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QC到ISO主任評審員 彭偉樂自我「檢測」成就事業

彭偉樂 Jimmy Pang (圖﹕黃志東)
彭偉樂 Jimmy Pang (圖﹕黃志東)

【明報專訊】他曾是大人眼中肆意惹禍的麻煩少年,喜歡古靈精怪的興趣。工作上,則猶如打機的RPG角色扮演遊戲般,努力練招升級,積累經驗,從QC品質控制到ISO國際標準,通關過版建構自己的事業版圖,現在他積極投入推動貨運物流業關注供應鏈安全。他是「供應鏈保安協會」創辦人彭偉樂Jimmy。

叛逆少年創意多 喜批判思考

Jimmy自言年輕時創意多多,喜歡批判思考,質疑社會制度。「我18歲還要見家長!」天生讀寫障礙,學習成績不過爾爾。他笑着說﹕「看書沒問題,但執筆會忘字,總寫不出完整詞語和句子。」唯有借助電腦幫助,反覆練習克服缺陷。Jimmy也有儲物蒐集的興趣,特別是公仔書和恐龍化石,「喜歡做些與眾不同的事情嘛」。年輕人亦喜歡表達自己,「我參加過『火鳥電影會』,借用他們的超八米厘拍片,當年May Fung(馮美華,本地著名錄像藝術家)資助我700元,於是我拍了幾套短片,其中一套是《隱形俠大戰空氣怪》,片長2分40秒。記得當時有美國影評人看後,很喜歡我的表達手法。」想像一下,隱形和空氣,拍的是什麼呢?

中五畢業後,19歲的Jimmy日間在電子廠打工,晚上繼續讀書,他曾在工業學院(TI)修讀電子課程,然後在理工大學進修有關質量和可靠性(Quality and Reliability)的課程;日夜兼程的生活維持了足足11年。「我主要負責產品QC,偶爾還要搬搬貨,所以理解前線員工的工作情况。」Jimmy隨手撿起桌上的拍子簿,邊比劃邊解釋,「品質控制就是檢查橫線有沒有印歪,線圈是否處理好,會不會影響翻頁等」。慢慢地,他覺得重複機械的指引並不足夠,於是嘗試從顧客角度出發,思考怎樣改進檢測標準,從而提升產品質素;幸運地,他辦事認真的態度得到老闆的認同。

為更進一步,Jimmy還考取ISO (國際品質保證標準)認證的資格。1990年代,合規審計方興未艾,商界開始關注訂定行業法規的作用及重要性。他是首批取得主任評審員資格的香港人,順理成章成為開荒牛,自此,Jimmy過上「飛人」生活,來回奔走世界各地的工廠,忙得不可開交。

一帆風順中摔跤 重新思考個人職志

1995年,Jimmy得到老闆賞識,打本給他開設顧問公司,協助客戶推行優質管理服務。一類是檢視供應商的生產或服務流程,是否符合行業標準,達到顧客的需求;另一類是按公司的運作狀况,設身處地建議和擬定合適的流程規範,以提高生產力或服務效率,或避免觸犯法規。客戶來自各行各業,既有銀行,亦包括百貨公司和餅家。不同行業不同公司自有不同的工作文化,顧問公司需先深入了解客戶,投入大量的人力和時間,才能提供合適建議。

旁人看着錯綜複雜,不知從何理解的規章指引,在Jimmy手裏,就如砌模型,參考分析,拆解組合,研究怎樣上色擺設,使用什麼技巧和工具;過程帶來的滿足感和成就感,讓Jimmy投入其中,樂此不疲。「曾有一家日本公司需要申請TAPA(運輸資產保護協會)的FSR(Facility Security Requirements,設施安保標準)認證,以符合資格從香港空運一批CPU電腦零件,但不成功,於是找我們幫忙。」Jimmy解釋,認證資格不單是為了符合空運貨物的保安標準,也是眾多國際品牌考慮供應商的基本要求。CPU價格昂貴,生產商對貨運物流的要求嚴謹,一般物流公司難以勝任。「雖然我們之前沒有申請過,但憑藉過往經驗,為對方解決難題,取得認證!」

「香港的航空貨運業在國際間表現首屈一指,平均來說,在貨物吞吐量、運輸速度、貨物合併(consolidation)等範疇的水平甚高,吸引不少其他地區的業內人士專程來香港取經。」Jimmy認真的道。2001年,美國發生911恐怖襲擊事件,航空安全一下子成為人人熱切關注的課題。憑其背景和專長,時勢造英雄,航空貨運業遂成為他公司其中一個主要服務範疇,闢出一處商業藍海。

事業看似一帆風順,Jimmy卻在2008年摔了大跤,險些破產收場。「原因之一是公司擴張速度太快,當時辦事處設置在香港甲級商廈,也在上海和新加坡開設分公司,一闊三大。」正當他決定結束離場時,投資者反過來以一元出讓公司股份,還找來CFO幫他處理財務問題,結果,公司在3個月內轉虧為盈。「當時全公司上下僅餘我和一名年輕員工,還要削減業務範疇,只集中處理跟貨運安全相關的認證。」從低潮翻身,Jimmy重新思考個人職志,尋根究柢的好奇精神令他不甘於被動接收二手資訊,於是自費參加相關的國際會議,包括APEC(亞太經合組織)、WCO(世界海關組織)、ICAO(國際民用航空組織)、INTERPOL(國際刑警組織)等。起初,Jimmy並不知道具體有何得着,與會人士更屢屢誤會他是政府代表,經常詢問他香港的情况。

「有機會和業內人士交流,了解行業在世界各地的發展趨勢,何樂而不為?」擁有更清晰的視野,才有能力透視當下的格局。漸漸,他理清自己的發展方向——培訓好那名同步過冬的員工接手公司運作,自己則負責往外跑,開拓關係,吸收市場資訊,還自發地做research,仔細研究國際間現行的報關制度法規。早在2002年,他和一群供應鏈安全、信息管理的同行,成立「供應鏈保安協會」,藉此推動行業發展。

現時,每日有大票的貨物路經香港,透過物流公司運往世界各處,進行再加工或銷售。「從何了解供應商或承運方的背景?怎樣有效追蹤貨物來源?」Jimmy問。「市場一定存在壞分子,費盡心思逃避責任,找出他們談何容易。哪何不逆向思考,想辦法讓供應商自願當『好人』,建立一個白名單?行業存在對報關機制的訴求,那便提供途徑給他們證明自己合乎標準。」民航處推行的管制代理人制度(Regulated Agent Regime)及海關的認證經營者(Authorized Economic Operator),便是按照行業國際組織的框架和指標訂定的申報制度。

