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具工作刻苦 有人一天劈炮

Nicole製作道具乾屍前在網上參考了不少類似的圖片,加上製作時她與道具乾屍長時間「近距離接觸」,即使抱起頗為逼真的乾屍,她依然神態自若。

【明報專訊】梁嘉穎(Nicole)抱在手上的,是她花了一個月做的道具乾屍,「我還未知道會在哪齣戲用到,只是自己貪好玩做的,現在的進度大概完成了一半左右,還要執整細節和顏色」。道具乾屍的骨架由醫療教學用的骨架製成,「肉身」由海綿組成,皮膚則是乳膠。道具乾屍放置在片場的角落,確保不會被人碰壞,Nicole笑指自己花費不少心血製作,就像是「自己粒仔」。

圖中的「碎玻璃」看起來尖銳無比,Nicole指其實她是以一種名為「EVA」的軟身物料製成,觸感柔軟,並不刺手。

電影道具 有「真」有「假」

電影道具分兩種,一種是製作椅桌等真實可用的道具,Nicole則屬於「特別道具組」,即是仿製「假道具」。「你在電影裏看到的槍械、用來敲打人的玻璃樽、磚牆等,都是用塑膠類物料仿製。」玻璃樽可隨處找到,為何道具師要仿製「假道具」?她解釋,玻璃樽等道具較常用於動作片,演員通常會用來「襲擊」他人,在鏡頭前呈現碎裂的效果,自然需以安全的物料仿製。至於槍械、斧頭、刀劍等武器,市面雖不乏仿製品,卻未必符合電影拍攝的要求。「例如你買一把仿真氣槍,仍有一定重量,拍攝期間(演員使用)容易造成損傷。如果用玩具斧頭、刀劍,像真度又不夠高。」Nicole仿製的道具武器多採用矽膠製作,既輕盈且質地較軟,能輕易按壓,再噴漆上色,道具便幾可亂真。

freelance接工作 OT等閒事

Nicole 2016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的舞台及製作藝術(精研職業訓練)證書課程,主修「道具製作/繪景」。課程所學知識與工作並非直接相關,但舞台及電影道具的製作技巧可互通,她說:「舞台道具較着重呈現的效果,(製作風格)較戲劇化,電影道具則要求細緻逼真。不過對物料的認識、製作技巧都是相通的。」Nicole透過朋友介紹入行,以「自由身」(freelance)方式工作,與「偉勁制作」合作數次後就轉為長期合作。業內的道具師基本上皆以「自由身」模式接洽工作,即電影公司把製作項目委託給道具製作公司,公司就找來Nicole等道具師工作,參與與否則由道具師自行決定。截至訪問當天,Nicole已連續工作一個多月,沒有放過假,為即將開鏡的《使徒行者3》製作道具。每天雖有所謂固定的上班時間,返「朝九」放「晚六」,但她為了趕及在限期前完成工作,有時加班兩三小時也是等閒事,「我由年初三(2月7日)一直開工到今日,你(記者)問我連續返成個月工會否很辛苦,但完成一個項目後,我又會放一個多月假去旅行。有人覺得(這種工作模式)很辛苦,有人卻會羡慕我可以自由安排工作和休息時間,都是『兩睇』,我是享受其中的」。

警匪片中不時看到主角手持槍械與敵人駁火,事實上,演員拿着的只是仿製道具槍,外表逼真但內部只填有矽膠,無任何機關,十分輕盈,這樣主角才能一邊單手持槍,一邊表現出輕描淡寫的瀟灑模樣。

負責前期製作 毋須參與拍攝

在整個電影製作流程中,道具師負責前期製作部分,導演、編劇等會跟道具製作公司溝通,再由公司指派任務予道具師。Nicole說,道具師會大概知道要製作多少款道具、數量等,「像是槍械、刀等武器倒是可以在不同電影中重用,因為常見型號、款式來來去去都是那幾種。即使是仿製玻璃樽,數量用一次少一次,(上一齣電影)也可能有用剩的。反而場景佈置要花時間(重新製作),因為每齣戲都不同」。Nicole的團隊於清水灣電影製片廠設有倉庫,存放了製作道具的原料和工具,但道具師其實無固定工作地點,就像訪問當日,她正身處位於元朗八鄉錦田公路的嘉龍片場,「視乎電影公司選擇哪個片場,我們就在該片場開工」。完成前期工作,Nicole就功成身退,毋須參與拍攝,「不會出現拍攝中途導演突然改劇本或想用別的道具,然後吩咐我們(道具師)去做。時間和資金有限,導演也只能盡量運用現有的材料,反而有可能是事前的製作趕不及完工,就需要一邊拍,一邊製作道具」。

CG難取代 行業缺新人

Nicole形容道具師「行頭好窄」,參與香港電影道具製作的多是同一群道具師,儘管電影CG技術愈來愈普及,但在成本和拍攝效果上,依然未能取替真實的道具,故行業對道具師仍有需求,現時不少製作公司亦在招聘新人。參考「偉勁制作」招聘電影道具及工程學徒的公告,對應徵者的學歷無特別要求,但指明須有責任感、刻苦,以及接受夜班或超時工作等。

「20公斤矽膠自己搬」

「唔好呀!唔好隨便叫人入行呀。」Nicole提醒,有意入行的同學要有心理準備,道具師工作較想像中艱辛,「像前幾天有個女生來應徵,上班才一天就捱不住,覺得太辛苦,但根本沒有讓她做什麼複雜的工序」。身為團隊唯一的女道具師,Nicole沒有被「憐香惜玉」,「工作的確需要體力,有時需要用到20公斤矽膠物料,都要自己搬。有些人或會幫你一把,但片場裏大家都不會當你是女生。甚至聽過一些質疑,覺得你是女生,一定做不長。片場工作要求快,壓力有時是來自電影公司,例如今天做的這個項目,(製作期)其實需要一年時間,但電影公司只給兩個多月。無辦法,還是要趕在限期前做好」。

近年香港電影較多以現代都市為故事背景,較少拍古裝、民國等時代的故事,Nicole以道具製作的角度解釋,「如果拍現代戲,製作道具時至少有『現成』的物件可以使用和參考。若電影背景在古代,一來所有道具得重新製作,二來仿製道具時也要時間查閱資料,成本太大了」。製作成本也局限了電影類型,「我最想參與科幻片的製作,像是荷李活電影《侏羅紀公園》,去做一隻恐龍(模型)出來,多有挑戰性呀!可惜香港近幾年仍是主要拍現實題材的電影,還是那個問題:成本」。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3期](2019年4月2日)

撼磚牆不流血? 道具真相揭秘

【明報專訊】動作電影能夠吸引觀眾,或在於武打場面「拳拳到肉」。拍攝過程中當然不可能真的「動刀動槍」,要確保演員安全,又要在鏡頭前呈現逼真效果,有賴電影道具師的巧手及技術。Nicole就為大家逐一講解電影道具的製作心得!

