小店爆紅,店內擠滿了人,高峰時期曾日賣逾千支筆,他無暇享受喜悅,能夠及時補貨已覺萬幸。熱潮持續約一年,他終於賺到假期與收入,約莫是便利店員的月薪水平,「開店有好多未知,如果報道沒有出現,可能撐不過一年。客人可以討厭店舖,加上近年常說的『公關災難』,年紀較輕時,未必能輕鬆面對」。

家陷財困 轉讓店舖

現在若有學生問Jerry應否退學開店,他會說:「如果你有幸入讀喜歡的(大學)學科,盡量完成課業,留一條後路。也要問自己,有否抓緊每一分錢的野心?」他最初知道自己的事業野心是過繽紛人生,但不知道天性缺乏賺錢野心。舉例,他見到孩子拿着一支筆,呆呆的問價錢,「你一看細路的衣著、手上只有張20蚊紙,也猜到他付得起多少錢」,他暗自調低價錢,賣給孩子。有次他向顧客誤說鋼筆價錢為560元,實則為700多元,最後他還是只收560元,「因為是我說錯啊」。他深知做生意不是「開善堂」,但仍然沒法打起精神,向顧客硬銷文具。今年5月家庭陷入財困,他失去入貨資金,故決定轉讓店舖,「離開是一種選擇」。

Jerry不會用「對錯」來形容過去,「這條路不輕鬆,但收穫亦很大」,像他已習慣獨自解難,「我知道現在應該要失落,但人本來就有好多困難,失業只是其中一個」。他自己亦變得輕視物慾,從前會因為收到文具商的精緻樣本而高興,堆滿整個抽屜,但5年後原封不動,他領略到「擁有」不代表什麼,「若我今年大學畢業、找到工作,第一件事必定是狂花錢」。他接受曾經的衝動、天真,將來思考事業會更慎重,「思考愈多,等於對自己更負責」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61期] (2019年9月10日)

關掉餐廳轉研數碼膜 初創老闆:創業要能冒險

【明報專訊】「打工是以時間計算回報,如果你喜歡這種付出多少、收穫多少的模式,就去打工,無問題;但創業的人喜歡計算『效率』,例如我用一年時間鑽研一項產品,這一年間完全沒有收入,但我下一年卻(可能)掙到別人用10年時間才能掙取的回報。」Toby自言是個喜歡計算效率的人,但曾經創業失敗的他亦特別提醒:「成果不一定像你所預計,所以選擇創業的人要能承受風險。」

位於大埔的香港科學園(圖)提供不同的資助計劃予初創企業,Toby的公司亦是受資助對象之一。

「創業前先打工」 體驗職場壓力

公司位於香港科學園,原本家住西九龍的Toby於3年前搬到大埔,每天步行上班,「創業的人最重要是全身投入(事業),不要給自己有偷懶的餘地。我每天早上7時回到公司,有時晚上11時多才離開……即使下班,都在想公司的事」。他說公司設於科學園也有好處,附近沒有太多娛樂設施,可專心工作。科學園設有「科技創業培育計劃(Incu-Tech)」,為科技範疇的初創公司提供3年資助,Toby的公司現為該計劃的資助對象,「租金、水電煤都毋須自己支付,甚至有時會撥資源給我們聘請實習生。現時的創業環境比我最初投身社會時好,政府也不時設基金贊助年輕人創業,門檻並不高」。支援計劃多,不少大學生剛畢業便選擇創業,對此Toby有所保留,「我建議先工作幾年,因為創業面對的壓力必定比『打份工』大得多。若你不先體驗職場的辛苦,貿然創業,可能會低估其中的壓力」。

Toby 1998年香港大學化學系畢業,2016年創立Film Players Limited,研發智能數碼膜,能調校顯示顏色,可貼在玻璃窗上代替窗簾,「其實(數碼膜)就是液晶顯示器(LCD)技術,都是與化學相關,所以我算是做回『老本行』」。他當時想到「以智能數碼膜代替窗簾」的概念,原因是市場較少同類產品,「產品的『競爭者』是傳統窗簾,我們要說服客戶,智能數碼膜較窗簾更有優勢,例如清潔過程方便、可選擇顯示圖案」。經營創科公司過程並非一帆風順,經營第二年(2017年)客戶只得三數個,加上產品意念較新,如何說服客戶接受也是挑戰,「例如想向學校推介,就會強調數碼膜的時間功能由電腦統一顯示,方便考試,毋須每間課室都要校準時鐘」。

