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局每年增撥6200萬 支援自閉生融合教育

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(右)稱教育局將增撥更多資源,於全港公營普通中小學推行「分層支援模式」,協助不同程度自閉症學生。旁為教育局高級專責教育主任(教育心理服務/新界西)李瑞霞。(蕭愷情攝)
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(右)稱教育局將增撥更多資源,於全港公營普通中小學推行「分層支援模式」,協助不同程度自閉症學生。旁為教育局高級專責教育主任(教育心理服務/新界西)李瑞霞。(蕭愷情攝)

【明報專訊】主流學校實施融合教育多年,教育局一直以「3層支援模式」幫助在主流學校就讀的自閉症學生。當局昨宣布從2020/21學年起,每年增撥6200萬元,幫助更多學校使用「3層支援模式」,由現時約90間增至600間公營普通中小學,料約1萬名學生受惠;當中加強「第二層支援」與非政府機構協作,提供額外小組訓練。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稱,仍需時間觀察資源和配套是否到位。

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稱「分層支援模式」並非新事,自2011起已在89間中小學推行先導計劃,比較學生參與計劃前後的數據,結果反映重點支援的學生於三大學習範疇(學習適應、社交適應和情緒適應)均有顯著進步。她又稱過去10年,本地確診自閉症學生人數顯著上升,學校普遍認為教導有自閉症的學生具挑戰,因此將增撥資源,協助全港公營普通中小學實行。

支援模式分3層,包括正向環境支援、額外小組訓練和個別化加強輔導和訓練(見表)。教師根據不同程度自閉症學生,提供適切分層支援。今次增撥6200萬元,主要加強「第二層支援」。教育局將招標與非政府機構協作,提供額外小組輔導或訓練。第一層和第三層支援由教育局安排教育心理學家、學校發展主任和督學組成跨專業團隊到校協助。

教育局高級專責教育主任(教育心理服務/新界西)李瑞霞表示,自閉症學生需適應情緒、社交和學習範疇,因此需要預習未來或面對的情况。她稱,「第二層支援」小組訓練內,學生學習社交技巧和金句,透過不同模擬情境,如有學生大聲罵人應如何回應,學生從中學會控制情緒,處理爭拗。

支援手冊派全港中小學

蔡若蓮稱「3層支援模式」屬全校參與,其他同學會了解支援模式和技巧策略,「希望同學在差異中學會跟不同人相處」,從而與有自閉症的學生共融相處。教育局又將適用於初小至初中學生的策略結集成支援手冊,派發全港中小學;另適用於高中學生的資源套則於2020年中派發全港中學。

葉建源:歡迎政策 仍需觀察

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表示歡迎加強支援學童的政策,相關措施仍需時間觀察,以了解資源和配套是否到位,如教師是否接受足夠培訓,學校專業輔助人員包括心理學家是否足夠等。

文章日期:2019年10月4日(五)

港大生AI車 國際賽奪季

港大生設計的人工智能機器人車輛,於微型城鎮「行車」,過程有不同任務,他們於人工智能駕駛奧運會(AI-DO)的車道跟蹤挑戰賽中贏得季軍。(港大提供)

【明報專訊】由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蔡綺琼講師指導的學生團隊,早前參加由DuckieTown基金會在加拿大蒙特利爾2019國際機械人及自動化會議舉行的「人工智能駕駛奧運會(AI-DO)」,奪得季軍。AI-DO比賽要求參賽隊伍利用人工智能及機器人學相關技術,確保其機器人車輛(Duckiebot)根據攝像機的影像自動導航。機器人車輛會在一個模擬自動駕駛環境的微型城鎮(Duckietown)中「行車」,大會以行駛距離和生存時間綜合計算選出得分最高的機器人車輛。

港大學生團隊於車道跟蹤挑戰賽贏得季軍,對手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192支參賽隊伍,當中不乏從事相關研究的科研技術人員。蔡綺琼稱,學生透過今次比賽,在模擬環境的微型城鎮中,實踐他們對解決自動駕駛問題的構想,過程獲益良多。

文章日期:2019年9月12日 (四)