體現「香港仔」拼勁 推動物流業發展

近年Jimmy致力透過協會推動「航空運輸鋰電池認證」(Li-CAT),就是希望通過運送鋰電池的安全隱患,提升行業對貨運的安全意識和關注。「從商業角度而言,鼓勵供應商主動遵守規則,獲得認證資格,變相告訴別人,他們供應的是優質產品,更能爭取知名品牌的信任。」

Jimmy現為香港民航處和海關的課程講師,亦是恒生商學書院供應鏈管理的課程顧問。剛過去的7月,協會獲邀成為INTERPOL World(國際刑事警察組織世界大會)的支持機構,他亦遠赴比利時布魯塞爾,在世界海關組織總部分享這些年的研究經驗。自言是「香港仔」的Jimmy,相當體現香港人特有的拼勁和靈活多變。「講求誠信效率,尊重制度是一種做人做事的專業精神。」他希望能增強自己的能力保衛這片土生土長的地方。

不變的是,Jimmy依然維持少年時代儲物蒐集的愛好,「現在我喜歡投資蒐集錄像短片,特別支持本土藝術家的作品」。喜歡看紀錄片,亦是各大藝術展覽的常客。「我計算過,若每年設定預算購買10套短片,10年後也有百套作品收藏。當中或許有的藝術家會脫穎而出,那我的收藏便會升值;即使當中無一成名,自己也擁有一個年代的紀錄。我很享受以買家身分和藝術家交流。」他說將來一定會重掌攝錄機,甚至想過舉辦比賽,讓學生拍攝心目中的《隱形俠大戰空氣怪》,或者製作相關周邊模型。「即使想想也覺得很過癮!」年近半百一張孩子臉的他,依然主意多多,不失其赤子之心,但已更有能力,發揮影響,實現自己的理想。

■Profile

彭偉樂 Jimmy Pang

六十後,「供應鏈保安協會」創辦人及發展副總裁,並開設顧問公司,具備ISO主任評審員資格。曾在電子廠負責QC工作9年,現時致力推動貨運物流行業發展,提高業內人士對供應鏈安全的關注。

文﹕陳芷寧

圖﹕黃志東、受訪者提供

編輯/梁小玲

美術/明報美術

電郵/lifestyle@mingpao.com

STEM教育重振本地玩具業

 

建築測量師 「診症」防失修

建築測量師謝志堅(Kenny)

【明報專訊】謝志堅(Kenny)1994年於香港理工學院(現為香港理工大學)畢業後入行,主修建築測量的他當初是因為看好香港樓市的發展前景,認為市場對建築測量師的需求會愈來愈大。現時樓市發展雖未如他入行時蓬勃,但公眾對於樓宇安全日漸重視,需要更多建築測量師做相關工作,故他也鼓勵新人入行。

建築測量師屬專業資格,但並非大眾所想像的「office工」,他們需要進入地盤工作,實地勘察和量度建築物的數據。

找出「病症」 提「手術建議」

身為「樓宇醫生」,Kenny的工作主要是為建築物「診斷病症」。他最近參與了觀塘一棟樓齡逾50年工廈的重建計劃,「樓宇靠近觀塘海濱,濕氣令樓宇出現滲水、承重牆不穩等問題」。找到「病症」後,他需要提出「手術建議」,例如哪樓層哪幅牆壁需要加固,並建議維修方法。

除要與建築商、政府部門開會,測量師行的測量師也會在內部會議討論各自負責的項目,集思廣益。

完成前期的勘測,建築測量師需擔當項目經理的角色,跟進維修工程的同時,Kenny也需協調建築商、設計師的要求,「例如是次項目的設計師是荷蘭人,對方的設計方案很好,但未必符合香港法例,我就要跟他協調。尤其(設計師)人不在香港,我要遷就時差,可能半夜都要開住電腦,跟對方開會」。另一個難處是在建築商的投資額內,把設計圖則修改成合乎各個部門的條例,例如規劃署《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》列明,樓宇需按單位數量比例,設一定數量的泊車位,以符合運輸署的標準。Kenny曾為一棟工業舊樓的活化工程擔任項目經理,他指在規劃時,本來需要多撥一層作為停車場,以符合泊車位數量的標準,他卻想到借用雙層牀的原理,在原來的停車場加設「層架」,作為泊車位置。

無論是事前勘測,還是跟進施工進度,只要進入地盤,測量師就需戴上頭盔等安全設備。

檢驗舊樓 疑屍水滴頭

「進入舊樓檢驗,我們都會很謹慎,不是迷信,首先雜物很多,第二是會有蝨,所以一定會戴手套、口罩。這行也有辛酸的,工作上會有令人厭惡的部分。」談到最深刻的驗樓經歷,Kenny思考了好一陣子,說:「希望不會(令大家覺得)太恐怖……有次一棟舊樓被『強制拍賣』,我跟幾名同事前往檢查這些單位的結構。行經一個位置,有很多水滴下來,當時猜想是水管滲漏,沒有太為意,其後才發現其中一個單位有具死去多時的屍體,我對照位置,當時『水滴』應該就是來個自那單位的……而且有不少(疑似是屍水的)『水』滴到我們頭上。」

是次經歷有驚無險,相對住宅單位,Kenny認為檢驗商業建築物才是大挑戰,「例如前段時間,某基金會買下十多個商場,要做『盡職審查』(即投資者落實交易前,對投資目標或相關事項做資料分析),我被委託前往(所有商場)檢查有否僭建或結構問題,並估算維修所需費用等」。他說,住宅單位跟商場需要檢驗的項目類近,但由於當中涉及的交易額動輒達幾十億元,他與同事的責任和壓力很大,「加上對方給予的時間不太寬裕,最終20多人用了兩星期完成十多個商場的檢驗」。

建築測量師≠驗樓師

現時不少公證行或物業檢驗公司皆有提供驗樓服務,衍生出「驗樓師」職位,對此Kenny有所保留,「測量師資格是經過認證的,是專業人士。坊間有不少人讀完一些短期課程就去驗樓,我對他們的專業(資格)有點質疑」。