用家把智能數碼膜貼在窗上後,就能調校數碼膜的顯示顏色及圖案,代替窗簾遮擋陽光。

「能否做得比你好?」 打工仔轉做老闆

創業前先打工體驗職場壓力,是Toby的經驗之談。他大學畢業後參加了韓國Samsung的海外見習生計劃,在當地工作3年,「因為不懂韓文,又是新人,時常被當地的『前輩』(資歷深的員工)欺負」。由於語言不通又沒有太多娛樂,令他能專心工作,學習當地的LCD技術。回港後,Toby加入研發LCD的初創企業,「工作了幾個月,不禁想,若是我自己做(老闆),能不能比你做得更好?我想所有創業者打工時都會有類似的想法」,最後他把想法付諸實行,開設LCD工廠。靠着工廠賺取的資金,Toby繼續其創業路,2003年起他輾轉投資過餐廳、髮型屋等,有的賺錢,有的虧損,但最終都因利潤不理想,或有感市場競爭漸大而結束營運。

談到過去創業成功和失敗的例子,Toby認為可藉失敗累積經驗,也不能總是回想過往的成功,創業者應抱「相信自己下一個(企業)會更成功」的心態。

回望失敗與成功的創業經歷,Toby保持樂觀,認為每次創業的經歷都有得着,累積到人脈和管理技巧,學會思考大環境因素,「2007、2008年時投資開設網上洗衣舖,當時覺得意念很好,但實行時才發現未有考慮到科技配套。那時還未有WhatsApp等即時通訊軟件,客戶要透過電郵落單,過程不夠快捷,最終只能結業」。他又在2012年開設西班牙餐廳,緣起是之前創業時結識到一些西班牙廚師,餐廳業務終在2016年結束,其時餐廳數量達5間。「始終餐飲不是自己最熟悉的『老本行』,管理營運時會面對許多問題,例如廚師們未必肯服從你的指示。」Toby也因此決定重回「老本行」,研發智能數碼膜,同年成立Film Players Limited。

網絡科技發達 籲創業放眼世界

由創業到創科16年,Toby鼓勵年輕創業者放眼世界,別把自己局限在香港,「昔日香港有轉口港的優勢,其他國家經香港與內地做貿易,我們能從中得益,但現在網絡方便,加上內地物流業發達,香港(創業者)是時候思考新的發展方向」。創業類型繁多,餐飲、服飾,以至「密室逃脫」等,「我們的經營方式不同,如『密室逃脫』是外國引入的意念,並非獨創,市場大但可以預見同類競爭者會愈來愈多,因為只要有資金,誰都可以加入戰場」。作為研發新產品的初創企業,Toby現時的目標是開拓更大的市場,「過去的客戶都是酒店、連鎖餐廳,早前參與了貿發局的『香港家庭用品展』,也有不同市民參觀我們的展攤,或能吸引一些『散客』」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8期](2019年5月21日)

網絡營銷「度橋」吸like:成敗看數據 宣傳靠觸覺

【明報專訊】我們瀏覽網上社交平台,朋友動態消息中總會夾雜幾個「賣廣告」帖文。現時商戶欲宣傳產品或服務,不再局限於紅隧出入口或電視廣告,經網上推銷更能將產品消息直接傳送給消費者。網絡營銷是近年新興的行業,以下Guru Online助理創意總監梁皓然、高級客戶經理張穎芷及社交媒體主任陳世賢會教大家如何做到「目標觀眾喺晒度」。

Guru Online助理創意總監梁皓然(Nicholas,前)、高級客戶經理張穎芷(Charlie,中)及社交媒體主任陳世賢(Alfred,後)。

什麼是網絡營銷?

網絡營銷即借助網上社交媒體、影片、圖像等,將產品推廣至指定消費者群。Guru Online高級客戶經理張穎芷(Charlie)說,網絡營銷已融入日常生活,「例如你瀏覽某些品牌的facebook(專頁),部分(帖文)很好看,部分則很沉悶,就視乎他們如何規劃facebook上的內容」。平日在Google輸入關鍵字後出現的搜尋結果,其排列優次都涉及網絡營銷。

網絡營銷項目流程

推行每個網絡營銷項目,先由客戶服務部門(Account Servicing)初步跟客戶接觸,再交由創意部門構思宣傳方案及計劃書,此後再落實方案。

“ 做客戶服務最重要是(具備)受壓能力,如遇較橫蠻的客戶,打電話過來便責備你、催促交『橋』,但(給予的)時間可能很短促,就要懂應對。——Charlie ”

◆第一步:了解要求和賣點

開展每個營銷項目前,Charlie是接觸客戶的第一人。她曾合作的客戶包括航空公司、潔面產品品牌等,客戶大致分兩類,一類是已有明確銷售目標,「如大型護膚品牌,每年都賣同樣產品,夏天賣止汗劑,冬天則賣保濕乳霜。他們本身有明確市場方向,我們會見他們時主要是『sell橋』,如設計遊戲還是拍影片,以重新包裝該產品」;另一類是全新品牌,如日韓品牌希望打入香港市場,Charlie便要先跟客戶簡述港人喜好、潮流,「再由怎樣推廣產品、如何建立(品牌形象),乃至使全部香港人都認識這個品牌,構思計劃書,討論一系列策略」。