拍片實測電影橋段 科大師生免費教STEM

科大「STEM@HKUST」網站定期上載與STEM教育相關的短片,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副教授胡錦添(左)也粉墨登場。

【明報專訊】香港科技大學2018年推出「STEM@HKUST」網站(stem.ust.hk),由師生包辦度橋上鏡,每月上載與STEM(科學、科技、工程、數學)相關的短片,免費供教師作教材。短片有取材自影視作品的「科幻橋段」,拍攝靈感來自科大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副教授胡錦添,他平日看電影常反思情節能否成真,「《盜海豪情:8美千嬌》有一幕講主角用眼鏡來做3D掃描,並打印成仿製珠寶『偷龍轉鳳』」。他指珠寶因表面反光,難被掃描收集數據,故做法並不可行。胡笑言團隊「無錢買鑽石」,故以較便宜的蘇聯石作多次實測,最終證實他的想法。

胡錦添說拍攝最大的挑戰,是拿揑短片時間長短。他與團隊另一作品,是拆解比卡超絕技「十萬伏特」的威力。他說空氣的導電能力差,「電壓需超出3000伏特、攻擊對象要在2.5米範圍內才奏效,團隊經多重fact check,由理論以至法規,要花不少工夫」,但他仍覺值得,期望平台跳出課本理論,在中學推廣STEM教育。

資料來源:綜合《明報》報道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61期] (2019年9月10日)

理大團隊研STEM網上遊戲

理大開發Cell Game網上比賽遊戲,可供多人同時參與,教師可利用問題庫建立題目,讓學生寓學習於遊戲。(理大提供遊戲畫面截圖)

現時智能手機普及,由理大主要負責的團隊,早前取得教資會約1050萬元經費,開發網上遊戲、應用程式及網上交流平台等,推動大學STEM教育,暫已推出13個項目,獲約5000名本地及海外教師採用。其中「Cell Game」結合遊戲與教學於一身、容納多人同時使用的網上比賽遊戲。Cell Game問題庫題目分6種,包括選擇題、文字作答題等,教師可利用問題庫建立題目,開設自己的遊戲,讓學生從中學習。

另外,團隊亦開發在課堂使用、名為「Badaboom!」的應用程式,使用者可輸入如數學程式的問題和答案,並會獲得分數和名次。程式至今已輸入逾1000次測試,每月全球使用者達800位。理大將開發程式第二代「Badabing!」線上問答遊戲平台,以支援更多不同類型的課堂題目,應用於大班課堂。

文章日期:2019年9月2日 (一)

青協調查﹕教師支援SEN生技巧薄弱 外購服務訓練 學生未能應用

SEN_2018_05_29_b1【明報專訊】有特殊教育需要(SEN)學生愈來愈多,但學校支援未必到位。青協一項有關小學SEN學生支援調查發現,教師對SEN學生的支援技巧薄弱,5分滿分只有3.5分平均分。青協註冊社工何遂心表示,學校為SEN學生安排的外購服務訓練,與學生實際上能否應用技巧存有差距。

調查訪問了555名公營和私立小學的教師和校長,發現校內所提供的支援服務不足。以有專注力不足/過度活躍症(ADHD)學童為例,受訪教師認為自我管理、情緒管理及社交與人際關係對ADHD學生來說較重要,以5分為最高分,1分最低分,分別為平均4.5、4.5和4.29分;但當評價校內支援服務時,則僅得平均3.48、3.50和3.42分。

家庭方面亦有改善需要,受訪教師大多認為家長掌握管教SEN子女的方法一般只有3.01分,家長參與程度則只有3.09分。SEN家長更需與教師溝通,以了解子女的學習情况和進度,但問及家長與教師間的溝通是否足夠時,卻只有3.48分。

青協全健思維中心督導主任徐小曼指出,學校為SEN學生提供的支援是否到位,仍有改善空間。何遂心亦指SEN學生參與小組活動後,仍未能把學習到的技巧應用出來,「上完那麼多班,學完溝通技巧,但卻不能對應課堂行為」,令學生繼續感到挫敗。另一方面,很多SEN學生家長都對學校支援不了解,亦未能配合在家訓練。