他補充,「驗樓」只是建築測量師的工作之一,他們涉獵範疇廣,除具備建築測量的專業知識,也擅長項目管理,「對新一代入行的建築測量師來說,他們的挑戰是競爭愈來愈大,就像是記者你之前提到的(驗樓師等職業),所以要(以專業資格)證明自己是專業可靠,也要掌握不同方面的知識」。以Kenny為例,他既屬「建築測量組」,同時是「規劃及發展組」和「物業設施管理組」的註冊資深測量師。

競爭變得激烈,但行業前景仍算明朗,原因是政府與公眾對樓宇安全的重視提升。Kenny認為政府於2012年實施的「強制驗樓計劃」推動了行業發展,「當然我更希望大家在買賣二手樓宇前,有找專業人士驗樓的意識,這也是對自己的保障,否則你在不知情下買了棟有違法僭建的單位,會招來損失。這點在外國很普遍,但在香港則較少(人會這樣做)」。

■測量師分6範疇

Kenny指測量師經過專業認可,其中可按專業範疇細分為6個組別:

1.建築測量組

於土地收購、發展(即建築)階段扮演項目經理的角色,跟進施工過程;建築物竣工後,提供樓宇缺陷檢驗及診斷工作,包括單位的「驗樓」工序

2.產業測量組

工作涉及產業規劃、發展、用途、管理,以至土地及樓宇估價,亦負責物業管理的租務行政工作

3.土地測量組

主要參與各類土木工程、土地發展項目,包括建屋、修路、築橋、開鑿運河和引水道、劃定地界、利用測量結果準備藍圖及管理土地等

4.規劃及發展組

為公私營機構做地盤調查、物業估價及建議獲得土地的策略,亦會為發展項目分析現金流動、回報估算等

5.物業設施管理組

建築物竣工後,負責策略設施規劃、資產管理、營運及維修、物業管理等

6.工料測量組

為工程開支提出初步預算、招標、合約諮詢、成本控制及財務管理等

資料來源:香港測量師學會網站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6期](2019年5月7日)

驗樓3準則 安全「實用」美觀

【明報專訊】一個住宅單位完整的驗樓工序,可分為檢驗大門、廳及走廊、露台、廚房、工作平台、睡房、廁所7個大項目,其中再細分為不同的小項目,例如建築測量師需要檢查大門的門框、門板、門鉸等細項,部分細項更多達20多個;測量師亦需要記錄設施的狀况,如門框有否安裝妥當、崩爛、傾斜、色差等問題。Kenny說:「通常由兩名測量師為一組,如果是面積四百至五百平方呎的單位,一個上午就可以完成3間(的驗樓工序)。」

■驗樓工具(圖)﹕

針對住宅單位的不同位置,建築測量師驗樓時會用各式各樣的工具,來看看其中的用途吧!

「在建築商正式出售單位前,會找我們(建築測量師)到單位做一次檢測工作,確保沒有問題才會交給業主。」Kenny說驗樓有3個準則:安全性、實用性、美觀性——「安全性」是指樓宇的結構,如建築測量師會檢查承重牆等是否安全,這也是驗樓程序中最重要的部分,測量師會用工具敲打牆壁,聽聽有否空心、較薄弱的位置;「實用性」主要與單位的排水管道運作有關,「我會把全屋的水龍頭全部擰開,看看水管去水是否順暢。如果(去水位)設在地上,就會往地上倒水,看看地面的傾斜度是否足以令水流進去水位」;「美觀性」則相對次要,問題也多數是地板瓷磚有刮痕。Kenny形容建築測量師的責任是找出問題,交由建築商改進,之後他們要翻驗,確認建築商完成修葺工作。

若有意成為「註冊專業測量師」,須向測量師註冊管理局提出申請。Kenny稱,有意入行者取得測量學相關的大學學位*,向香港測量師學會申請成為見習測量師後,須接受最少24個月在職訓練,並須通過專業評核試,「評核試包括筆試和面試兩部分,得知試題後會有3日時間準備,在約25分鐘內向4名考核官報告規劃建議。難度不會太高,始終是初入行,不會要求考生毫無錯漏,但要展示你對行業的基本認識。之後的面試其中一部分則是考核你作為專業人士的操守,例如問若你與負責的個案有利益衝突時會如何處理?」

通過專業評核試就能成為「專業會員」。成為「專業會員」至少7年並在專業範疇內取得獲認受的成就,可申請成為「資深專業會員」。註冊專業測量師名單,可於測量師註冊管理局網頁查詢。

* 副學位或文憑畢業生亦可申請成為見習測量師,但培訓要求及時間與學位持有者或有不同

職業技能值
個人裝備圖
晉升階梯及薪酬

資料來源:香港測量師學會網頁、《測量師註冊條例》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6期](2019年5月7日)

創意要拿揑 噱頭忌過火

攝影記者請二人擺出嚴肅討論的樣子,但她們只堅持了幾秒就「破功」大笑。Kathy(左)指平日工作養成了微笑的習慣,盼予人親切感。

【明報專訊】「如果從事市場推廣,我的業績可能會以產品的銷量來量化,但衡量公關顧問的業績,就會以替客戶爭取到多少media coverage(媒體報道)衡量。」陳詠欣(Kelly)這樣形容公關顧問(public relations,簡稱PR)與市場推廣(marketing)的分別。林慧怡(Kathy)補充:「有些企業未必那麼重視PR的工作,把兩者的職能混合在同一個部門,所以有些PR要兼顧市場部的工作。」

愛玩愛文字 記者轉公關

Kathy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,曾任報章、雜誌記者,1990年代末有感大眾對文字的重視程度下降,於是轉投公關行業,一做便是20年。「我本身是個喜歡『玩』的人,也喜歡文字。PR是可讓我發揮創意,又可運用到文字的工作。」PR年資較淺的Kelly,也有五六年做PR的經驗。在香港科技大學念市場學的她,畢業後先任職市場推廣,「我在出版社市場部工作時,是Kathy的下屬,覺得跟她很『夾』。後來Kathy離職,成立了現在的公司,兩三年後我想轉換工作環境,便加入其公司」。

現時公司客戶主要來自餐飲業、嬰兒用品服務、初創企業及非牟利機構,她們表示,初創企業雖未必有資金舉辦大型活動,但較願意接納新穎的宣傳方式,傳統企業或非牟利機構則較重視品牌形象,宣傳策略會較「穩陣」。