磚頭

磚頭

Nicole即席示範製作「磚頭」,開始前要先搬走工作桌上的重物,記者打算幫她拿走木板,她立刻說:「不用了,我自己就可以。」之後又補充:「在片場工作(所有事)都是要『自己嚟』。」(見圖)

仿製磚頭由硬泡沫塑膠(hard foam)製成,Nicole把液態塑膠物料倒進木箱(圖),物料產生化學作用,大約4至5分鐘後便凝固。
Nicole拆開木箱時,神色凝重,她解釋因為倒物料時「重手咗」,擔心效果未如理想。
完成一塊塊「磚頭」後,Nicole還需要修整外形,確保每塊「磚頭」體積相若,再視乎劇本需要,把「磚頭」砌成「磚牆」。
玻璃樽

玻璃樽

芸芸道具中,仿製玻璃樽的消耗量最高,因為只能用一次,但製作極具難度。「玻璃樽」以糖膠製成,Nicole先把糖膠加熱成流質狀,再倒進預先做好的模具定形;其間她要轉動模具,讓糖膠冷卻成型。她形容最困難的部分,是要避免糖膠在冷卻過程中出現氣泡,「當然是有秘訣,但不會告訴你,我可是試了很久的!」因製作難度高,她指道具師每天大概只能做三至四個樽,有時一日可能一個都做不到。所以仿製玻璃樽的製作成本在於道具師的薪金,而非物料。拍照時Nicole指向記者拿在手上的仿製玻璃樽,「小心點,不要打碎,一個『玻璃樽』可是要幾百元的!」(圖)

武器

武器

道具武器較少損耗,大多可以重用。圖中道具皆以矽膠製成,切割出大概形狀後,便需要人手雕刻細節。Nicole認為最困難的是為道具上色,呈現像真的效果。中學時已經喜歡繪畫的Nicole,美術功底不俗,所以處理道具時較得心應手。(圖)

■晉升階梯及薪酬

Nicole指行內道具師多以「自由身」模式工作,與製作公司合作,故沒有所謂「晉升階梯」,倒是製作公司會有「道具領班」,負責統籌道具師的工作。「我初入行的薪酬日薪約500元,但很快就脫離了這個價位。不過這行並非年資愈高薪酬就愈高,還是要看工作能力。我曾見過一些例子,雖然年資不淺,但薪酬還是跟初入行時一樣。」

職業技能值
個人裝備圖

文章刊於:[明路—生涯規劃 第53期](2019年4月2日)

YouTuber工作認真不輕易 笑波子用心娛樂觀眾

全職YouTuber李煒樂(笑波子)每天的工作是拍攝影片及進行後期 製作,並上載網絡與觀眾分享。
全職YouTuber李煒樂(笑波子)每天的工作是拍攝影片及進行後期製作,並上載網絡與觀眾分享。

YouTuber看似工作時間彈性、內容輕鬆,甚至擁有大量支持者,風光無限。事實上,YouTuber每天要絞盡腦汁構思題材內容、拍片及後期製作。上載片段後,更要忍受人們的惡意批評,跟半個藝人無異,他們所承受的壓力比一般人多。

全職YouTuber兼網絡紅人李煒樂(笑波子)也是其中一員,自製作「十四巴港女」的惡搞影片起,他的YouTube頻道訂閱人數從10萬增至20萬,愈來愈受更多人關注和支持;後更與VS MEDIA簽約,至今他的影片訂閱人數已接近60萬,是香港最多紛絲的YouTuber。不過,同時他亦被不少網民抨擊。面對批評,笑波子還是堅持拍攝影片繼續娛樂大眾,努力發展他的YouTuber事業。

上載生活影片 將興趣變成職業

笑波子的影片內容輕鬆有趣,例如他會拍攝自己在遊戲中闖關的經過(上)。而拍攝後,需經過後期製作工序(下)方可把影片上載至網絡。
笑波子的影片內容輕鬆有趣,例如他會拍攝自己在遊戲中闖關的經過。而拍攝後,需經過後期製作工序方可把影片上載至網絡。

作為YouTuber,笑波子希望為觀眾帶來歡笑,這也是他以「笑波子」為藝名的原因之一。起初他以拍攝生活分享片段為主,而上載影片並非為了名成利就,只是純粹希望娛樂別人。他稱呼支持自己的觀眾為「波友」,代表與之為朋友關係。每當他看到觀眾表示支持的留言,便會心生暖意,為他帶來滿足感。

久而久之,笑波子的影片頻道累積愈來愈多的觀眾,更為他帶來名氣,甚至開始有廣告收入,令這項興趣逐步變成職業。儘管其家人思想較開明,但當得知笑波子成為YouTuber時,認為這只是興趣。後來,笑波子憑上載影片獲得的收入給予家用,才令家人改觀、明白YouTuber是一種職業。現在,笑波子已成為全職YouTuber,每天均為拍攝影片埋頭苦幹。

公眾假期愈見忙碌 通宵達旦製影片

一般的上班族,大多都在周末和公眾假期休假歇息。笑波子則是與之相反,在這些日子更為忙碌。只因他為了觀眾在假期空閒時有所娛樂,會上載更多影片。現時,笑波子平均每天上載1 – 3段影片,從構思、拍攝、剪接和後期加工都是由他一手包辦,絕不假手於人,因此工作量頗大。他指出,拍攝一段影片平均需1 – 2 小時,然後花2 – 3小時進行後期製作。若希望有更佳效果,甚至要花近6小時進行後期製作,因此令他通宵達旦地工作,可謂年中無休。

笑波子拍攝的影片內容包括「淘寶開箱」、寵物、遊戲、旅遊、飲食等,多元化的主題配合搞笑風格,總能捕捉觀眾的「笑點」,使之開懷大笑。雖然工作忙碌,但他日常亦會抽空欣賞其他YouTube影片,以觀眾角度了解影片有趣之處,使他製作自己的影片時更得心應手。此外,他亦會跟其他包括海外的YouTuber合作,例如台灣「老皮」、「阿神」、內地「辦公室小野」等等,在香港亦曾與G.E.M.、鍾舒漫等歌手合作。除了多元化的題材,影片中加插的特效和音效也能增添趣味,而其實這些後製技術都是笑波子從網上自學得來。起初他只懂得基本的剪片技巧,但為了提升影片質素,便不斷學習相關技巧。

與媒體公司合作 把握每個工作機會

VS MEDIA 為笑波子處理行政及商業合作事宜,令他更能 把握每個工作機會。
VS MEDIA 為笑波子處理行政及商業合作事宜,令他更能把握每個工作機會。

YouTuber的收入來源是多方面的,如YouTube影片的點擊率分紅、承接推銷產品的商業廣告、出席活動或演出的收入等,所以有名的YouTuber收入相當豐厚。而隨著笑波子愈來愈多人認識,商業廣告或出席活動的機會也日益增多。網絡媒體VS MEDIA便找他簽約合作,擔當其經理人,代為處理行政工作及商議細節,使他能專注製作影片,把握每個機會。此外,公司更提供專業的拍攝器材、背景、洽談地點、甚至後期製作的協助等,提升其工作質素及效率。笑波子能善用公司的器材和場地,從第三者視覺進行拍攝,不再局限於前鏡頭,令影片更為多元化。

面對抨擊宜釋懷 支持者成為動力

YouTuber需面對網民的不同意見,有批評、也有支持。
YouTuber需面對網民的不同意見,有批評、也有支持。

除卻影片製作工序,作為專業及著名YouTuber的笑波子更要面對不少壓力。他憶述,在剛開始當YouTuber時,部分網民對他作猛烈抨擊、甚至作人身攻擊。他坦言起初會耿耿於懷,現在則學會樂觀面對。若網民的抨擊是關於拍攝影片的建議,他便會按其意見反思,提升影片質素;若是單純的人身攻擊,便不會多加理會。成名後的笑波子現時仍會面對網民批評,但批評以外,還有其他觀眾一直支持,這些支持便成為他拍攝的動力,使他繼續堅持YouTuber工作。

善用長處作賣點 讀書受益一輩子

笑波子認為,YouTuber應在拍攝影片時善用自己的長處,按自己的特質找到特色賣點和主題。他以自己為例,曾修讀土木工程的他,曾以解剖工程鞋作影片主題,當中運用了他的專業知識,加上題材特別,令影片變得更為有趣。而對有興趣加入YouTuber行列的同學,笑波子建議要先視之為興趣,累積一定的經驗與觀眾後,才考慮發展為事業。他又鼓勵同學先繼續升學,因為讀書所得的知識能終生受用,所以應該不斷自我增值。

文:黃詩雅 訪問場地提供:VS MEDIA

書本樣式

job05_A09_1

job05_A09_2

 

 

藝人經理人 鄧婉明的音樂路

鄧婉明(圖:蘇智鑫)
鄧婉明(圖:蘇智鑫)