Charlie會先了解客戶公司及產品資料、營銷目標、財政預算等,再跟創意部門商討宣傳方法、策略等。部分客戶賣點未必突出,例如航空公司宣傳時多聚焦機票價錢、行李託運服務等,各公司大同小異,她會追蹤其他航空公司facebook專頁,「若其他公司力銷平價機票,會建議客戶考慮推銷其他項目,香港人較喜歡享受,推銷VIP Lounge等服務,增加吸引力」。

“ 做創作最重要是好奇心,如你不熟悉汽車,『度橋』時要先(對客戶產品)有一定了解。——Nicholas ”

◆第二步:構思宣傳方案

Charlie接觸客戶後,會跟創意部門進一步整合客戶的營銷目標,再由創意部門構思具體宣傳手法(如拍攝短片、設計海報等)。構思宣傳方案由「大主題」開始,Nicholas說構思意念時要緊扣營銷目標,先要釐清客戶是要推銷新產品、增加產品曝光率,還是引起顧客的購買慾等。

身為網絡營銷公司的創意部門一員,Nicholas指他們對社交媒體要有敏銳觸覺,懂得將現有科技或流行媒介結合宣傳方案。例如他曾為汽車公司構思宣傳手法(圖3),宣傳採用聲紋辨識技術,網民只需透過facebook inbox用手機語音功能讀出品牌名稱,系統就會根據聲線為網民配對合適車款。

構思過程要反覆修改宣傳意念,故創意部門構思宣傳手法時,仍會跟客戶服務部門保持聯絡,絕不閉門造車。當創意部門跟客戶定好宣傳方案,客戶服務部門才正式跟客戶簽約。

“ 最重要讓客戶感受到你很上心處理問題。亦要細心,若網上宣傳出錯,網民批評客戶,客戶就會轉向責怪你。——Alfred ”

◆第三步:落實方案 分析數據

再好的宣傳影片或網上遊戲、帖文,倘無人在網上社交平台分享、「呃」不到like,誰會從網絡上知道有新產品推出?跟客戶簽約後,屬社交媒體部門的Alfred會再聯絡客戶,並與拍攝影片的同事或程式編寫員合作,落實製作客戶需要的宣傳影片或網上遊戲等。Alfred也負責跟同事統籌客戶的社交媒體專頁,包括請「文案」創作帖文內容、發帖、發放影片,再篩選合適受眾。

「整個營銷項目完結後,會分析數據,這亦是我的職責之一。」Alfred需分析的數據包括專頁的回應次數、查看次數及實際購買人數等。別小覷這些零零散散的數據,它們可是幫助Charlie、Nicholas和Alfred工作的重要資料,Alfred解釋:「如品牌影片主要吸引到25至34歲、喜歡運動的男性觀看,下次他們再推銷同一品牌時,便會考慮從運動主題切入宣傳。」

過去不時見有網絡宣傳鬧「公關災難」,Alfred說要從受眾角度思考內容是否適當,若不幸要處理「災難」,便要針對客戶關注的問題作回應,可以幽默、輕鬆形式化解。三人皆認為,多注意近年流行的廣告形式,可培養社交媒體觸覺。例如愈來愈多人使用Instagram story功能,單對單營銷亦是趨勢,不少商戶於是設心理測驗,用戶回答後再以私人信息傳送答案,以便日後進行宣傳。

尊禮重信 生意長做長有

【明報專訊】「湊客」大學問 重態度耐性

Zoey創業4年,回想當初開設網店售賣韓國女裝時,只有少數同類型行家,不像現時百花齊放,網店或門市都「總有一間喺左近」。要在激烈競爭中吸引新客及留住舊客,貨品質素固然重要,如何「湊客」也是一門大學問。Zoey表示,其服務宗旨是「禮貌先行」,「回覆顧客查詢時,(用詞及態度)盡量soft(溫和),一定要有禮貌。很多人覺得網上對話及服務不用負責任,但態度好重要。如果店家回覆的態度良好,又有耐性,即使顧客不是經常光顧,也可吸引他們經常留意你的網頁」。做網上買賣,雙方素未謀面,往往「講個信字」。顧客留言查詢或落單,她必定於一日內回覆,並清楚告知對方到貨時間;如缺貨也會主動詢問顧客會否選擇退款,「我希望給顧客有選擇空間,(缺貨時)他們可選擇退錢或選第二件貨,提供好的服務就是留住客人的好方法」。

麻煩客「挑機」 少不免受氣

「打工仔」要受老闆氣、看上司臉色度日,但誰說當老闆就能倖免?Zoey說「麻煩顧客」無可避免,雖然盡量不想得失他們,但若對方要求太無理,她也不能輕易就範,要盡力捍衛店舖聲譽,「有次有顧客來門市試鞋,她右腳有瘀傷,堅持試左腳便可,並即場買了鞋子取現貨離開。一天後她拿着穿過出街、鞋底已花的鞋來要求換貨,又說我們強迫她買鞋,穿得她腳腫,但穿過出街的鞋我們堅持不能退貨」。事情還未落幕,一個月後Zoey收到這名顧客向消費者委員會投訴的信件,「於是我提供了閉路電視片段及與客人對話的截圖給消委會作證明,消委會很快就close file了」。她亦遇過客人於門市說粗言穢語表達不滿後繼續「狙擊」,於網店facebook專頁不斷留言指摘店子是「黑店」。她的應對方法就是上載閉路電視片段到專頁,證明是該顧客損壞貨品在先,其後對方就自動刪除留言。