青協推「度身訂做」訓練助SEN學生

有見及此,青協將在下學年推出結合轉介兒童精神科服務和到校支援SEN學生的「Project COACH-專責支援SEN服務」計劃,到校為較嚴重的SEN學生「度身訂做」所需訓練,亦會擔任「中間人」,為學生和家長與小組導師、社工和SENCO(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)溝通,盼學生能用得着從訓練學會的技巧。另外,因輪候SEN識別評估需時,計劃亦會為基層家庭安排轉介識別服務,最多2至3周便能見醫生。

機械人做話劇 教自閉童社交

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心理學系副教授蘇詠芝設計機械人話劇,故事涉及多個日常生活場景,如坐巴士、上學等,助自閉症兒童學習社交技巧。(中大提供)
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心理學系副教授蘇詠芝設計機械人話劇,故事涉及多個日常生活場景,如坐巴士、上學等,助自閉症兒童學習社交技巧。(中大提供)

【明報專訊】自閉症兒童普遍有溝通和社交障礙,尤其在非語言溝通上。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心理學系昨宣布與日本電氣香港有限公司(NECHK)合作,以該公司開發的社交機械人HUMANE,設計話劇表演,教導自閉症兒童在家、學校等各場合的適當行為、社交技巧,改善情緒問題。

負責研究的中大教育心理學系副教授蘇詠芝於2015年研發藉社交機械人,協助教導自閉童辨認手勢及以手勢溝通。結果發現,自閉童接受訓練後,可同時以手勢及口語表達情感,手勢表達能力可以追上一般兒童的水平,有關研究已經在學術期刊《分子自閉症》(Molecular Autism)發表。

團隊今年推出新計劃「機哥伴小星」,為3至7歲的自閉症兒童提供話劇和模擬情景等介入治療。蘇詠芝稱,話劇內容主要涉及日常生活,如坐巴士、上課及看醫生等,「例如巴士誤點,扮演自閉症兒童的機械人會發脾氣,這時父母機械人會解釋情况,並教孩子如何恰當表達情緒」。

記錄孩子表情肢體語言

日本電氣香港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黃玉娟表示,該機械人設有傳感器,可記錄與孩子溝通時的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,方便收集數據配合治療。黃指公司目前已向中大借出10部HUMANE機械人,但未透露租借金額。

上述計劃將在6月尾推出,費用全免,現有逾130多名家長報名,中大團隊將為其子女評估。蘇稱,日後會再擴計劃名額,讓更多家庭受惠。

與別不童﹕SEN孩子習泳「覺醒」 學自理好時機

教SEN孩子學游水,使用的輔助工具特別多,其中一個做法是叫孩子穿過兩個呼拉圈,練習在水中前進之餘,他們又覺得好玩。
教SEN孩子學游水,使用的輔助工具特別多,其中一個做法是叫孩子穿過兩個呼拉圈,練習在水中前進之餘,他們又覺得好玩。

運動的好處,多不勝數,對於SEN孩子來說,裨益更大。恆常的運動,不單能提升SEN學童的體能,原來對改善他們的情緒及專注力也十分有幫助,而通過團體運動,還讓孩子學習與人合作、溝通的技巧,脫胎換骨。

星期日的將軍澳景嶺書院游泳池,既沒有公眾泳池的人頭湧湧,也不見游泳健將拚命操水,反而有一班SEN孩子正在學游泳。專為SEN人士而設的特殊泳班,由香港特殊需要人士游泳學院(特泳學院)舉辦,史丹福游泳學校則提供泳池等硬件輔助。

由於學員患有自閉症、智障等,對聲音特別敏感,故泳班開始前會提早「清場」,只有教練和學員進入泳池範圍。此外,教練們全都修讀過香港游泳教師總會的課程,透過職業治療師、言語治療師、心理學家的講解,認識SEN的行為和情緒表現,並通過實習來吸收經驗。