由事前與記者溝通,到活動當日招待記者,都是Kelly(左一)需要負責的工作。

「市場推廣」策劃 公關執行方案

坊間時會混淆PR與marketing的角色,Kathy解釋:「PR工作分兩類,一類是獨立的agency(代理)形式,職能很明確,幫客戶聯絡傳媒(採訪),達至宣傳效果。另一種是in-house(公司內部)的PR部門,直接隸屬某間企業,部分老闆認為PR跟marketing分別不大,就把PR的工作交予市場部負責,有些老闆則很重視PR,會另設獨立PR部門。」

Kelly(台上左)認為在PR公司工作,能接觸不同類型的企業,較以前在出版社市場部任職更具挑戰。圖為她為商場活動擔任主持。

Kelly認為,marketing與PR最大的分別,在於前者多策劃整體品牌的推廣方案,後者則負責執行方案。她以現時的PR工作為例,公司與客戶有兩種合作模式,一類是跟傳媒機構聯絡、發新聞稿邀請記者採訪特定活動,例如比賽頒獎禮、商場節日活動宣傳等,以報道的數量及篇幅衡量工作成果,「另一類是長期合作,我要為客戶策劃活動,性質與市場推廣接近,但我需要一併兼顧執行活動細節、聯絡傳媒的工作」。

Kathy回想最深刻的一次活動策劃,是20年前為某非牟利機構籌辦「單手日」籌款活動,「形式有點像『百萬行』,我們邀請不同的中小學參與,當天參與活動的學生其中一隻手會綁上紅繩,這隻手就整天不能動。學生事前要找親友捐款贊助,款項會捐給該非牟利機構」。她說活動反應不錯,尤其當時香港未盛行舉辦此類活動,她與非牟利機構都很滿意成果。又如Kelly最近籌辦了兒童版「密室逃脫」活動,「恰好有兩名客戶,一個是經營『密室逃脫』遊戲的公司,另一個是經營playgroup的學前教育機構。我想到讓兩間機構合作,設置適合小孩的『密室逃脫』,佈景氣氛不那麼恐怖,主力訓練他們的邏輯思維、記憶能力等」。她表示,參與的小孩和家長都認為活動具趣味和意義。

工時不定 創意文筆少不得
跟一般上班族一樣,Kelly逢星期一至五上班,朝九晚六,「當然這是『正式』的上班時間,實質卻非如此。PR與傳媒接觸頻繁,記者的工作時間不定,如你(指記者)突然晚上有事向我查詢,或者是客戶找我,都要即時處理」。替客戶辦宣傳活動或安排訪問,她也要「跟足全程」,經常需外出工作,「大概有六成時間在外工作,只有四成時間會留在辦公室,有時也需到內地工作,可能是客戶與內地的公司有合作,要出席當地的活動。我雖然不用籌辦活動,但需要陪同客戶出席」。

Kelly提醒,PR需替客戶撰寫新聞稿,要寫得吸引又不失體統,很考驗文字功力,有意投身行業者要具備良好的中、英文能力,「(發放)新聞稿通常是宣傳項目的最後一步,如果整個活動的意念是有趣的,就毋須太擔心新聞稿吸引力不足。我有個小技巧,就是從標題着手,站在對方(傳媒)的角度,突出關鍵字眼。即使同一份報章,財經版和副刊版感興趣的角度都不同」。

除了語文能力,PR亦需要具備創意思維,但過往發生的一些「公關災難」,部分卻是因太講求噱頭而起。「PR的責任是要看到客戶看不到的『死位』。」Kelly解釋,所謂的「死位」可能是出於對市場了解不足,誤判公眾反應,故PR也要擔當「提醒者」的角色。

職業技能值
個人裝備圖
晉升階梯及薪酬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5期](2019年4月30日)

道具工作刻苦 有人一天劈炮

Nicole製作道具乾屍前在網上參考了不少類似的圖片,加上製作時她與道具乾屍長時間「近距離接觸」,即使抱起頗為逼真的乾屍,她依然神態自若。

【明報專訊】梁嘉穎(Nicole)抱在手上的,是她花了一個月做的道具乾屍,「我還未知道會在哪齣戲用到,只是自己貪好玩做的,現在的進度大概完成了一半左右,還要執整細節和顏色」。道具乾屍的骨架由醫療教學用的骨架製成,「肉身」由海綿組成,皮膚則是乳膠。道具乾屍放置在片場的角落,確保不會被人碰壞,Nicole笑指自己花費不少心血製作,就像是「自己粒仔」。

圖中的「碎玻璃」看起來尖銳無比,Nicole指其實她是以一種名為「EVA」的軟身物料製成,觸感柔軟,並不刺手。

電影道具 有「真」有「假」

電影道具分兩種,一種是製作椅桌等真實可用的道具,Nicole則屬於「特別道具組」,即是仿製「假道具」。「你在電影裏看到的槍械、用來敲打人的玻璃樽、磚牆等,都是用塑膠類物料仿製。」玻璃樽可隨處找到,為何道具師要仿製「假道具」?她解釋,玻璃樽等道具較常用於動作片,演員通常會用來「襲擊」他人,在鏡頭前呈現碎裂的效果,自然需以安全的物料仿製。至於槍械、斧頭、刀劍等武器,市面雖不乏仿製品,卻未必符合電影拍攝的要求。「例如你買一把仿真氣槍,仍有一定重量,拍攝期間(演員使用)容易造成損傷。如果用玩具斧頭、刀劍,像真度又不夠高。」Nicole仿製的道具武器多採用矽膠製作,既輕盈且質地較軟,能輕易按壓,再噴漆上色,道具便幾可亂真。

freelance接工作 OT等閒事

Nicole 2016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的舞台及製作藝術(精研職業訓練)證書課程,主修「道具製作/繪景」。課程所學知識與工作並非直接相關,但舞台及電影道具的製作技巧可互通,她說:「舞台道具較着重呈現的效果,(製作風格)較戲劇化,電影道具則要求細緻逼真。不過對物料的認識、製作技巧都是相通的。」Nicole透過朋友介紹入行,以「自由身」(freelance)方式工作,與「偉勁制作」合作數次後就轉為長期合作。業內的道具師基本上皆以「自由身」模式接洽工作,即電影公司把製作項目委託給道具製作公司,公司就找來Nicole等道具師工作,參與與否則由道具師自行決定。截至訪問當天,Nicole已連續工作一個多月,沒有放過假,為即將開鏡的《使徒行者3》製作道具。每天雖有所謂固定的上班時間,返「朝九」放「晚六」,但她為了趕及在限期前完成工作,有時加班兩三小時也是等閒事,「我由年初三(2月7日)一直開工到今日,你(記者)問我連續返成個月工會否很辛苦,但完成一個項目後,我又會放一個多月假去旅行。有人覺得(這種工作模式)很辛苦,有人卻會羡慕我可以自由安排工作和休息時間,都是『兩睇』,我是享受其中的」。