Zoey說,要做網購生意,就要懂得管理,人手、時間、貨品及宣傳等都要有計劃。

Zoey笑言,自己有時也會在心中暗暗痛罵麻煩顧客,「但見得客多,EQ也提升不少」,而為顧客覓得心頭好、獲得好評,就是她工作的最大動力。不少顧客從她開店追隨至今,到門市取貨購物時也會問「小怡在嗎?」,「我自己做模特兒拍攝衣物相片時會自稱『小怡』,感覺較親切,與顧客親近些,也算是幫自己做了branding(品牌建立)」。她指現今開網店容易不過,但創業易、守業難,「很多人可能衝動開了網店賣衫,覺得錢很易掙,但網上對客不是想像般容易,忍得住不發脾氣(生意)才可做得大,若忍不住鬧客人,就很難做下去」。

宜學一技傍身 「創業失敗也可轉行」

Zoey續說,開設網店要「鬥長命」,要有耐性,投放大量時間方可累積到「適合的」顧客,「有些客太麻煩,我會寧願退錢給她,不做她生意。其實就是matching(配對),配合到我店舖運作模式的顧客自然會留下,自己也寧願用時間『湊』開心的客」。她慶幸念大學時修讀市場學,每星期要做簡報,鍛煉出演講及溝通能力,不怕與陌生人溝通,對現時的工作有很大幫助。她鼓勵學生不升學直接創業嗎?「就算不讀大學,進修一些課程也較好,萬一創業不成功,也有一門技能可轉做其他工作。」

■經營網店6貼士

經營網店就是開專頁,然後上載照片這樣簡單嗎?要做網購生意,就要懂得管理,人手、時間、貨品及宣傳等都要有計劃。

1. 堅持做最後回覆一方

每次收到顧客查詢,回覆衣服價錢或尺寸前,Zoey必先稱呼對方,希望讓顧客覺得親切、舒服。另外,她堅持店方是對話中最後回覆的一方,「就算顧客最後只傳來一句『Thank you』,我們也會覆一個emoji,不會令顧客覺得我們看完(信息)就算」。

2. 聘「姨姨」當店員

與不少網店店主一樣,Zoey起初也是小本經營,「一腳踢」包辦接單、客服、拍照、上載照片、執貨及寄貨。隨着顧客及訂單增加,她聘請了3名中年女士分擔工作,「請姨姨是因為她們較穩定、有耐性,不像後生女般容易遲到早退,或會偷(貨品)款式自行做生意」。

3. 鎖定目標顧客及宣傳平台

開業初期,Zoey於facebook及Instagram開設帳戶,後期她發現顧客年齡層集中在25至35歲,這些顧客較多用facebook,因此她集中「戰線」,沒再更新Instagram。她看中OL購買能力高,願意付錢購置質料較好的衣物,「最貴也是200多元至300元,將心比己,自己以前也不會買太貴的OL衫」。

4. 親赴當地入貨

Zoey一開始是做韓國網站代購,後來發現貨不對辦,衣服標明是韓國生產,卻釘着「中國製造」的標籤,於是決定親身赴韓取貨,大概每月飛到當地一次,逗留3天,「通常搭凌晨機去,因為當地的批發市場於凌晨開始營業,需要把握時間,逛到天光回酒店小休、即時試(衣服)上身拍照,然後搭早機回港,立即將新貨上架」。由於每次只能帶小量現貨,需依靠韓國代理幫忙寄貨到港,「隔空」追貨也是大挑戰,「特別是聖誕、新年及情人節特別多訂單,到貨如有延遲,就要趕急寄給顧客,加倍忙碌」。

Zoey於觀塘工廈租用200多平方呎的單位,作為網店門市及辦公室。(圖:伍琬妮攝)

5. 介紹貨品 拒用官方模特兒照

坊間不少時裝網店用官方模特兒相片,Zoey就堅持真人拍照,「我賣的衣服要普通人都穿得到,顧客又不是『韓妹』,只看官方相片不準確」。她找來兩名空姐朋友擔任模特兒,一高一矮,讓顧客看到同一件衣服穿在不同身形的效果。她最近亦開始上載影片介紹貨品,顧客可「全方位」看衣服的細節,又方便自己講解。

6. 培養配襯觸覺

相信很多人都有此疑問:我與網店店主去同一個批發市場買衣服,我千挑萬選,一件也看不上眼,為何網店店主卻入到「靚貨」?Zoey解釋,她入貨時需「一眼關七」,預先構想要什麼款式的衣物,看到合適的上衣就要立即想好下半身的配搭。而且入貨不能以自己的角度出發,應以顧客的喜好為首要考慮。