【明報專訊】約訪問時知道唱片公司藝人經理鄧婉明的英文名字是Yomy,訪問那天,她遞上名片印着的卻是另一個名字——Beyond。Yomy是小時候媽媽給的,Beyond是小學時代改的。那時,樂隊Beyond剛開始走紅……對,今天官恩娜和組合Dear Jane的經理人鄧婉明,其時確是該樂隊的小粉絲,但這位在著名女校就讀的班長級人馬,當時改的新名字,原本只是一個為打破傳統校園生活悶局的小遊戲,並沒有想到將來會成為歌手經理人。

是這樣的。某天,鄧婉明跟同學不知怎的納悶起來,想搞搞新意思,同學就把她的英文名字倒轉來念。學生的無聊玩意,不僅為了過日辰,作為擁有百多年歷史教會學校的品學兼優學生,鄧婉明知道她必須規行矩步,但在骨子裏其實很喜歡求突破,嘗試新事物,在學校的氛圍下,她只好默默地把情緒壓抑着。

鄧婉明掛上臉書的照片,幾乎每張相片的頭髮顏色都不同。今天,鄧婉明在帽子下的頭髮是淡紫色的,在她工作的唱片公司辦公室餐廳,暢談着那些年,留着一頭烏亮長髮,在學校端正乖巧的女孩假日怎樣化身街童。「媽媽是家庭主婦,爸爸工作忙碌,周一至周末都要上班,早出晚歸,很少帶我們到外面玩。但我們的家族勝在孩子多,大家感情也好,每逢學校長假,我們就會一起玩,我是當中最年長的,會負責安排一整天的活動。某年中秋節,我帶頭到公園玩煲蠟,聽別人說向着蠟燭噴水會產生高溫水蒸氣。我們照着做,誰知引起了一個幾呎高的火球。幸好及時把火撲熄,沒有人受傷,但也難免被媽媽罵了一頓。」記者問:「幾乎成為你童年的污點?」她點頭笑起來。

喜歡唱廣東歌 K房成為紅館舞台

鄧婉明自小就有很強的表演慾,很喜歡唱歌跳舞娛樂大家,中學時代,卡拉ok盛行,K房就成為她的紅館舞台。「跟朋友去唱K,我會站出來又唱又跳。有一次,因為燈光太暗,我跳舞跳得太興奮,誤踩咪線扭傷了腿,要朋友送我到急症室。」

學校校風淳樸傳統,大部分同學的課餘活動不是音樂就是繪畫,但鄧婉明喜歡的音樂類型,在校內並不流行。「我很喜歡唱廣東歌,也有參加學校舉辦的歌唱比賽,但當時的同學都只選唱英文民歌……」她輕輕「噓」了一聲,「我是不會得獎的。」

跟1980年代不少香港家庭一樣,看電視是鄧家最主要的娛樂。鄧婉明說她向來只收看TVB,亞視的打麻將節目《開枱》是個例外。「這個節目很好看!那時我們有些功課需要小組合作,下課後到同學家一起做,有一次做到悶,同學建議不如小休片刻打打麻將。自此,我們就開始以打牌作娛樂。」

好玩歸好玩,同學由下午三時一直玩到晚上十時,鄧婉明永遠在六時就打道回家吃飯做功課溫習,從沒試圖越過她為自己設定的界線。「因為我知道只要做好學生的本分,日子就會好過。」學生的本分,自然是讀好書,而她當時希望將來會過的那種好日子,在電影《神行太保》中找到。劉德華在戲中飾演報館的突發新聞記者,是那種有本事在採訪新聞時爬到大廈外牆,營救危坐天台濫藥少女的英雄人物,「他真的很有型,我想將來當記者也不錯。」鄧婉明重演當年的一臉憧憬。

戲中劉德華演記者 選定報讀新聞系

鄧婉明高考成績優異,她決定按照原定計劃報讀中大的新聞與傳播學系。爸媽對於這個女兒向來很放心,由小學到中學都給予頗大的自由度,可是到報讀大學時,媽媽罕有地表達意見。「我和她在大牌檔吃東西,她忽然問:『你真的要讀新聞系?為何不考慮BBA?』」媽媽希望女兒將來生活安穩,女兒則始終選定了喜愛的科目。三年大學生活過得十分愉快,畢業後,她到電台當實習記者,因為發現某些在鏡頭前很友善的政客表裏不一,失望的新鮮人放棄了新聞工作者之路。

其實,對歌影視均有濃厚興趣的大學畢業生,最初是希望到電視台實習的,惟當時沒有空缺,電台的實習期滿後,鄧婉明寫信到電視台應徵,並獲取錄成為綜藝組的助理編導。「除了負責《勁歌金曲》,我也要兼顧其他音樂相關的節目,曾經做過張國榮和王傑兩個音樂特輯。」鄧婉明難忘和張國榮合作的一個片段。「劇情需要一本畫了畫的畫簿作為道具,我特地找朋友幫忙繪製。拍攝當天,『哥哥』問:『為什麼只得一本?應該要有兩本!』我那時才想到,女主角邱淑貞要在鏡頭前把畫簿撕破,如果只得一本,萬一鏡頭要重拍怎麼辦?」

抹一把汗的經歷,還有2000年香港小姐準決賽。「其中一個環節,佳麗會逐一出場,台上的視像屏幕會同步顯示該名佳麗的名字等資料,當時我要一個人操作四部分別儲存四位佳麗資料的播放裝置,而播放時間只有每位佳麗步出台前的10秒,如果其中一個人的資料延遲播放,之後的就全部出錯。幸好最後一切順利, 同事們都拍掌叫好。」

從小學會統籌活動 做PA最重要是細心

那時,鄧婉明聽說像她這樣,在公司做了兩年半至三年以上,又參與過較為大型的製作,就會很快獲晉升為導演。打工仔的好消息,對鄧婉明來說卻不然。「我是一個很有計劃的人,從小就學會統籌活動,小學時帶領小朋友去玩,會計劃好翌日從早到晚的行程。中學時在校內午膳,為了省時,負責買飯的我,會預早一天確定一起吃飯的同學選A餐、B餐還是C餐。做PA最重要是細心,有策劃及執行能力,我自問可以勝任,但做導演講求的是創作力,我覺得自己未必適合。再說,那段日子平均每個星期有兩天要開通宵,較輕鬆的日子,也要工作至凌晨,下班後我還會跟同事吃宵夜,回家睡一回又上班。做音樂特輯後期,試過有兩個星期每天下午二時工作至凌晨五、六時,剪片房的地上放滿能量飲品的空瓶罐,當時我因為年輕,不用依靠這些東西提神,但我不認為自己在三十歲之後仍有這種魄力。」鄧婉明決定辭去人生中第一份工,尋找新路向。

新一頁,充滿新鮮感,卻也風高浪急。鄧婉明任職唱片公司,負責到電視台做宣傳,公司在半年後突然倒閉,她轉投的另一家公司也在約兩年後易手。「老闆開設了新公司,保留原來的班底,可是資金不足,有超過一年時間,我是拿兼職的薪金做全職的工作,幸好老闆私下多給我幾千元作為補貼,也慶幸家庭負擔並不重。」

新公司有經營賭場及賭船,本來只負責唱片宣傳、替藝人斟洽工作的鄧婉明,漸漸也要兼顧那些事務。「我要撰寫小冊子、聯絡旅遊媒體採訪、統籌及製作賭船上的表演節目,寫rundown及主持稿……工作其實很簡單,我可以應付,但我在那個世界看見很糜爛的東西,不想在那種地方工作。」

她的那杯茶就是音樂

類似造型——鄧婉明和官恩娜(左)相識、合作多年,某天巧合地以類似造型出現。(圖:受訪者提供)
類似造型——鄧婉明和官恩娜(左)相識、合作多年,某天巧合地以類似造型出現。(圖:受訪者提供)