建立信心 加強四肢協調

辦特殊泳班的預備工夫,肯定比一般泳班多,特泳學院副院長馬嘉慧卻深感值得,「論學業,SEN孩子跟其他小朋友相差很遠,但他們有機會掌握一項運動,成為他們信心來源」。她分享道,試過有嚴重智障的小朋友學了5年游泳後,可以參加渡海泳,在無任何工具輔助下游泳,不論對導師、家長及SEN孩子都是一大鼓舞。

建立信心之餘,持之以恆習泳確實有助改善SEN部分徵狀,「有孩子手肌力量較弱,藉按水、撥水等訓練而有所加強」,要做出正確泳姿,亦講求四肢協調,從而改善孩子的手腳協調。

享受水中浮動 有助專注

SEN孩子之間亦有能力差異,教練一定要因材施教,「有個訓練方法,是把物件拋進水裏,再叫學員潛水拾起來。遇着手握力較低的孩子,教練會把環狀的物品掉進水,變相他們毋須用手拿起,只要把手穿進環形,就成功了」。有學員則不願郁動身體,這時可在他們臂上加上鉛帶,當他們感覺身體下沉,自然會拚命推水。

自閉症孩子有另一個特性,他們大部分都感統失調,「平日他們坐着,就會好想搖擺身體,其實這是因為他們喜歡令身體處於不平衡狀態,這反而有助他們專注」,所以他們享受置身水裏,讓身體稍為浮動,這對他們的專注力都有幫助。

馬嘉慧笑言,平日易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SEN孩子,游泳時立即變得與一般孩子無異,「他們在水裏永遠不會有異常行為,又可以盡情放電,剛上水時,情緒更處於最佳狀態」。這段時間稱為「覺醒狀態」,亦是最佳學習時間,加上游水後要洗澡、收拾,正是他們練習自理的好時機。好像9歲的樂源,他患有自閉症,媽媽黃女士說,兒子的自理能力在游泳後明顯提升,「洗澡時要多冲水,不能馬虎地抹兩下,洗澡後要抹頭,以前在家未建立到這些習慣,但習泳後漸漸做到」。

脾氣改善 回家聽指令

樂源3歲時,媽媽發現他的舉止與一般孩子不同,「他會撞自己的頭,又遲遲不懂說話,認知能力也差,於是帶他去做測試」,結果證實他患有自閉症。一年多前經學校介紹,樂源參加了特殊泳班,自此建立了恆常游泳的習慣,「自閉症孩子對規律十分敏感,上游水堂的時候,他絕不會去做其他事情」。

游泳對樂源來說不止是慣性活動,亦感受到箇中樂趣,媽媽試過全日跟他一起待在泳池,「即使是放假,他都主動說要去泳池。見到他很開心,且『放電』後,行為和情緒都易受控制,對別人的教導和提醒都聽得入耳」。

如果上泳班期間,導師叫他回家後不要發脾氣,他很快會記在心中,在家脾氣也有所改善,近日沒有再撞自己的頭,服從指令的表現都進步了,「習慣了聽教練說話,回到家都可以聽指令,如吃飯後肯將碗碟收拾好」。

文︰李樂嘉、沈雅詩   圖︰蘇智鑫、馮凱鍵、沈雅詩、受訪者提供

接納每個孩子獨一無二 母親育SEN三子﹕逆境帶來勇氣

協康會物理治療師盧美玲(右後排),為有發展遲緩的承天(右前排)作拉繩訓練,動作可鍛煉承天的上肢肌力穩定性和核心肌力,媽媽文太(左)在旁打氣。(協康會提供)
協康會物理治療師盧美玲(右後排),為有發展遲緩的承天(右前排)作拉繩訓練,動作可鍛煉承天的上肢肌力穩定性和核心肌力,媽媽文太(左)在旁打氣。(協康會提供)

【明報專訊】15年前初為人母,迎接一對雙胞胎兒子的誕生,豈料孖仔雙雙被發現有讀寫障礙,及後再生下小兒子,其發展亦較同齡孩童遲緩。一度自責生下特殊需要小孩的文太,憑信念學會接納三兄弟的不一樣,期望發揮他們獨一無二的長處,為他們開拓未來的路。