個人裝備圖入行貼士

.以客為本,有服務顧客的耐心及好脾氣

.認清目標顧客及店舖賣點

.建立入貨及衣物配襯觸覺

職業技能值

文:伍琬妮

圖:伍琬妮、受訪者提供

楊銘賢親身經歷成誘因 創快樂新中年App 服務退休父母

【明報專訊】認識一位90後說,幸好有鴨寮街,阿爺退休後天天去「朝聖」,直到有一天,爺爺糖尿病入院,她才知道阿爺邊逛邊吃糖,日子很無聊。80後的楊銘賢Ryan也曾說,幸好有雀鳥街,阿爸退休後有得逛,直到有一天,父親說在雀鳥街迷路了!他才醒覺父親退休後其實很失落。因着這些不快樂的故事,Ryan和朋友開創了快樂的happy-retired應用程式,服務剛離開職場的父親母親。

社企「樂活新中年」(happy-retired)網站和app,最大特色是建立了「活動策劃伙伴」,由退休人士以自己所長搞活動,對象為同輩及爺孫婆孫等。

楊銘賢Ryan打開樂活網站,click進活動的欄目,真的是長長幾頁節目任君選擇,Ryan說:「主要都是興趣班為主,但不似得一般NGO style,我們會有藝術和許多DIY,例如這位Joseph好叻,退休後教人修理自己把遮;來看這個,這是歷史科退休老師,他們很喜歡船,帶爺婆孫仔去海事博物館。活動收費會比市場低,在這裏,新中年唔會發達,卻有滿足感和些少收入。」再click去看看導師介紹,有些學歷厲害,有些則是經驗棒,Ryan笑說:「我們這裏卧虎藏龍!」

有專長即可參加 退休導師卧虎藏龍

那是否有專長就可以呢?若果你懂狗狗營養餐單,是否也可來開班?Ryan坐在Dream Impact(以合作伙伴方式,支援關注社會議題的start up公司及社企的平台)半透明玻璃的小會議室說:「可以啊!我們的會員都很喜歡狗,有會員退休後為了養狗搬去村屋生活,導盲犬協會也透過我們,幫忙尋找導盲犬幼犬暫養家庭。剛離職退休人士,其實才六十出頭,是新中年,這個位要處理得好,若把自己收收埋埋,生活愈走愈窄,就會突然爆發,出事。」

危機最大的是退休前是工作狂的人,因為日子超忙,青年時沒培養愛好和趣味專長,一下子離開職場就感到一無所有。Ryan的父親便是典型例子。

說Ryan的故事,就不能不扯到父親,父子情深,一幕幕展現眼前。

「先是阿爸對我從不打罵,也感恩阿爸信任我,完全讓我揀自己喜歡念的科目,因為我的性格也如阿爸的溫馴,若我有一個替我下决定的父親,我只好接受,不開心只放在心裏。」雖說Ryan無風無浪考入香港科技大學念工商管理學系,但年少輕狂時,總是傲慢對待父母的叮嚀,Ryan也不例外,今天他卻靦覥的說:「那時我也會話阿爸,你唔識㗎啦,我識得多過你。」

Ryan(圖)因着不快樂的故事,和朋友開創了快樂的happy-retired應用程式,更藉此服務離開職場的父親母親。(圖片來源:明報)

Ryan從小就是不需要父母擔心的孩子,時常考第一,父親給孩子的承諾是:阿仔,你考到第一,我就買一份玩具給你。

父親從來信守承諾,直到多年以後,Ryan才明白那背後有另一個故事,正如他和兩個IT朋友一起創立「樂活新中年」的資訊平台,背後也隱藏着的是父親母親的故事。

「我家有家姐和我,父親是普通文員,我們家境不算好,也很緊絀。但我小時候考第一,潮流興什麼玩具我就想阿爸買,好像高達模型和機械人,我記得阿爸要去銀行撳機,見他總是眉頭一皺……」直到Ryan長大,替父親執拾銀行舊月結單,才看到父親銀行並無餘錢,每月撑家每月清,有時買一個玩具,去銀行是撳無可撳,是先碌卡,等出糧再找卡數。

退休父親患認知障礙 成創業原動力

這位催生社企「樂活新中年」的背後的爸爸的動人故事,事實上正是三個80後創業的原動力。

大學畢業後,Ryan進入政府機構工作,他說薪金優厚,一做六七年,但就是:「我一直都覺得不適合自己,工作很呆板。」這邊廂工作意興闌珊,那邊廂從來溫文的父親,竟和母親捲起巨浪。

「當時成立樂活新中年,情況可以說是很迫切。我需要立即有一個平台,讓退休的父母去玩。」Ryan說:「當時阿爸退休後,成日去雀鳥街逛, 我一直以為他好掂,怎料有一天他打來說自己迷路了,這原來已是認知障礙的開始,因為認不到很多東西,他開始脾氣差,母親也感到受不了,於是,我要立即找一些適合阿爸的活動,給他過日辰,找了很久,發覺當時所有NGO的活動主要也是給七老八十……阿爸沒有什麼好節目。」