警匪片中不時看到主角手持槍械與敵人駁火,事實上,演員拿着的只是仿製道具槍,外表逼真但內部只填有矽膠,無任何機關,十分輕盈,這樣主角才能一邊單手持槍,一邊表現出輕描淡寫的瀟灑模樣。

負責前期製作 毋須參與拍攝

在整個電影製作流程中,道具師負責前期製作部分,導演、編劇等會跟道具製作公司溝通,再由公司指派任務予道具師。Nicole說,道具師會大概知道要製作多少款道具、數量等,「像是槍械、刀等武器倒是可以在不同電影中重用,因為常見型號、款式來來去去都是那幾種。即使是仿製玻璃樽,數量用一次少一次,(上一齣電影)也可能有用剩的。反而場景佈置要花時間(重新製作),因為每齣戲都不同」。Nicole的團隊於清水灣電影製片廠設有倉庫,存放了製作道具的原料和工具,但道具師其實無固定工作地點,就像訪問當日,她正身處位於元朗八鄉錦田公路的嘉龍片場,「視乎電影公司選擇哪個片場,我們就在該片場開工」。完成前期工作,Nicole就功成身退,毋須參與拍攝,「不會出現拍攝中途導演突然改劇本或想用別的道具,然後吩咐我們(道具師)去做。時間和資金有限,導演也只能盡量運用現有的材料,反而有可能是事前的製作趕不及完工,就需要一邊拍,一邊製作道具」。

CG難取代 行業缺新人

Nicole形容道具師「行頭好窄」,參與香港電影道具製作的多是同一群道具師,儘管電影CG技術愈來愈普及,但在成本和拍攝效果上,依然未能取替真實的道具,故行業對道具師仍有需求,現時不少製作公司亦在招聘新人。參考「偉勁制作」招聘電影道具及工程學徒的公告,對應徵者的學歷無特別要求,但指明須有責任感、刻苦,以及接受夜班或超時工作等。

「20公斤矽膠自己搬」

「唔好呀!唔好隨便叫人入行呀。」Nicole提醒,有意入行的同學要有心理準備,道具師工作較想像中艱辛,「像前幾天有個女生來應徵,上班才一天就捱不住,覺得太辛苦,但根本沒有讓她做什麼複雜的工序」。身為團隊唯一的女道具師,Nicole沒有被「憐香惜玉」,「工作的確需要體力,有時需要用到20公斤矽膠物料,都要自己搬。有些人或會幫你一把,但片場裏大家都不會當你是女生。甚至聽過一些質疑,覺得你是女生,一定做不長。片場工作要求快,壓力有時是來自電影公司,例如今天做的這個項目,(製作期)其實需要一年時間,但電影公司只給兩個多月。無辦法,還是要趕在限期前做好」。

近年香港電影較多以現代都市為故事背景,較少拍古裝、民國等時代的故事,Nicole以道具製作的角度解釋,「如果拍現代戲,製作道具時至少有『現成』的物件可以使用和參考。若電影背景在古代,一來所有道具得重新製作,二來仿製道具時也要時間查閱資料,成本太大了」。製作成本也局限了電影類型,「我最想參與科幻片的製作,像是荷李活電影《侏羅紀公園》,去做一隻恐龍(模型)出來,多有挑戰性呀!可惜香港近幾年仍是主要拍現實題材的電影,還是那個問題:成本」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3期](2019年4月2日)

撼磚牆不流血? 道具真相揭秘

【明報專訊】動作電影能夠吸引觀眾,或在於武打場面「拳拳到肉」。拍攝過程中當然不可能真的「動刀動槍」,要確保演員安全,又要在鏡頭前呈現逼真效果,有賴電影道具師的巧手及技術。Nicole就為大家逐一講解電影道具的製作心得!

磚頭

磚頭

Nicole即席示範製作「磚頭」,開始前要先搬走工作桌上的重物,記者打算幫她拿走木板,她立刻說:「不用了,我自己就可以。」之後又補充:「在片場工作(所有事)都是要『自己嚟』。」(見圖)

仿製磚頭由硬泡沫塑膠(hard foam)製成,Nicole把液態塑膠物料倒進木箱(圖),物料產生化學作用,大約4至5分鐘後便凝固。
Nicole拆開木箱時,神色凝重,她解釋因為倒物料時「重手咗」,擔心效果未如理想。
完成一塊塊「磚頭」後,Nicole還需要修整外形,確保每塊「磚頭」體積相若,再視乎劇本需要,把「磚頭」砌成「磚牆」。
玻璃樽

玻璃樽

芸芸道具中,仿製玻璃樽的消耗量最高,因為只能用一次,但製作極具難度。「玻璃樽」以糖膠製成,Nicole先把糖膠加熱成流質狀,再倒進預先做好的模具定形;其間她要轉動模具,讓糖膠冷卻成型。她形容最困難的部分,是要避免糖膠在冷卻過程中出現氣泡,「當然是有秘訣,但不會告訴你,我可是試了很久的!」因製作難度高,她指道具師每天大概只能做三至四個樽,有時一日可能一個都做不到。所以仿製玻璃樽的製作成本在於道具師的薪金,而非物料。拍照時Nicole指向記者拿在手上的仿製玻璃樽,「小心點,不要打碎,一個『玻璃樽』可是要幾百元的!」(圖)

武器

武器

道具武器較少損耗,大多可以重用。圖中道具皆以矽膠製成,切割出大概形狀後,便需要人手雕刻細節。Nicole認為最困難的是為道具上色,呈現像真的效果。中學時已經喜歡繪畫的Nicole,美術功底不俗,所以處理道具時較得心應手。(圖)

■晉升階梯及薪酬

Nicole指行內道具師多以「自由身」模式工作,與製作公司合作,故沒有所謂「晉升階梯」,倒是製作公司會有「道具領班」,負責統籌道具師的工作。「我初入行的薪酬日薪約500元,但很快就脫離了這個價位。不過這行並非年資愈高薪酬就愈高,還是要看工作能力。我曾見過一些例子,雖然年資不淺,但薪酬還是跟初入行時一樣。」