育有3名特殊教育需要(SEN)兒子的文太,在孖仔樂天和頌天K2時,察覺二人認字特別困難,「(他們)識得『車站』,我想汽車個『車』 字無理由不懂吧?好奇怪,(他們)就是認不到。」經評估後兩人在小一時確診讀寫障礙,隨即接受治療,其間文太察覺兒子學習遇上的困難,與自己小時候相似,明白孩子不是未盡全力,而是能力上做不到。

孖仔讀寫障礙 幼子發展遲緩

因讀寫障礙,兩人學業成績大受影響,小四因成績未達標,學校建議留級,兩兄弟難以接受,文太說︰「那一刻好難過,就等於我們大人,公司說要我降職。但我覺得不緊要,有些逆境他們經歷過,會有勇氣走前一步。」文太最終讓兩人重讀。

重讀那年,文太讓兩兄弟參與運動,令因讀寫障礙而自卑的一對孖仔找回自信心,「運動給予他們很多自信,譬如跑步,或者很多比賽,真是拿了獎,這是外來給予的公認,不止是媽媽讚做得好」。小六時,兩兄弟更取得當區學界籃球冠軍。

因留級自卑 運動重拾自信

數年前文太再度懷孕,孖仔曾問︰「如果細佬也有讀寫障礙怎麼辦?」文太反指兩人也曾經歷過,解釋哪怕弟弟也有讀寫障礙,都可跨過。弟弟承天出世,但在一歲多時仍未能站穩和走路,文太便帶他照腦掃描,那時候文太自責得哭了出來,「真的很沮喪,有不少負面想法,死喇,是不是我生了他出來,令小朋友受苦? 」承天在兩歲時確診發展遲緩,大半年後獲安排入讀協康會特殊幼兒中心,經治療師度身訂造的體能訓練,承天追回不少進度,現時5歲的承天,會跑會跳,活潑可愛。

十多年來與3個特殊需要的兒子攜手同行,文太深信,每個小朋友都是獨一無二,寄語其他家長學會接納,「當接納後,(他們)會好自然地覺得這(特殊需要)是屬於自己的,或可更有勇氣,走前面的路」。

過度活躍管圖書館 自閉生當小導遊 SEN童挑戰不可能 服務學融入社區

有過度活躍症的峰峰(左)過往不時會在圖書館裏奔跑,又會把書本攤在通道。媽媽曾太笑言,峰峰自從當了3天圖書館管理員,更加愛惜書本,亦漸漸學會在圖書館控制聲浪,自律地找位置靜靜看書。(女青提供)
有過度活躍症的峰峰(左)過往不時會在圖書館裏奔跑,又會把書本攤在通道。媽媽曾太笑言,峰峰自從當了3天圖書館管理員,更加愛惜書本,亦漸漸學會在圖書館控制聲浪,自律地找位置靜靜看書。(女青提供)

【明報專訊】有支援特殊教育幼童成長的慈善機構於去年暑假舉行工作坊,訓練特殊教育需要(SEN)兒童擔任對他們而言相當困難的任務,包括讓過度活躍症小孩在寧靜的圖書館裏任管理員,以及讓自閉症兒童充當電車小導遊,在乘客面前公開演講,讓特殊需要兒童融入社區。

現年7歲的峰峰升小學不足一周,便因其他小朋友多次推倒其積木玩具而情緒爆發,媽媽曾太憶述事件時說:「他一大喊,基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。」峰峰又不斷地大力跺腳,老師需即時將他帶離現場, 他才冷靜下來。事後曾太帶峰峰到醫院做評估,最終峰峰於6歲時確診患上自閉症、過度活躍症和專注力不足。

聲線表控制情緒 叫救命用5號聲

曾太表示,過往峰峰鬧彆扭,自己只懂叫他「不要嘈」,一直不太奏效。約年半前她帶峰峰參加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舉辦的親子課程,學習教育特殊需要兒童的技巧,包括在家中設「聲線表」,「叫救命是5號聲,悄悄話是1號聲」,讓經常想法會「跳掣」的峰峰跟從指示,控制自己的情緒。