Ryan跑去問朋友,朋友原來跟Ryan一樣,父親母親都剛退休,子女叫他們去NGO找節目,他們都說,不想落社區中心,把資源留給有需要的人吧。「那我們為什麼不一起創業,結合活動、保健和提供退休後的工作機會給退休人士?我們的父母又有得玩。」

當時是2013年,Ryan已婚,長子明年就出生,他卻辭掉政府工,2014年四月,跟兩個80後朋友落手落腳生出自己的BB「樂活新中年」,但頭兩年全職工作人員只有Ryan一人,而薪金只有以前的20%:「其餘兩位80後好朋友是IT人,並沒有辭掉工作,所以也不能出鏡,他們負責網站和app的IT。我就一腳踢其他的東西。你說我們是否中小企?哈哈,其實是微企。」

現在的樂活新中年因為進駐Dream Impact共用平台,活動不愁沒場地,跳舞班,花茶與太極班或修遮班,活動都在長沙灣香港紗廠工廈舉行,解決了初創捱不起貴租的問題。過去十年,工廈已成為香港的創意工業、初創、樂隊和社企的地盤,大家紛紛在工廈設立工作坊,這裏的上班族總是一套便服便來上班,性格也較活潑跳脫,Ryan閒時也是一件舊Tee,舒服乾淨。

平台趕出爐 父親愛上活動?

現在這微企連Ryan共有五位全職職員,兩位兼職,問Ryan他們的社企如何定位?有些賣產品賺錢的公司也可以是社企,定位是拿出部分利潤回饋社區;商業化經營也可以是社企,將利潤跟員工共享,而不是只分給股東。「我們的定位是服務快退休或剛剛退休的人,45至70多歲,我們的會員也因此結交成朋友,我們希望無論新中年想找活動,找工,保健,又或想起一些和新中年有關的東西,都可以來我們這個平台,目前,我們收取活動伙伴10%的行政費。」Ryan說。

有了這個大平台,Ryan阿爸不是很開心嗎?「來不及了,阿爸現在已住進院舍了!但我希望新中年在退休打後的二三十年,都可以很健康地生活,甚至打後的六十年,都可以retire happily。」Ryan父子情深的故事,讓我們學懂尊重新中年,社會有青年中心,有老人中心,也應有新中年的資源,扶他們一把,走向happily retired的生活。

■ Profile

楊銘賢

社企樂活新中年資訊網站及應用程式的三位創辦人之一。80後,大學念工商管理學系,畢業後打了六七年政府工,本已是高薪厚職的行政主任,2014年因見父親退休後很無聊,並開始有認知障礙問題,決意和好朋友開創集活動、健康及退休新生活於一身的新中年資訊平台,樂活新中年於2016年獲團結香港基金舉辦「蜂樹盟」社企比賽銅獎。

放棄教職 創外賣apps 熊建均寫下自己創業劇本

外賣飯盒隊——Thomas(右二)與好友組成的意想不到外賣飯盒團隊。(圖:受訪者提供)
外賣飯盒隊——Thomas(右二)與好友組成的意想不到外賣飯盒團隊。(圖:受訪者提供)

【明報專訊】熊建均認為每個人來到世上也有自己的故事,生命就是尋找自己的劇本。他和好友創立外賣自取平台,原本只是簡單的80後創業故事,然而,卻因為熊建均努力尋找自己,從挫敗少年化為熱愛教學的老師,從出走comfort zone到創業青年,他終於回到當年夢想的舞台,開創不一樣的劇本。

這一次,3名青年一起創業建立香港外賣自己拎平台「Oopsie」,創辦人之一及總裁熊建均(Thomas)笑說,這是一個開發大西北(香港新界西北)的故事,故事的緣起,也來自他從來喜歡自由自在去取飯,也緣自他不喜歡和食肆零接觸,更不想見到城市人齊齊宅在家等送飯, 送飯廚房代替了街上有人氣的餐廳。

「開發」新界大西北 小店受落

賣飯又豈止要開發大西北?他們的寫字樓也是位於被稱作城市流離失所的族群區——香港舊工廠區;這天記者跑到Oopsie的長沙灣寫字樓,一進門竟然是非常陽光的開放式寫字樓,賣飯啫,竟然有10多人在工作!「是啊,我們有後勤平台支持餐廳,也要不斷找新餐廳加入,已踩了過千家餐廳了,絕對可用踏破鐵鞋來形容。剛加入的是第140家,九成九是小舖,主要在新界大西北」。或許一些香港人不知道新界大西北所指是哪些區,或許更熟悉和歌山梅子酒在日本哪裏買……這裏的會議室上半牆為通透的玻璃,一室明淨,Thomas對着開完會畫了許多流程的大黑板,陽光燦爛的笑說:「開創apps的過程似打仗。初時我們以為要找工商區的餐廳,但原來根本沒人睬你,他們不憂做。入不到主要區域,我們就從18區出發,又發現每一區也很大,再從選區入手,原來有400多個選區……後來我們再想香港人都在哪裏買樓了,住到哪裏去了?」