職業技能值
個人裝備圖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3期](2019年4月2日)

為男神設計時裝 中六生奪冠

【明報專訊】人稱「老佛爺」的著名設計師拉格菲爾德(Karl Lagerfeld)2月中病逝,其別樹一幟的時裝設計理念為人津津樂道。外國的時裝風氣興盛,香港時裝設計行業的現况又如何?新一代又為何有意投身其中?這些問題由職業訓練局香港知專設計學院(HKDI)時裝及形象設計學系講師潘慧儀及聖母玫瑰書院中六生黃楓雅解答。

家中開製衣廠 立志入行

家中開設製衣廠的黃楓雅,自小已立志成為時裝設計師,「可能受到家人影響,希望有天能創立自己的品牌,或者繼承他們(的事業)」。在高中有選修視覺藝術的黃楓雅,平日也會畫畫,嘗試設計服裝,卻較少像比賽提交的作品般,每個設計細節都詳細思考。她早前參加The Woolmark Company「Wool4School香港2018學生設計比賽」,憑男裝設計獲得高級組冠軍,得獎作品的設計意念,源於想為自己很欣賞的內地男演員劉昊然「度身」設計演出服裝,「當然我無辦法親身量度他的(身材)真實尺寸,不過都有盡量找他的身高資料,希望(衣服)真的是可以『著上身』」。

黃楓雅為是次比賽提交的設計圖以電腦繪製,並在圖中仔細列明整套服裝的設計細節,包括採用的物料、有何好處、意念來源等。

黃楓雅說,她是抱着「試試看」的心態參賽,想知道自己的作品能否得到認可和評價。得獎設計是她的第三稿,「我特別喜歡不對稱的設計風格,但想着要參加比賽,(設計)還是不宜太天馬行空,一開始的設計較為『正路』。可是一直修改都不滿意,於是決定『豁出去』,做自己喜歡的風格」。黃楓雅最後的定稿運用了具不同功能的羊毛物料,細節的創意贏得評判讚賞。不過,設計演出服裝並非黃楓雅的未來發展路向,「還是想設計日常穿著的服裝,穿了可以在街上走的,男裝女裝都感興趣」。

黃楓雅的作品被製作成實物,看見自己的「心血」成真,她感到很驚喜。

評判:意念獨特 製作性可穿性高

為了成為時裝設計師,黃楓雅早有準備,閒時會繪畫設計圖;平日逛街也會留意其他品牌的服裝,既是偷師,也在訓練自己的創意思維,「如果換成自己,又會怎樣設計?能不能(設計得)更好?」獲得與時裝設計相關的獎項,給予她很大的鼓勵。有多年時裝設計經驗的潘慧儀是該比賽的評判之一,她認為黃楓雅的作品意念獨特,顏色層次及組合營造出「不對稱」的效果,卻不會顯得突兀。「就中學的程度而言,黃楓雅的設計十分突出,不單有自己特別的想法,製作性和可穿性都很高。」她重看黃楓雅的設計圖,突然驚訝道:「原來模特兒是男生來的!」之後她解釋,黃楓雅的作品獲獎後製成實物,並由真人模特兒穿上、拍攝造型相片,而相中所見模特兒的樣貌較中性,令她一直以為作品是女裝,「不過現在時裝設計的趨勢,也傾向不那麼『男女分明』。其實除了成人,童裝設計也很有市場,近年就特別流行父子或母女裝」。

潘慧儀看好香港時裝設計行業的發展,她鼓勵如黃楓雅般的新一代設計師,在科技幫助下不妨作出更大膽創新的嘗試。

◆知專講師:港時裝業非式微

網絡助長見識 科技拓闊空間

潘慧儀曾在著名時裝品牌「巴黎世家」(BALENCIAGA)任職時裝設計師,約10年前轉投教育界,培訓年輕一代的時裝設計師。「新一代(讀設計的學生)與我們很不一樣,最主要是網絡發達,他們更容易接觸到時裝設計的資訊。而且科技進步後,許多當年我們不會想到的設計,他們會去試,因為科技令這些設計得以實行。如現在有種『膠水』是可以代替針線縫合衣服的,以往哪有這種技術?」潘慧儀特別提到,新一代時裝設計師環保意識較強,在設計選料上希望帶出環保的信息。「我接觸的學生大多有良好的表達能力,因為香港學生從中小學起就接受presentation(口頭匯報)的訓練。這是優點,不過缺點是他們有時會自信不足。」她笑稱,自己常常會跟學生就作品爭論,「我通常都鼓勵學生要放膽,對自己的作品要有足夠信心。例如我質疑你的作品『可行性』不足,未必能變成實物,但你若堅持(設計)無問題,不如就真的做出實物,證明給我看(是可以的)」。

時裝公司北上設廠 設計部門仍留港

「許多人都認為,香港的時裝行業於1990年代後開始式微。實情並非這樣,反而因為時裝工業在香港的歷史源遠流長,實力雄厚,而且各間公司十分團結,也致力培訓人才。」潘慧儀補充,雖然許多時裝公司皆北上設廠,但其設計部門仍留守香港,行業在本地的發展前景不俗,內地的時裝品牌也樂於聘請香港的設計師,優勢是靈活度較高。她又以過往的學生為例,指出近年時裝設計師的出路主要分兩類:「一類是進大企業,另一類是開設自家品牌,借網絡平台去銷售,反而香港較少中型的時裝公司。」回看自己任職時裝設計師的日子,潘慧儀認為這職業能給予人滿足感,當然亦有其限制,「因為時裝設計師不是藝術家,除了要有自己的想法,也要顧及市場趨勢」。她最後鼓勵黃楓雅及其他有意投身時裝設計的學生,要成為時裝設計師,作品的美感和設計意念固然十分重要,同時要保持認真、願意學習的態度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2期](2019年3月26日)

優勝特質:貪玩「坐不定」

【明報專訊】「這就是我心目中時裝設計師的模樣!」被問到對潘慧儀的第一印象,黃楓雅說:「特別喜歡她的外套,很有型!」黃楓雅對時裝設計行業充滿想像,但實際認識不多,她除了分享自己的設計意念,也向「前輩」潘慧儀發問偷師,一窺時裝設計行業的真面目。

黃:黃楓雅、潘:潘慧儀

1/黃:想做時裝設計師,一定要讀相關課程嗎?