鄧婉明形容自己像一個水吧師傅,「識冲凍奶茶,但只想冲凍檸茶」,她的那杯茶就是音樂,擔任唱片公司的藝人經理多年,即使經歷行業在經營上的巨大變化,心內那團火並沒有熄滅。在眾多藝人中,合作時間最長的是官恩娜,在鄧婉明發給記者的照片中,其中一張是她和官恩娜的合照,兩個人巧合地穿上款式相似的上衣,彷彿心有靈犀。另一張是組合Dear Jane和她在今年叱咤頒獎禮上拍的,是夜組合連獲兩個大獎,他們以襯到絕的酷黑造型合照,一臉興奮。

「我很希望幫助歌手做好他們的音樂,有人問我這一行辛苦嗎?我答,是很辛苦的,因為工作時間浮動不定,工作時間長,試過一天走幾場騷。如果見到藝人沒有助手在旁,一個人提着幾袋衣物,我還會主動幫一把。朋友搞不清我的工作性質,或會以為我貪玩,想接近明星。對我來說,跟藝人合作,保持良好的伙伴關係最重要,透過工作上的溝通了解他們的想法,漸漸就會知道他們選擇工作的喜好和傾向,彼此不需要經常見面,完成工作後有空的話,則不妨一起吃頓飯,聊聊天。」

愛上Funky Dance——本來不喜愛做運動的鄧婉明,因為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跳舞,愛上Funky Dance。圖為她(右一)和好友一同上課。(圖:受訪者提供)
愛上Funky Dance——本來不喜愛做運動的鄧婉明,因為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跳舞,愛上Funky Dance。圖為她(右一)和好友一同上課。(圖:受訪者提供)

熱愛音樂的女子,在工作以外還會因為音樂的魔力,做她本來不願意的事。「我不喜歡一身汗味的感覺,偏偏又容易出汗,因此很少做運動。但近來在辦公室工作的時間較多,發覺自己的肚腩愈來愈大,想做運動,但做gym又很沉悶。朋友介紹我認識Funky Dance跟着音樂跳舞,和Spinning——在一個好像clubbing的環境下踏健身單車,正好適合喜歡和朋友吃飯聊天的我。」鄧婉明喜歡日本音樂,也喜歡日系的時裝和美食,經常到日本旅遊。她在自己的時尚網站博文中說過,每趟外遊前都會把頭髮染成新的顏色。這天見她的淡紫色頭髮不知是不是新染的,說不定很快又起行了。

■Profile

鄧婉明

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(現為新聞與傳播學院)畢業,第一份工作為TVB綜藝組助理編導,2001年加入華星唱片,負責安排歌手電視宣傳事宜,合作的歌手包括何韻詩、古天樂、歐倩怡等。2002年先後加入Star East Music、StarJ Amusement & Entertainment工作,除藝人宣傳及經理人工作外,亦負責賭場、賭船宣傳及活動籌劃。2007年底加入Boombeat Music,負責官恩娜宣傳及經理人工作。2012年加入華納唱片出任藝人經理至今,合作藝人包括官恩娜、連詩雅、Dear Jane及許廷鏗。

行業概況、晉升階梯及升學資訊

演藝娛樂(製作)

香港的演藝娛樂製作發展蓬勃,加上近年高清電視的發展及數碼製作的興起,令業界大放異彩。鑒於香港本土市場規模有限,整體來說,香港電影業主要依賴海外收益,其中以亞洲為最大的出口市場,尤其是中國。業界對幕後技術人員的需求甚殷,更積極培訓人才,促進影視、舞台及數碼媒體的多元化發展。

職能範疇

演藝娛樂製作人員需處理幕後的技術工作,範疇包括影視廣播、音樂錄製、舞台表演、主題樂園及數碼媒體等等,可從事編劇、監製、拍攝、燈光、音效、剪接等多項職位。

導演

是整個製作團隊之首,帶領着編劇、助理編導等,負責構思節目的內容,亦需在節目演出時指揮各崗位人員的工作,是團隊中的靈魂人物。因此,導演的入職要求較高,需就讀相關的影視或戲劇課程、具備較強的組織及溝通能力,以便安排製作中的大小事項。

攝影師、燈光師、收音師、剪接師、音效師及電腦特效師

學歷要求相對較低,但亦需接受相關的技術訓練。攝影師、燈光師及收音師負責於拍攝或演出時即場操作相關機件,以控制場內的畫面及聲音效果。剪接師、音效師及電腦特效人員則需於拍攝後對影片進行修飾。

製作團隊人員需刻苦耐勞,接受不定時及超時工作,兼備相關的技術知識。晉升機會則按個人能力、經驗及人際關係而定。

香港的電影及其他娛樂服務機構
2,335間
*截至2014年9月數據
聘用僱員
(包括導演、攝影師、剪接師、編劇等等)
16,349人
行內成功人士
導演:吳宇森、許鞍華、杜琪峰、王家衞
剪接師:張叔平、鄺志良
攝影師:杜可風、鮑德熹

晉升階梯及薪酬

job04_b02_path

升學培訓課程

有志從事演藝製作人士可修讀電視電影或多媒體創作課程。內容包括拍攝技巧、劇本編寫、視覺效果、剪接、音效處理及舞台製作等。(詳情請按以下連結)

Q&A

Q:我對演藝製作行業充滿興趣,但欠缺技術知識,不擅長器材操作,可從事甚麼職位呢?

A:在業界,製作人牽涉較少技術工作,多負責營運及資源管理等。製作人可由製作助理晉升,主要協調客戶及製作單位,同時監督製作過程,負責導演未能顧及的行政工作。製作人未必需要操作器材,但需擁有行業知識,以便統籌製作。

書本樣式

 

考試失敗 拍片動畫無前途? 8分會考生 靠創意出頭

求學時期「錯得起」——雖然Michael會考成績欠佳,但在入讀副學士課程後學習了編寫程式,對日後創業十分有用。
求學時期「錯得起」——雖然Michael會考成績欠佳,但在入讀副學士課程後學習了編寫程式,對日後創業十分有用。

人生是否只憑一次考試定生死呢?可能你會反駁﹕話是這樣說,但在這個年代,入不到大學就等於沒前途吖!數碼媒體工作室老闆張栢基(Michael)以會考只有8分的過來人經歷,告訴你,憑着對動畫和攝影的熱愛,他一樣找到自己獨有的成功方程式。

年僅30歲的Michael,創辦數碼媒體工作室AniMotion Studio,除了動畫廣告外,也製作商場互動裝置、博物館講解程式等,開業五年已經賺到七位數字。年紀輕輕就有一番事業,但回想求學階段,他由小到大都被標籤為「讀書不成」的類型,即使重讀中五,在末代會考都只能考獲8分。

自知升大學無望,唯有報讀副學士課程。受攝影師爸爸的影響,Michael小時候就對拍攝特別有興趣,選讀副學士時,看見有一科名為「新媒體」(New Media)的課程,覺得符合自己的喜好,沒多作考慮便報讀了,「跟很多中學田生一樣,對大專科目了解不多,看到科目簡介寫與『創意媒體』有關,以為是學攝影、動畫,開學後才知道是學編寫程式,一整天都對着電腦」。

商場內玩水上電單車——今個暑假,Michael善用電子技術,為商場製作夏日裝置,包括VR水上電單車以及特製鏡頭,攝錄孩子玩樂的情況,讓家長把片段帶回家留念。
商場內玩水上電單車——今個暑假,Michael善用電子技術,為商場製作夏日裝置,包括VR水上電單車以及特製鏡頭,攝錄孩子玩樂的情況,讓家長把片段帶回家留念。

課程內容跟想像中大大不同,幸好Michael有明確目標,才能積極地迎接挑戰,「我很有決心,想入香港城市大學的創意媒體學院,學習製作動畫和拍攝;加上讀副學士要花費不少金錢,又答應了父母要升大學,那時可說是沒有退路」。

相比起GPA(成績平均績點),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的收生準則,更重視學生的面試表現和portfolio,這對一向成績平平的Michael來說,無疑是個好消息。於是他主動參加很多拍片比賽,「當時我家住長洲,每天早上8點便坐船回校,放學後留在學校拍片、剪輯,晚上11點才坐船回家,暑假都回學校拍攝」。