補條碼收拾書架 學守圖書館規則

去年暑假,峰峰參加了「同行‧挑戰不可能」活動,經約個多月的工作坊,學習擔任圖書館管理員的工作。女青社工亦製作了「安靜」等視覺指示牌,提醒峰峰在圖書館該遵守的規則,最後峰峰在屯門公共圖書館當管理員3天,每天個半小時,協助修補書目條碼、收拾書架等。曾太說以前因峰峰太嘈吵,借書都要先預約,到圖書館「借完便走」;現時峰峰進步很大,起碼能在圖書館安靜十多分鐘,笑言自己也多了時間借書。

任導遊講解 學注意他人感受

另一名患有自閉症的10歲小孩「阿寶(化名)」,約3年前與媽媽梁太參加女青的課程,去年暑假亦充當電車小導遊,為乘客講解沿途風光,歷時一小時。梁太說,以前兒子很固執,堅持己見,不按他心意便會發脾氣,經訓練後,現已慢慢留意身邊人的感受。

明報記者 劉家豪

家有SEN孩 《黃金花》電影顧問:盼社會對自閉兒放下成見

靖海(左)已比爸爸高大,情緒爆發起來,余大俠更難制止他。
靖海(左)已比爸爸高大,情緒爆發起來,余大俠更難制止他。

香港電影金像獎將於下周日(4月15日)舉行,在今屆提名名單中,其中一個亮眼的名字,肯定是凌文龍(小龍)。在電影《黃金花》裏飾演自閉兒光仔,破格獲得「最佳新演員」及「最佳男主角」雙料提名,小龍自言對獎項野心不大,最想做到的,是將育有特殊教育需要孩子的家庭的議題,帶進大眾視線。

可是,這些家庭面對的難題,不是一部電影贏得掌聲,就可以迎刃而解。電影顧問余潤成(余大俠)是過來人,兒子靖海患有自閉與中度智障,余大俠與他肉搏至滿身傷痕,依然無怨無悔,只盼大眾放下成見,向每個有特殊需要的孩子釋出善意。

余潤成寄望,透過《黃金花》的上映,令大眾對自閉症及其他有特殊教育需要人士更加關注。「你看看他的手,有多少條抓痕?」採訪當天,小龍指指余大俠的前臂,對記者說。抓痕全是兒子靖海的「傑作」,加上早幾天被靖海猛撞而扭傷,余大俠連走路都有點一拐一拐。望着過百個新舊傷口,在場人士都帶點驚訝,余大俠卻大聲笑着說:「這些小意思啦!一早習慣了。」

這大概是有特殊教育需要(SEN)孩子的家長,跟一般人常見的對話交流。近年SEN愈來愈受關注,大眾對病徵都有一定認知,像自閉症,我們知道患者較難控制情緒、不擅表達,然而,照顧者處境之難,仍然超乎我們想像。這也是余大俠出任《黃金花》顧問的原因,期望透過電影,讓社會大眾對特殊需要孩子有更貼地的認識。

無及時評估 錯失治療黃金期

電影中光仔的形象,就參考了靖海的真實模樣。早在靖海1歲5個月大時,余大俠和太太已發現他的行為異常,對人毫不瞅睬,奈何十多年前,醫生對特殊需要孩子的敏感度不算高,「一直拖到3歲,醫生才轉介他去做評估,5歲入讀特殊幼兒中心,錯過了治療黃金期」。

靖海5歲才入讀特殊幼兒中心,6歲前的治療黃金期錯過了大半,也反映當年社會對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支援不足。

十多年轉眼過去,已經16歲的靖海身形高大,可是心智沒跟着成長,「他的思考會『跳掣』,本來在想一些開心的事,思緒一下子跳了去第二個場景。所以有時他明明在笑,下一秒就發脾氣」。兒子的情緒無從捉摸,爆發時唯有「硬食」,余大俠抱住比自己高半個頭的靖海,一邊安撫,一邊任由他狂抓、撞擊、拍打,滿身傷痕正由此而來。