潘:我建議修讀相關課程,因為在學院中,你能學會一些理論和技能,可以裝備自己。你剛才(拍照時)問到課程內容會否「離地」,擔心教授的知識無法應用在工作上,或者有許多職場上的實際運作,無法在課程學到。其實你毋須太擔心,至少在設計這方面,修讀相關課程能培養你的美感與觸覺,對工作一定有幫助。即使你現在於中學接觸到的不同學科,也能訓練你的邏輯思維。設計師不能像藝術家那般「天馬行空」,我們要考慮市場,因此邏輯很重要。例如你念中國歷史,將來(設計的產品)想打入內地市場時,至少你了解這群人經歷過什麼、現在又在想些什麼。

2/黃:面試時需要注意什麼?

潘:你是指報讀設計課程的面試吧!最重要是對自己的作品有信心,記得要帶portfolio(作品集),向面試官介紹設計。另外,面試的衣著也很重要,切忌不修邊幅,尤其是報讀時裝設計課程,申請人的衣著也是面試(評分)的一部分。

3/黃:畢業生入行容易嗎?

潘:我自己在時裝設計學系教書多年,學生的出路都不錯。行業一直對人才有需求,也經常有不同的服裝品牌聯絡我,希望我推薦一些學生去做實習,擔任設計助理。很多時裝設計學系的畢業生會選擇創立個人品牌,或者先在大公司「浸」一段時間,累積經驗和人脈,再出來自己闖。

4/黃:進入大公司做時裝設計師,會有許多框架限制嗎?

潘:以我過去當時裝品牌設計師的經驗為例,公司會給予一些大方向,但還算有自己的發揮空間。當然我也曾遇過一些上司,他們覺得:「你為什麼要想這麼多新設計?用上一季的設計再做少少改動不就可以了?」有時只能遷就上司要求。香港的公司設計時會傾向參考歐美等外國地區的潮流,也就是「下一季興啲咩」。動手做設計前,全公司包括設計、市場策劃等不同部門的員工,會先開一次會議,確保大家都清楚未來公司產品的方向。以往我們做時裝設計,定稿後要交給製衣師傅縫出「樣衣」,再等兩三日完成「樣衣」,向上司或客戶推介自己的設計,對方有意見就要再修改,或需來來回回好幾次。現在新一代設計師有機器幫助,如3D打印等都很方便,省去等待師傅縫製樣衣的時間。

5/黃:要成為成功的時裝設計師,需具備什麼條件和特質?

潘:之前提到的美感、邏輯思維當然重要,但有一點特質較少被提及,就是「喜歡玩」。如果你的性格不喜歡「坐定定」,想到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風景,自然會有靈活的設計意念。很多人誤以為當設計師必定要「畫功」了得,其實不然,尤其現在這個年代有電腦軟件協助繪圖,設計師最需要的其實是表達能力,用圖像清晰呈現意念。

晉升階梯及薪酬
職業技能值
個人裝備圖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2期](2019年3月26日)

空勤主任 機師「第三隻眼」

【明報專訊】「空勤主任就像是機師的第三隻眼。」政府飛行服務隊三級空勤主任張子軒(Jove)這樣描述空勤主任與機師的關係。署理高級機師黃詠妍(Emily)也補充,因為飛行過程中機師視角有限,需要空勤主任輔助,在旁提醒障礙物的位置。自言曾多次「出生入死」的他們,分享飛行生涯中的高低起伏。

直面生死 出勤臨危不亂

一般而言,飛行服務隊出動的原因分為兩類,一類是預先知道時間、地點的任務,如運送地政總署、水務署的人員到偏僻山澗做工程,另一類是突發的救援行動,「市民其實無法直接向飛行服務隊求助,通常我們是收到警方或香港海上救援協調中心的通知,才會出動」。Jove最難忘的一次救援行動在2017年9月,那次他們接到協調中心的預警,指一艘漁船在海上發生火警,兩名漁民燒傷,他便與其他當值的救援人員準備出發。臨起飛前,他們又收到通知,得悉傷者原來有7名,要再調整裝備,「每次起飛前都要考慮距離、傷者數目,然後安排用什麼機型、入多少燃油、派出的救援人員和裝備數量等」。他回憶救援的場景:「當時我看見傷者全身熏黑,頭髮都(被火燒至)鬈起了,以為是外國漁民,便用英語跟他們溝通,豈料對方以普通話回答……他們燒傷的嚴重程度可想而知。」

平衡風險 救援要取捨

「傷者最後能否得救,我們並不知道,只能盡力去救。」飛行服務隊的救援行動經常面對「生」與「死」,Emily談起時不無感觸。Emily加入飛行服務隊初期,某次要跟隊員到石澳大浪灣搜索一名衝浪失蹤的男子,搜救是「成功」的,他們找到那名男子並將對方送院,但幾天後才得知該男子最終不治。而許多情况下,救援工作要取捨,她又舉一次驚險的救援經歷為例,「我們接到一宗求助,共有兩個人困在山谷,那裏樹木較多,(飛機)降落十分困難。當時其中一名傷者被困溪澗,已經不省人事,另一人則是清醒的」。最終他們只救走昏迷的傷者並即時將對方送院,「可能有人會質疑,為什麼不一併把我(指被困者)帶上機。其實我們不是放棄你,只是想將風險降到最低。如果你的處境相對安全,便會交由消防等地面部隊拯救。若硬要去救,一來會延誤機上傷者的治療,二來再次降落風險太大,最壞情况是連我們(救援人員)都會被困」。

快速游繩裝置﹕拯救行動中,飛行服務隊隊員有時需從機上游繩而下,故機上備有繩索,並由空勤主任擔任「絞車手」,操作繩索升降。

輪班工作 24小時候命

機師和空勤主任每周上班44小時,每周工作5天,需輪班工作,「我們分A、B、C三更,A更是早上7時至下午4時,B更是下午1時至晚上10時,C更由晚上10時至翌日早上7時」。所謂意外就是「意料之外」,隨時會發生,故飛行服務隊需要24小時候命;空勤主任則有「日夜之分」,Jove解釋:「在職級以外,空勤主任還會分為5個等級,由於晚間的搜救工作難度較大,只有三級或以上的空勤主任才能於夜間參與搜救。」而負責操作繩索、把搜救員送到地面的「絞車手」,需由四級或以上的空勤主任擔任,夜間行動的絞車手更要求達第五級。