放膽嘗試贏經驗

參加比賽多了,portfolio亦被塞得滿滿,他終於如願升上城大創意媒體學院,沒想到大學的生活卻叫他難以適應,「有時一日只上兩三小時課就放學,多了好多時間去玩,一時之間不懂得取平衡,大學一年級時成績非常差」。到了第二年,他才開始發現在大學裏,最重要的是自發學習,「之所以有這麼多自由時間,是因為不想我們死讀書、老師說什麼就背入腦,而是去找方法探索知識」。

所謂自發學習,不止包括讀書,更要放膽嘗試新事物。Michael形容,求學時期是「錯得起」的時間,年輕人正好用來汲取經驗,「好像我在大專院校搞科技展覽,就算不成功,最多下一年被人說『上屆搞得不是太好』,也沒多大的負面後果。但我跟同學卻試過落手落腳砌攤位,是相當寶貴的經歷」。他還要學習對外聯絡、宣傳、控制預算等,對日後創業都大有幫助。

work smart跳出框框

放眼世界——大學時期,Michael曾到世界各地觀摩,例如到法國參加動畫考察團,激發創意。
放眼世界——大學時期,Michael曾到世界各地觀摩,例如到法國參加動畫考察團,激發創意。

天生不是讀書料子,卻能闖出一片天,Michael為年輕人分享一個訣竅,「要『work smart』多於『work hard』,尤其是現在的社會講求創意,更要跳出框框思考」。正如以往商場佈置以靜態為主,Michael卻懂得寫程式和製作動畫,加入創新元素,在市場便愈來愈吃香。

那創意是如何培養出來的呢?關鍵是要多做讀書以外的事情。讀大學時,Michael開始往世界各地觀摩,包括到新西蘭、日本、法國等地參加動畫、遊戲等展覽,「試過去日本看一個展覽,專門介紹即將要冒起的科技,如AR(擴增實境)、VR(虛擬實境)等,後來在香港也流行起來。看到當地先行一步的技術,好自然會思考如何應用,從中啟發到創意」。

爭取機會 旅行激發創意

創意突圍——Michael勉勵年輕人要培養創意,多跳出框框思考。正如他學習到新科技後,也要不停思考新的應用方法,才能在市場上突圍而出。
創意突圍——Michael勉勵年輕人要培養創意,多跳出框框思考。正如他學習到新科技後,也要不停思考新的應用方法,才能在市場上突圍而出。

要擴闊視野,就不能守株待兔,年輕人要懂得把握機會。Michael會自行找海外展覽的資料,決定了想參觀後,便嘗試游說校方給予資助,或者參加比賽以獲取獎金到外地觀摩考察,「總之要想辦法去參與,當你克服了難關去獲得新知識,那些知識是一輩子都會記得的,比背書更加入腦」。

即使不愛念書,只要找到發展方向,Michael也變得熱中學習,「直到現在我都不斷學新科技,與時並進。不過學習方式不一定沉悶,例如去主題公園玩,我會留意周圍有沒有技術裝置,過程充滿樂趣」。

文:李樂嘉
圖:黃志東、受訪者提供

年輕人投身影視夢工場 進修培養創意 助理起步

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應用科技學部講師黃浩斌
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應用科技學部講師黃浩斌

近年香港電視市場發展風雲色變,開台、收台之聲此起彼落。另一方面,早前施政報告提到,政府未來會加強培育香港電影業人才,提升香港的軟實力。影視行業相信仍是不少年輕人的夢想工作,如何實踐?PA、助理製片、編劇都是適合新人起步的崗位,想裝備入行?就要先了解最新行情。

隨着科技的快速發展,現時的電視節目可利用互聯網播放,流動性和互動性均大增。香港專業進修學校 (下稱「港專」) 應用科技學部講師黃浩斌 (Jan Sir) 表示,「新一代觀眾看電視節目,不再局限於電視機前,他們可透過各種平台或流動裝置收看,而一些短片形式的節目或更為他們受落。」他引用美國普普藝術大師 Andy Warhol 的話:「在未來,每個人都能成為 15 分鐘的名人。」以上說話正好反映現時網絡時代的狀况。

「網絡使低成本的製作有機會突圍及被廣泛認識,只要有攝錄機及社交媒體,每人也可成為主角。然而想作品突圍的話,創意仍是必須的。作品不一定以美作標準,但要對市場反應快、與時並進。」

紀實製作易引共鳴

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「電影、電視及數碼媒體」專修學科統籌及講師張國文
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「電影、電視及數碼媒體」專修學科統籌及講師張國文

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 (HKBU CIE)「電影、電視及數碼媒體」專修學科統籌及講師張國文續說,創意很難教的,但卻可以培養,如通過不同的學習和活動刺激思考。「創意不一定是天馬行空,有時打破定律也可以得到啟發。舉例:在報紙任選兩個不同的人、事或概念,將他們連結一起、拉成關係,也可訓練一個人的創作力。」

他指,當創作意念出現後,其實又是另一挑戰的開始。「意念可以是很抽象的東西,要先將它化成文字,然後再轉換成影像、聲音,同一事物以不同的形態表達。」

近年一些電視節目欣賞指數調查中,紀實節目 (如鏗鏘集、新聞透視) 排名很高,原因何在?張國文說,「對觀眾來說,紀實製作的題材多圍繞身邊發生的事,反映社會狀况,易使人有共鳴。」

新媒體興起 帶動更多工作機遇

因應互聯網發展迅速,近年市場湧現不少新媒體。Jan Sir指,年輕人思想較創新,對環境轉變的適應能力亦較強,他們面對新媒體的衝擊,有一定優勢。「現時的僱主都希望新人可以盡快上手,要求投身者具備一定行業知識,故宜進修裝備自己再入行。」

不同媒體都需要助理編導/製作助理 (PA)、技術人員等人手,而電影方面也對助理製片、編劇有需求,職責亦各有不同:

助理編導/製作助理 (PA):

Jan Sir 指,PA 可說是長期缺人的職位,主要工作包括執行前期製作如編排拍攝程序;統籌拍攝資源,如場地、演員、服裝、化妝等;協助拍攝工作及記錄有關資料;參與後期製作如剪接、配音等。以一個 12 集的半小時的綜藝節目為例,一般有兩組導演,每組有一名 PA,現時入行起薪約 13,000 元。

「PA 工作不定時,需兼顧很多瑣碎事,故流失率一直很高。如在大台工作,由於員工多,晉升需要較長的時間;網媒或其他媒體,工作環境或較好,不過在大台工作能夠廣結人脈,對日後發展不無幫助。」

助理製片:

張國文指電影行業,一般新人以此職位起步,累積相當經驗可當製片;場記、副導演做起,則可邁向導演之路。政府近年推出「首部劇情電影計劃」(《點 5 步》和《一念無名》便是其中的獲獎電影),資助年輕人拍攝電影,發掘和培育具潛質的電影製作人才,可說是新人入行機會之一。

編劇:

張國文表示,此乃業界另一渴求的職位,「劇本乃一劇之本,是影視項目的根基,要先有故事,才可以安排其他工作。」如想成為編劇,要具事物存好奇心,日常多留意他人及開放自己等。電影的編劇有機會被發掘成導演;電視台的編劇可晉升至編審。

Kevin:進修實現導演夢

(圖由HKBU CIE 提供)
(圖由HKBU CIE 提供)

向來喜歡文化、攝影、音樂的鄭家穎 (Kevin),兩年前考完 DSE 後,看了日本電影《七武士》,引發對修讀電影的興趣,不懂日文的他說,「那次我在沒有字幕,只看畫面和『聽聲』的情况下,看完整套 3 小時的戲,覺得很精彩,而且明白它的內容和想表達的意思。」