原來是新界西和新界北,元朗、大埔、上水和粉嶺等。「我們發現這裏的小舖老闆接受我們的apps,老闆反而討厭送外賣,遇到很多難題,例如車手送九條街才輪到你的客,飯變酸變硬,又例如有人打電話落成千蚊壽司單,去到原來是『玩嘢』。」

且慢,又是飯盒apps?香港不是已有不少賣飯apps嗎?當Thomas去年3月辭掉工作,全身投入Oopsie,親朋戚友全軍反對:「只有母親和太太二人不反對!阿媽說,我只希望你受過教育,對社會有貢獻。」雖然他跟爸爸解釋,這是由外賣餐牌、正在烹煮時間及「搞掂取得」都可一目了然的apps, 還解釋這是香港第一個外賣自取平台,但老竇仍然說:「你癲了!你原本嗰份是政府工來的!」

「沒有母親,沒有我」

香港老師薪水不俗,人所皆知。熊建均離職時是一家名校的商科老師,工作8年,和學生合作不少校內創業營商活動,他安排中四mentor中三,每次都賺到錢捐給NGO。「每次營商比賽,表現最好的是我們叫籮底橙的同學,我看到成績差不是他們的問題,而是我們的制度問題」。

然而,這並不就是Thomas的人生劇本,他的精彩腳本和親密戰友——母親連在一線,他語帶感激的說:「沒有母親,沒有我。」

他12歲前往英國念寄宿中學,17歲那年突然未念完中六便回到香港,母親足有一年沒有睬這個兒子,這段劇情,他在離職時和學生分享了。中六那年,他是學校第一個商科拿A的華人學生,是少有和鬼仔打成一片的華人少年,是學校營商及投資比賽精英,還有長長的名銜,曾為學校欖球隊成員、羽毛球隊隊長、Senior Prefect。

「我和姐姐來自一個香港普通家庭,母親經營一家小文具店,我小時阿媽叫我做『一磚豆腐』,她很早就看到我的性格問題。小小事就喊,好『蛇驚』」。在英國,初時他會哭着打電話回家,投訴舍監不讓他跟華人同學玩。「冬天周末,他(舍監)偏要帶我去看欖球賽,又濕又凍,我想留在宿舍和香港同學玩。還有,他只給我3.5鎊一周零用錢,好少錢啊」!母親英文說不掂,要找一個英文好的朋友幫忙打電話給舍監,舍監苦口婆心說Thomas在校吃在校瞓,不需要太多花費。

回想英國寄宿糊塗時

答案對母親太簡單,對少年Thomas卻太深。今天Thomas提到這名舍監說:「我若見到他,會擁抱他,會哭!他猶如阿爸,令我由『蛇驚』仔逐步改變,當香港同學拿着錢去吃牛扒飯盒時,我學會一周買一條朱古力,每天吃一點,我學會儲三星期錢來買牛扒飯盒,但儲夠錢時我已捨不得買,知道錢得來不易,應好好利用;他要我來到英國學習英國文化,而不是黐着華人玩。」中六時他開始反叛,開始和鬼仔同學去喝酒。

2002年12月有一夜,他和一班鬼仔同學喝醉後闖下大禍,破壞校規與宿規……劇本寫到這裏,然後接回去停學,再回到香港的場景,母親已沒多餘錢讓他在外國念大學,她滿心歡喜以為兒子成績好,能回港入讀本地大學,但無論日子怎樣迷惘,Thomas總記得最熱愛的是商科,那裏天空廣闊,他總記得人生的劇本要自己尋找。

Oopsie的意思,原來是叫外賣遇到的「Uh-oh、哎也、噢」。他說:「這都是我買外賣的經驗,有時送來已涼了,有時落街排隊等師傅斬叉燒飯;也試過一個肉餅飯,堂食68元,好好味,但外賣必須128元才送,當中有25%至35%是送飯公司收取。有些餐廳亦跟我埋怨,說客源都在送飯公司手上,收三成送費就收啦!」

說着說着,還以為Thomas那年趕出校後,回來就努力讀書,寫出當上老師的劇本,他卻說:「我們的生命就是去找自己的劇本,你死了,見上帝,你話work hard去找自己的劇情,但劇本不是你寫的,我的人生,我的人生就是沒想過會有這些劇情。」他回到香港後的劇情,竟然不是讀大學,而是兩年的迷迷惘惘。「回到香港,阿媽生氣壞了,不睬我;有一段時間我沒事幹。有一天,我覺得不可以這樣了,亂打亂撞行入一家咖啡店,問請不請人,在那咖啡店工作了兩年,搬貨冲咖啡執枱什麼都做」。

灰過挫敗過 也要move on

19歲那年,咖啡店的工做得不錯,老闆安排他去新店訓練新人,他問自己是否就這樣做下去,我屬於這裏嗎?「很幸運,我收到至愛的老師Mr. Shields的電郵,說給我寄考A-Level的材料,遙距替我補習,不收分毫」。他的Economics & Business Studies仍然拿下一個A啊!