訪問當天天氣、能見度較差,除了下雨還有霧,Emily和Jove卻常需在惡劣天氣下出動,「當然都要考慮實際環境,是否真的可以起飛,但有不少救援行動是在刮颱風等情况下進行的」。Emily笑着補充:「像是今天,如果有求救個案,我們也要立刻出動,可能做不成訪問了。」成為機師,她亦要學懂調整心態,「一開始心情會很緊張,因為會擔心救援行動能否成功,之後就學識不要想太多,專注駕駛更有助完成任務。反而如果是做非救援的任務,心情就會放鬆點,特別是回程途中,可以放心欣賞風景」。

空勤救援要膽大鎮定

「起初想成為機師,其實是受劇集《衝上雲霄》影響。」Emily大學畢業就投考政府飛行服務隊,獲取錄後曾到美國的航空學校接受為期14個月的培訓課程(培訓過程詳見頁4)。「政府飛行服務隊大概隔兩至三年才做招聘,我當年參加招聘時約有二三千人應徵,最後好像只有四至六人通過考核。女機師的比例更少,在我加入前更只有一名女機師。」

Jove的入行經歷更為「曲折」,他大學畢業後投身警隊,卻發現自己更喜歡參與能直接救人的工作,「其實我一直都想加入飛行服務隊,但一直不獲聘,前前後後花了7年時間,一共考了4次才成功」。

轉眼間,Jove已當空勤主任6年,Emily更已有十多年的飛行經驗,對救援工作深有體會。「這些年來的經驗告訴我,最重要是夠大膽,因為空勤主任的職責是給機師提供飛行方案。」Jove看了看身旁的Emily,笑着補充:「Emily的職級比我高,但我若發現她做錯決定,也會即刻糾正她。若我還在想『她是我上司,當眾說她做錯了,會否被記恨呢?』,稍一猶豫,整個機組都可能有危險。」而Emily認為,機師最重要是「心靈強大」,「機師要為機上所有情况負責,所以無論發生任何事都要保持鎮定,你一慌張,整架機(上的隊員)就會陷入險境」。Jove展示他和Emily身上的翼章:「機師制服上的翼章,中間有個螺旋槳的圖案,空勤主任制服上的翼章圖案則為指南針,分別代表了我們的職能——Emily負責掌控架機,我就擔當輔助機師的角色。」

訪問期間,Emily(右)和Jove(左)一直保持端正的坐姿。Jove指飛行服務隊屬紀律部隊,所以機師和空勤主任在入職前皆需要接受紀律訓練。

飛行服務隊屬紀律部隊

政府飛行服務隊前身為皇家香港輔助空軍,現為政府轄下其中一支紀律部隊,其中行動組專門負責搜索及救援、運送傷者、撲滅火警及支援警隊行動;他們也會到南中國海等參與搜救行動。飛行服務隊設機師、空勤主任、飛機工程師、飛機技術員4個職系,前線的救援行動主要由機師和空勤主任負責。救援行動中,機師專責駕駛飛機,空勤主任除輔助飛行工作,也擔任絞車手及直升機拯救員的崗位。

過關斬將 先聘後訓
政府飛行服務隊署理高級機師Emily、三級空勤主任Jove分別於2005年和2014年入行,要加入飛行服務隊不但要經歷重重關卡,儘管成功獲聘,還需完成訓練和考核。

機艙設備﹕Emily坐在直升機上機師的位置,解說不同按鈕的用途。每當有新的機型投入服務,機師都要熟習操作系統,避免真正行動時手忙腳亂。

機師:外地受訓14月 考牌須獨闖雲霄

成功獲聘後,飛行服務隊的見習機師繼而需接受訓練,例如Emily曾到外國的飛行學校接受14個月訓練,考取「商用飛行員執照」(Commercial Pilot’s License,簡稱CPL)。訓練課程分別在「地上」和「空中」進行,「地上」指基礎理論課程,包括飛機的操縱和運作原理;其後見習機師就可學習如何操縱直升機前後左右移動,她說:「這部分是最困難的,就像學習踏單車,很講究手眼甚至是全身的協調。駕駛直升機也需要氣力,尤其是把直升機停在半空,因為螺旋槳轉動時會產生反作用力,這時機師需要用力操縱控制桿穩定機身,否則機身就會(跟螺旋槳)反方向旋轉。」完成這些基本訓練,Emily最後要獨自飛行一次,成功才能畢業,回港後再考取「民營運輸機飛行員執照」(Airline Transport Pilot’s License,簡稱ATPL),方能成為正式機師。

機師座位後面是空勤主任的位置,一級空勤主任鄭家華(圖)介紹各種按鈕的用途。

空勤主任:留港實戰訓練 須懂醫療急救

空勤主任的訓練跟機師不同,如Jove獲聘後留港接受訓練,「空勤主任的職責之一,是為機師提供飛行方案,所以我們會接受實戰訓練,即由富經驗的機師配合完成飛行任務。初入行的空勤主任經驗淺,要選擇天氣好的日子才能做訓練,而且訓練用的飛機只有一架,訓練時間十分寶貴」。同時,空勤主任也要具備醫療知識和急救技巧。Emily和Jove都認為,有意入行者除要具備願意顧全大局的團隊精神外,也要有十分好的英語能力,「無論是機師跟控制塔(人員)溝通,還是執行任務時機組人員的交流,皆使用英語」。

飛行醫生:須學求生訓練

機師和空勤主任在前線執行救援任務,其實也有輔助隊伍成員在背後支援。輔助隊伍分為行政課、飛行醫療課和行動支援課和空勤人員課,其中飛行醫療課設「飛行醫生」崗位,成員皆為醫生、護士等醫療人員,他們利用公餘時間義務協助飛行服務隊出勤,治療傷者。現時逢周五至周一、公眾假期,會有一名醫生及一至三名護士在飛行服務隊總部候命。周志偉現為高級航空醫官,也多次隨隊出動,他指要成為「飛行醫生」不易,飛行醫療課不定期公開招募,面試入選者還要經歷為期3天的入職訓練和選拔,學習直升機相關知識和醫療、求生等訓練。

機師技能值
機師晉升階梯
空勤主任技能值
空勤主任晉升階梯
飛行服務隊入行裝備圖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1期](2019年3月19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