Kevin 坦言,十分佩服導演黑澤明的功力,「同一事物,運用不同的運鏡和場面調度技巧,效果高低立見。」他遂選擇了 HKBU CIE 的「電影、電視及數碼媒體」副學士課程,為自己的興趣和導演夢想出發,他現為二年級學生。

學習過程中,Kevin 最難忘的是在畢業作品中擔任導演一職,由度劇本、搵景、演說,至拍攝,所有過程都要兼顧和參與。「除了要運用學過的知識外,也要學習做協調的工作。當組員有意見時,我會先聆聽,然後分析和決定。透過多接觸、溝通,增加彼此的信任。」他說,這次經驗提升了其決斷力和溝通技巧,是很好的體驗。

計劃再進修 拍攝電影為目標

課程中,導師用不同方法激發同學的創意,使大家擴闊了眼界。現時的他,看電影已不只是為了娛樂,「有時我喜歡從其他角度去欣賞,如社會學、心理學,另外又會留意整套戲的結構、手法和氣氛等。」另參加校方安排的不同交流活動和講座,有機會認識業界人士建立網絡。

完成副學士課程後,Kevin 計劃繼續進修,銜接相關的學士學位課程,目標是成為集編導一身的創作人,拍攝一部與人類情感相關的電影,「一套好的作品,要帶給觀眾不同的解讀和切入點,令人看後有思考和討論的空間。」此外,他亦希望參加短片比賽,豐富自己的拍攝經驗。

課程內容多元化 開拓影視進修路

面對媒體及科技不斷推陳出新,Jan Sir 鼓勵學生要不斷創新求變,除了學習課堂上的知識外,也要不斷探索及了解網上市場發展,如對 Youtuber 和 Facebook live 有所認知。此外,拍戲是團隊的工作,講求合作性,故具備與人溝通的技巧亦很重要。

其中港專的「電視製作與廣播高級文憑」課程,着重實踐和理論,課程會為學生提供機會體驗實際的工作情况,如推行學生企業模式教學,以商業思維了解行內實際需要。另基於新媒體的拍攝趨勢,課程也會因應加入航拍、VR,及網上直播等元素。過往有約 7 成畢業生投身電視行業擔任製作職位,部分加入網絡電視、網媒或繼續升學。

多接觸不同作品 創作、思路更開闊

至於 HKBU CIE 開辦的「電影、電視及數碼媒體」副學士課程,則結合歷史、理論與創作,探討電影與電視的製作過程,為有志投身電影電視行業的同學打好基礎。張國文表示,課程旨在培訓全面的電視、電影人才,同學在學習過程中,有機會負責不同崗位的工作,增強各方面的實戰經驗。

他鼓勵同學多接觸不同的作品,「不要只觀看某類電影,這樣會令創作和思路受到局限。」他不諱言,過去不少經典電視劇集,都在反映社會現實,值得參考。其中在「電視與香港社會」一科中,導師以用文化研究角度探討香港電視的發展,如何謂「獅子山精神」?劇集《大時代》如何反映當時政局和社會狀况。

他說,副學士學生以升學目標為主,一般有 8 成多的畢業生升讀各院校的相關學位課程,小部分投身職場,從事資料蒐集、編劇等工作。

文:王安娜
圖:受訪者提供

《喜羊羊》導演 逗人快樂點子多 簡耀宗 天生娛樂家

job_2017-03-17_a1【明報專訊】這個欄目的受訪者有個共通點,他們都是某方面的熱血分子。今次的主人公最不同的地方,是他的熱血四濺,由動畫創作到演藝到音樂到產品設計和教育……小時候最愛寫潮文逗同學笑,長大後成為動畫導演並創下內地動畫電影票房紀錄。他是《喜羊羊》電影系列導演之一簡耀宗,執導之餘還兼任配音員,除了創作動畫電影,還有更多令別人快樂的點子。

簡耀宗擁有一個厲害的頭銜﹕內地第一位憑動畫片取得過億票房的導演,2012年上映的《喜羊羊與灰太狼之開心闖龍年》、2013年的《喜羊羊與灰太狼之喜氣羊羊過蛇年》等5部《喜羊羊》電影,讓一個香港創作人的名字在內地紅起來。

小學寫潮文哄同學

這系列電影是以羊和狼為正反派主角,還會以上映當年的生肖做主題,龍、蛇、馬、牛熱鬧得很。至於導演本人,曾接受過皮紋測試的簡耀宗檢測的結果是一頭獅子,擁有無窮的創造力和領導的天分。小時候的簡耀宗是一個具有多方面才華的孩子。

「我愛看動畫,愛繪畫,除此之外,還很喜歡表演,一直有參加學校的合唱團,會彈奏不同類型的樂器,還很喜歡跳舞。或許都是遺傳,我的家族中不乏畫畫和音樂愛好者。」爸爸的興趣是拍片,假日會捧着攝錄機到處去取景,買了新的型號,會把舊的送給他。

簡耀宗遺傳了家人藝術的基因,表演慾極強,小學年代已經開始寫潮文哄同學。他見到同學笑得開心,就會很滿足。他喜歡唱歌,又懂得各種樂器,也是學校合唱團的團員,不問也幾乎可以肯定他當年是校內的風頭躉。這樣的孩子生長在這種家庭,該是如魚得水吧!

念動畫課程疲累但很爽

參加「動畫支援計劃」——簡耀宗(右四)曾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「創意香港」贊助之「動畫支援計劃」受培育的初創者。(圖﹕受訪者提供)
參加「動畫支援計劃」——簡耀宗(右四)曾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「創意香港」贊助之「動畫支援計劃」受培育的初創者。(圖﹕受訪者提供)

簡耀宗的家庭不錯是有很多「發燒友」,但這「族」人還另有一「多」——多公務員。簡耀宗說,長輩都把興趣和工作分開,退休前一直把興趣當公餘活動,退休後才全身投入。簡耀宗的爸爸覺得公務員是很理想的工作,很希望孩子像他一樣加入政府部門,只是兒子「不聽話」。這些年,「做不做公務員」在他們的家一直是個引發火藥味的討論話題。

興趣多多天分多多的簡耀宗說,他也是一個很勤力的學生,但就是不擅於面對考試,中七高考成績不理想,未能考進心儀大學,他不想退而求其次,就決定投身社會。

「那時我日間在銀行做customer sales,做了幾年,也算是top sales了,雖然下班後在校外進修部讀工商管理,仍覺得這種吃喝玩樂和打機的生活並不是我想要的,人很鬱悶。某天媽媽遞給我一份報章,有一個城市大學的動畫課程廣告,好有趣喎!要做的功課就是創作動畫,雖然很疲累,但很開心,很爽。」

簡耀宗愈學愈起勁,澎湃的熱情還感動了父親。「那時我需要購買一部電腦,當年做動畫的電腦很昂貴,十多年前要三萬元。我主動跟爸爸談及這個需要,爸爸說:『你已工作了好幾年,每個月都有糧出……』」爸爸的言下之意是認為兒子該有能力自行購置所需的物品,當時簡耀宗的反應是﹕「不過你的支持還是需要的。」兩仔爺笑笑口你一句來我一句往,爸爸真的送上電腦一部,簡耀宗說他真的很開心。

簡耀宗與媽媽的關係更是密切,許多時媽媽會把自己的作息時間調校去配合日夜顛倒的兒子,深夜時分不就寢,為的就是跟他多聊兩句。某天晚上,媽媽又遞來一份報紙,是一間動畫公司的招聘啟事。當時簡耀宗為期兩年的動畫課程已修畢,他接過媽媽的報紙後便去應徵相關職位,最終動畫公司取錄了他,自小喜愛動畫的人真真正正走進夢想大門。在動畫公司工作的日子,他學會很多不同軟件的操作,到達創作上的另一個層次。