劇本若不是寫的,那是如何尋找呢?為什麼有些人少年時讀不成書,擔擔抬抬維生,一做就做到長者了?Thomas果真是個老師,他這樣答:「無論你送貨也好,送外賣也好,能否走出來?看的是你有多大的生存意欲,我曾經灰過,曾經很挫敗,問題是讓自己沉淪在那階段多久,但我的腳本是不會停留,我會move on。不要期望生活很容易,生活有歷練才能成長。」

2005年他曾獲港大面試,教授第二次面試時告訴他去找另一家大學,現在你是四位爭一位,當時Thomas問自己上天是否在懲罰我?接着他再獲香港教育學院(現為香港教育大學)面試,但提供的學位是英語教育,他面試時卻大膽表白他愛的是工商管理教育,結果成功入讀。

Thomas有過不少挫敗經歷,但他離開comfort zone, move on ;離開comfort zone, 他重新摸索那曾熱愛的創業者天空。

■Profile

熊建均

80後,現為香港外賣自取飯盒平台Oopsie(今年1月成立) 行政總裁。在英國念中學,在香港念大學。中學開始已特別喜愛工商管理課,曾與同學組隊2001-2002 代表學校參加全英營商比賽並出任公司CEO。大學念工管教育,畢業當上老師後,仍然熱愛與學生搞校內創業。2017年3月離開任職8年的教書comfort zone,與好友Damon及Clement創業,創立香港首個「外賣自己拎」平台。假日最大興趣是陪伴女兒成長。

文:一心

圖:曾憲宗、受訪者提供

編輯:蔡曉彤

電郵:lifestyle@mingpao.com

賣樓緩婚事創業 港男化身「洗車俠」

boss_2018_05_08_a1【明報專訊】談創科,大家總掛在口中的是「衝出去」︰有的要「征服世界」成為全球商品,有的就「北望神州」,期望在龐大的內地市場分一杯羹。早於2005年已在科技界的杜振康(Leo)卻反其道而行,2015年毅然賣樓 ,創立服務本地車主的軟件「洗車俠」︰「香港才是自己居住的地方,衝出去前,要先切實解決我們港人面對的問題。」

世界太大、問題太多,80後作家郝景芳於《生於1984》中寫道︰「我們這個世代,其實不是想解決世界的問題,而是想解決我自己的問題。」生於1982年的Leo亦然,結婚、置業、尋生活,統統都是問題︰「但原來,在香港,洗車也是一個問題。」Leo說,2015年一個周末,在沙田第一城看見長長車龍,查究下,原來各車主輪候使用「自動洗車機」︰「少說也有20架車,每次洗車要15分鐘,亦即排最後那一台要等4至5小時,但車主也願意等。」Leo便找到了「痛點」,創辦專人洗車或做汽車美容的「洗車俠」。

「衝出香港前 先解決港人問題」

Leo於2005年畢業後已從事電腦行業,2007年創辦科技公司Nuthon,替多家大公司及報紙編寫網站及應用程式,至2011年已賺了過百萬。為了「洗車俠」,他於兩年前出售物業︰「賣的時候350萬,現在500萬,(如果)我兩年什麼也不做,現時已可賺150萬。」Leo創立「洗車俠」第一階段,透過耆康會的「退休長者就業計劃」,每季聘請20至30個退休長者,以極少用水的方式替車主上門洗車,每次收費115至135元。

親自洗車接觸顧客

至第二階段,Leo以100萬入股一家車行,吸收其技術並訓練服務提供者,推出汽車美容服務,但由於服務提供者需要有車以運送裝備,Leo找來電召貨車平台與貨車租賃平台合作介紹司機,以兼職形式工作,每次收費2600元(見圖)。其後,「洗車俠」開拓名車生意,「名車車主擔心師傅『洗花』愛車」,Leo以1.6萬一台的價錢購入高溫洗車器,每次收費600至700元。洗車俠現時提供網站及手機應用程式預約服務。

Airbnb創辦人Brian Chesky常說,創業需要「接觸顧客」(meet your customers)才了解實際操作的問題。愛穿皮褸的Leo,會開着近百萬的Audi TT型跑車替客人洗車,「有客人嚇了一跳」。營營役役,家人也替他擔心︰「本來是搞IT的老闆仔,現在變了藍領在街上洗車。」樓也賣,婚事要暫緩,女朋友可有怨言?「唔輪到佢怨。」「洗車俠」現時有兩萬名用戶,恒常使用服務的用戶約佔一半,已達收支平衡,Leo指若要回本,可能還要尚待數年,「扔了150萬進去,暫時沒想過拿回,只想壯大營運模式,我就這樣︰要麼不拿回,要麼我要拿回的,一定多於150萬」。

明報記者 李以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