要靖海好像一般人懂得看場合需要,或者留意別人的眉頭眼額,在余大俠口中更是不可能。以晚飯時間為例,有時靖海會指向家門,示意想外出,「如果餸菜吃得七七八八,我便會陪他逛,但如果是剛開飯,沒理由放着飯餸就離開,我便會拒絕。他不明白同樣在吃晚飯,為什麼今次不能去街,又大發脾氣」。

不過,余大俠絕不因兒子失控,便處處順他意,「很矛盾的,你知道一開口拒絕,他便很易激動,可是一味遷就,他就改不了錯誤的行徑」。余大俠形容自己在儲錢,但永遠不知錢罌有多大,「當要教曉他一件事,每教他一次,等於在錢罌裏投入一個硬幣。錢罌滿了,代表他學會。但有些錢罌很大,入了很多硬幣都未夠,你只能繼續投幣,期待有天錢罌會滿」。

錢罌比喻的不止是行為,還可以是父子情。多年前,余大俠忙於工作,照顧靖海的責任偏重在太太身上,靖海也對他失去了感情,「在家裏,當太太叫靖海的名字時,他很自然會走過去,路過時卻總揼一下我的頭,像小朋友打吹氣公仔一樣。他沒有父親的概念,對他來說,我只是個大型玩具」。

為了挽回父子感情,在靖海6歲的時候,余大俠毅然停工,把時間傾盡於兒子身上,幫他洗澡、教他上廁所、一起睡覺、送上學接放學,也多陪他做家居訓練。不間斷地投幣,終於在5年後,他迎來了錢罌盛滿的一刻,「我如常帶他出外,平日是我拖着他的手,那次他卻主動牽着我」。

兒子首次主動拖手 感動淚流

這幕發生在屋邨升降機內,明知會引來街坊注目,余大俠的眼淚還是決堤了,「升降機門一打開,管理員走過來問我『先生沒事嗎?』」我堂堂大男人,竟然滿臉眼淚地答「我的兒子拖我呀!」,還要帶着哭腔!提起舊事,他不忘自嘲窘態,臉上卻盡是笑意,「當下我心知,他終於知道我是爸爸了,之前的一切受傷和辛勞都值得」。

花4年 教說「I love you」

吃了甜頭,不代表苦頭會消失,余大俠笑言,靖海仍然會打他抓他,但父子已親密了許多,「他對我有安全感,過馬路自自然然會伸手給我拖着。每次一家人出街,他拖着我,我就會向太太得戚地笑一笑」。靖海幾乎沒有語言能力,余大俠卻花上了三四年,去教他講一句「爸爸I love you」,「他講得不太準,變成『爸爸I笠you』,但我已經很開心」。

到了青春期,自閉症患者易因荷爾蒙分泌失調而抽筋。一方面感到滿足,另一方面,生活裏也不乏驚險鏡頭。到了青春期,自閉症患者易因荷爾蒙分泌失調而抽筋,在靖海身上就發生過三次,「他倒了下來,不停扯氣和抽搐,在地板上摩擦至全身損傷,以及撞腫了身體某些部位」。唯一慶幸的是全都在家中發生,處理時較方便。他幫靖海打側身,減少窒息的風險。

抽筋為時兩三分鐘,每次停下來,余大俠都抹一把冷汗。不論發生多少次,他都一樣怕應付不來,但要送靖海入殘疾人士院舍,又不放心,「不是我不肯放手,而是院舍質素參差,他不懂說話,發生了什麼事都不會出聲。還有他會抓人,萬一弄傷別人,院舍不夠人手去看管他,很可能會把他綁起。所以我一日能照料,都想把他留在身邊」。

公眾誤解添壓力

作為父親,余大俠不計較付出,只求大眾多給體諒。試過靖海在街上鬧情緒,有人當面叫他「唔識教就唔好生」,而隨着科技發達,家長的壓力又添一重,「很多家長變得敏感,怕孩子的異常行為被放上網公審,便不敢帶他們去街。我希望大眾嘗試了解自閉症,或其他特殊需要,不一定要伸出援手,收起難聽的說話就很好了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