很喜歡學習,也會在不同階段找到學習方向的簡耀宗離開動畫公司後,即進入另一種學習的模式。「我開始以自由工作者的身分去接job,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,除了電腦特效,由平面廣告到marketing到故事創作到電影美術和攝影師都嘗試過,還做過生意,包括開創類似Facebook的平台。沒有想過營運一個這樣的平台需要很多資金,當時真的不懂……」一輪橫向的學習之後,他終於回到自己最原本的想法,一個建立於少時的初衷——創作屬於自己的動畫。

創過億票房壓力大

計劃多多——簡耀宗還有很多事想做,包括開辦幼稚園、設計衣飾和演出舞台劇,十分忙碌。(圖﹕受訪者提供)
計劃多多——簡耀宗還有很多事想做,包括開辦幼稚園、設計衣飾和演出舞台劇,十分忙碌。(圖﹕受訪者提供)

那個時候《喜羊羊》團隊正在找人,簡耀宗參加了這個項目,並創下電影票房的佳績。憑着努力和熱誠取得成功自然很雀躍,同時,他也嘗到了成功的另一些滋味。「創下了票房紀錄之後,要不斷想如何保持這個優勢,不可以令投資者虧本的,壓力很大,如同一個壓力煲。當知道自己的紀錄終於被打破了,那一刻『呀』了一聲,會不開心。另外,互聯網的力量是巨大的,你會知道有人談起你,有人在指摘你,很恐怖的。」

簡耀宗說在壓力很大的日子,他試過睡至半夜忍不住流淚,不知道自己這樣努力為了什麼。幸好每次壓力來了都推動了他去思考,他漸漸更明白自己想做什麼。

「我的聲音跟古巨基十分相似。以前經常參加歌唱比賽,投身社會後還在繼續。」聲演過《喜羊羊與灰太狼之開心闖龍年》大反派那個說話結結巴巴的下屬左護法,和《長江七號之超萌特攻隊》的大胖狗朱古力,簡耀宗樂在其中。除了唱歌、配音,他還會跳Hip Hop,娛樂別人、讓別人開心,就是簡耀宗最想做的。「所以我公司的名字是Born To Entertain,我希望製作一些東西讓人快樂又可以留世。」

簡耀宗說,這個世界亂七八糟,太多不好的東西,太多山寨貨,除了透過表演娛樂群眾,他還嘗試製作產品讓大家的生活變得更優質。「做創作的人,早上想不到東西,主要是『吹水』,要到陽光普照的時分,創作力才會出現。因為日夜顛倒,咖啡不離手。那段做自由人的日子,我經常和拍檔們窩在咖啡室裏,咖啡桌上擺幾部電腦就可以開工了。」簡耀宗說,他愛咖啡到了一個地步,要去學咖啡烘焙,去研究、去參加烘焙比賽甚至打算經營咖啡室。

他喜歡時裝,感覺男裝選擇很少,打算推出自己的品牌,還有手表、飾物——這都是他未來十年的計劃,當中包括兩年前已展開的教育項目。「我和念教育的拍檔在兩年前開始辦幼稚園,父母都希望子女有很多興趣,樣樣皆能,其實每個孩子的眾多天分之中自有強弱,成年人不應將一個孩子和另一個孩子拿來比較,而是了解孩子自己最具優勢和稍遜的是哪些方面。我不敢說可以改變世界,只希望靠自己的力量令世界變得更好一點。」

音樂撫慰疲憊心靈

點子很多,想法很多的簡耀宗,在訪問之後馬上要飛往歐洲。他說近年搭飛機好像搭的士,家人每次見到他頻頻撲撲,生活不安穩,又未買到自己的房子,還是會忍不住舊事重提,說如果你當了警察就怎樣怎樣。

「此行是為籌備一部新的動畫片,這部片的規模十分大,合作的是荷李活團隊。為了配合行程,還未訂酒店……」訪問過程中,當問到他過去面對過的困難和創傷時,他會笑着央記者不要逼他翻出過去的暗黑史。雖然清楚自己的方向和目標,以娛樂服務大眾為己任的人還始終是個人,當每個項目都不想蝕人家的錢,要質素與票房都頂瓜瓜,每件事都要「孭飛」,壓力來襲時怎樣紓緩?簡耀宗想了想說﹕「是音樂。記得有一次我到內地的院校教藝術課,課室有一部鋼琴,學生都在畫畫,我就去彈琴,彈了一會學生都停下來看着我說,老師你不要彈了,旋律這麼哀怨,我畫不下去。」都說笑匠平日不會笑,台上的表演者在台下總是沉默。媽媽曾經提醒簡耀宗,歌迷不需要第二個張學友、第二個陳奕迅,他也沒有跑去做第二個古巨基,好歌聲好琴技只留給身邊的親朋好友和學生,當然還用來撫慰自己疲憊的心靈。

■Profile

簡耀宗
《喜羊羊與灰太狼》系列大電影導演之一,中國首位票房過億之動畫電影導演、國產動畫電影累計票房最高紀錄保持者、比爾斯工作室創立人,並經營幼稚園及擔任內地院校講師。

文﹕劉倩瑜
圖﹕劉焌陶、受訪者提供
編輯﹕梁小玲

鋼琴調音師 默默耕耘 鑽研調音 享受音符的浪漫情懷

正因為對鋼琴的喜愛,周朗峰學習修理鋼琴,成為一名鋼琴調音師。
正因為對鋼琴的喜愛,周朗峰學習修理鋼琴,成為一名鋼琴調音師。

他仔細地聽着柔和的旋律,手指不停地按動着琴鍵。師從數位著名調音大師的周朗峰,現為具有3年調音經驗的鋼琴調音師。他喜愛彈琴,平常已有彈鋼琴的習慣。他入行時,由學徒做起,跟師傅學習多點鋼琴的結構知識後,便順理成章地入行了。他帶着「鋼琴調音師猶如醫生」的理念,努力治癒每一部音色欠佳的鋼琴。

不辭勞苦 累積客人由網上開始

朗峰憶述,當年徑自走進琴行愛琴軒,報讀調音課程後獲聘為鋼琴調音師。剛入行時,會由師傅分配鋼琴進行調音工作,他把學過的知識應用在實踐上,調音技術就這樣一點一滴地累積起來。

當累積了較豐富的調琴經驗後,他想累積多點新客人,便在網上宣傳。他製作網誌、附上個人簡介、並寫鋼琴結構知識的文章,方便有意調音的客人在網上搜尋和聯絡他。

他笑言,入行者須不怕辛苦,其中一個原因是學徒剛入職的薪金較低。「薪金只得$6,000,且很多客人都選擇有經驗的調音師上門調音。」朗峰指,經驗尚淺的調音師至少要浸淫幾年,才會慢慢地建立客戶群,薪金才有所增加。在此期間,調音師要在低薪的環境下,努力工作數年才能熬出頭來。

鋼琴調音師要使用不同的工具(左),為鋼琴進行修復工序(右)。
鋼琴調音師要使用不同的工具(左),為鋼琴進行修復工序(右)。

客人大多不重視調音 維修完畢倍感成就

鋼琴調音師每天的工作是要先修理鋼琴的基本配件,如:琴鍵、錘子、斷線等,再調音。以普遍的上門調音工作為例,大約要兩小時,當中一小時進行調音工序,另一小時要向客人了解鋼琴的狀況,並把當中的問題告知客人,及提醒他們保養的重要性。

他坦言,香港人大多不重視調音,有些人甚至10年才調一次。他們看到琴鍵彈不起來或出現回彈情況時,才意識要調音。他曾經為一位兒童的鋼琴調音,完成工作後被其反問是否調高了半截音。「我重複檢查機器,才發現是『四四零』(音叉的頻率,調音時用來確定音準),自己沒有犯錯,只是客人一直都彈了低半截音」,這反映了不重視調音的影響,長遠來說會令兒童對音準的辨識程度降低。

鋼琴調音工作帶給朗峰最大的成就,是能夠親手完成自己維修的藝術品。他指,雖然上門調琴時,看到舊琴有很多問題要處理,如:錘子掉了、琴鍵斜了,但當鋼琴經過修理後,恢復正常,心裡就會泛起一絲絲的滿足感。

良好溝通技巧 有助建立客戶群

鋼琴調音師要細心地檢查鋼琴結構,按情況進行修理。
鋼琴調音師要細心地檢查鋼琴結構,按情況進行修理。

作為一名鋼琴調音師,良好的溝通技巧是必要的。朗峰指,上門為客人調琴時,除了告訴他們修理的步驟,還要問清楚是否還要額外修理鋼琴的其他部分。「如果客人只想做調音,但鋼琴的其他部分壞了,我們也想幫他們修理。此時就要運用良好的溝通技巧,說明鋼琴的其他部分修理妥當會帶來的好處,以說服客人。」若然調音師的工作使客人滿意,客人更會把他介紹給朋友。這除了可增加收入外,還可幫助自己拓展客戶群,確是百利而無一害。

絕對音準屬必備 前景光明福利好

朗峰指,擁絕對音準(Perfect Pitch,指能感受聲音的音高)是調音師的必要條件。「絕對音準能讓調音師準確地聽琴音,並快速辨別哪個琴鍵跑調。完成工序後按下琴鍵,我憑絕對音準便能知道是否調整得準確」。若然初入行者欠缺絕對音準,可透過工作訓練培養出此能力。他認為,有優秀鋼琴資歷的同學從事調音師會有優勢,畢竟他們曾學過鋼琴,耳朵會較靈敏,對聽音方面有幫助,絕對音準也會比別人強。

香港人愛追求藝術品味,很多家長都會讓子女學習鋼琴,使鋼琴調音師有一定的市場需求。且現時剛入職的調音師薪酬也比從前高,每月有$9,500底薪,當擁有2 – 3年經驗後,並累積一定的客戶群,薪金也會因而增加,可達$20,000 – $30,000。而大型琴行也會聘請調音師,並提供銀行假期、員工購物優惠、醫療福利、晉升機會等,以吸引一眾年輕人入行。

文:黃沛華

錄像分享

書本樣式

job04_a06_1
job04_a06_2

 

 

劇場通才 演而優則導 盧智燊:舞台工作求熱誠

舞台藝術工作不定時,演出前的長時間準備及排練,台前幕後各司其職──台上有演員的精湛演出,與後方的燈光、音效、道具、佈景等人員一同耗費精神心力,只為炮製一齣好戲。舞台表演不只是一份職業,同時令劇場工作者圓夢,教人樂於奉獻,投身其中。而中英劇團的助理藝術總監盧智燊(Edmond)認為,透過不同的劇本,可經歷更多,體驗更多,彷彿在有限人生裏活上好幾次,從而領悟到「做人」的要訣。

勇闖舞台之路 成就獨一無二

Edmond縱橫劇場多年,現時擔任中英劇團的助理藝術總監,處理劇團內大小事務。
Edmond縱橫劇場多年,現時擔任中英劇團的助理藝術總監,處理劇團內大小事務。

現為劇場通才的Edmond,自中學時代一次創作劇本的體驗,便愛上戲劇,並立志報考香港演藝學院(HKAPA),投身舞台藝術業界。可惜他在會考中成績未如理想,未能符合HKAPA的入學要求,最終經過數次重考方能達標,入讀心儀的演員系。

Edmond的舞台路毫不平凡,他先以演員身分入行,後來兼修幕後,成為導演,主導舞台劇的表演方向。Edmond憶述,當年還沒從HKAPA畢業就已獲中英劇團聘為全職演員,令他的舞台夢比其他同學更順利,他坦言是十分幸運。但是,他同樣要從低做起,默默耕耘方有機會擔任男主角。而他對舞台藝術的熱情更不止於此,他在香港舞台劇獎獲得最佳男主角,在幕前工作到達顛峰後毅然辭職,重回校園修讀導演碩士課程,為幕後工作奠下基礎。完成學業後,Edmond的上司特意為他設立全港唯一的職位──助理藝術總監以表賞識。助理藝術總監負責制訂劇團的未來方向、劇季的編排、宣傳海報、社區工作,其決定足以影響整個劇團的發展,是舉足輕重的角色。

HKAPA出身 屬業界主流

Edmond正依照劇本需要,調整道具的排放位置,以達到最佳的演出效果。
Edmond正依照劇本需要,調整道具的排放位置,以達到最佳的演出效果。

有意從事舞台工作的同學,可參照Edmond的戲劇路,報讀HKAPA的課程。一般而言,若HKAPA的畢業生未能即時找到全職的舞台工作,便會選擇自組劇團,或以自由身(Freelancer)繼續發展。當中或會因劇團資源不足而身兼多職,出現幕前幕後兼修的情況,頗為吃力。但Edmond指,這樣可以獲得不同崗位的工作經驗,了解他們的工作及面對的困難,無論對個人閱歷或日後晉升皆有莫大裨益。

在舞台製作崗位中,初入行者多擔任助理舞台監督一職。劇目綵排時,他們一般會負責場地雜務,搬運、製作、整理道具、演出過場時放置道具、場景轉換、鋪設電線等較細碎的工作。「可是,不要以為這些工作很容易處理,只因愈細碎的事愈容易忘記。若在演出時忘記放置道具,演員便無法順利演出。」Edmond指,助理舞台監督雖屬初級職位,重要依然,加上行內有不少術語及專業知識,故此要由低做起,邊做邊學。

舞台藝術工作雖然充滿趣味,但並不輕鬆,無論台前或幕後崗位均相當勞碌。他們每天工作8 – 9小時,一般為「朝10晚6」,或「朝2晚11」。在暑假期間的旺季,更可能需連續工作逾10小時,以爭取更多時間排練劇目,足見工作的忙碌程度。

舞台工作重經驗 宜把握實戰機會

Edmond參與過無數的劇作,更曾獲提名及頒發舞台劇界的獎項。
Edmond參與過無數的劇作,更曾獲提名及頒發舞台劇界的獎項。

要了解專業的舞台知識, Edmond認為到HKAPA進修是最好的途徑。HKAPA的課程專門教授舞台的運作及知識,業內人士絕大部分均自HKAPA畢業,是最主流的入門條件。持有其他學歷而有意入行者,則需自行在工作中獲行業知識,熟習舞台運作後方有機會成為全職舞台工作者。Edmond亦建議:「有意入行者不用刻意追求更高學歷,因為學歷並非劇團聘用的主要條件,倒不如把時間花在舞台工作上,賺取經驗更為有利。」而有意入行者應對藝術充滿熱誠,為人不計較。因為舞台藝術並非商業行業,未必能使人飛黃騰達,而且工作繁忙,可能需要兼顧不同範疇的工作。

Edmond認為,近年舞台劇備受關注、劇場教育亦日漸普遍,反映業界前景樂觀,行內對人才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。此外,主題公園、學校演出等都需要更多舞台製作人員,而幕後的工作人員需求增幅更大。

夢緣藝術 藝術成人

引用Edmond對舞台藝術的描述:「它是『人的工作』,鍛鍊個人溝通、團隊協作能力。更能從中認識自己,開放自己,了解自己的優、缺,從而接受自己。」在追夢的年代,也許藝術工作工作辛苦、薪酬不算高,但倘若你也有一顆對舞台藝術的熱誠,你又是否願意接受這個挑戰,完你自己的夢?

【知多點】

除了在台上的演出外,不少舞台藝術工作者更會參與劇場教育的工作,到校園或社區進行特定議題的舞台劇表演。從而達到宣傳舞台劇及賺取工作機會的效果,一舉兩得。例如Edmond為了讓不同階層的人士接觸舞台劇,便以中英劇團的身分走入天水圍進行推廣,成立了「Muse Up」青少年音樂劇團,更有邀請老人家參與口述歷史計劃,改編成劇本進行演出,名副其實的把舞台劇推廣到男女老少當中。

文:翁文德

錄像分享

書本樣式

job04_a05_1

job04_a05_2